德日对待二战态度迥异?
2015-04-07

德国总理默克尔在访日期间,第一天就提醒日本:「正视历史是和解的前提」。不过,日本外相岸田文雄回应指「日本和德国在与邻国关系问题上很不同,不要拿日本和德国做比较。」有传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准备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70周年的官方讲话内容,淡化道歉表述,做法可能导致日本与邻国关系再度紧张。

同样是战败国,但德日两国在历史认识和反省方面,可说是南辕北辙。美国政治学者珍妮佛.林德的《抱歉的国家》(Sorry States)就比较了两国对战争罪行的道歉政治学。

 

日本首相的道歉声明往往被批评暧昧不明,虽然日本领导人曾经至少30次在公开场合就二战道歉,但都是口头道歉,并多数以「不愉快事件」、「哀痛」及「反省」等字眼带过,只有几次真正用上「侵略」一词。

德国方面,已故总统魏茨泽克在1985年发表的道歉演说,详述了德国战争罪行,誓言德国会铭记暴行,永不再犯。1970年,德国已故总理布朗德更在华沙「犹太人区起义纪念碑」前下跪,为二战期间德军屠杀波兰犹太人赎罪,成为史上著名的「华沙之跪」。

还有,战后德国第一任总理艾德诺扩大战争赔偿对象,世界各地的犹太大屠杀幸存者都获得赔偿;但日本政府拒绝以官方名义赔偿仍然在世的战时慰安妇,只为他们设立民间基金。

另外,德国政治人物若想为纳粹暴行找借口,会遭受严厉的政治惩罚,像前德国国会议长叶宁格1988年在国会演说,试图解释德国人狂热支援纳粹主义原 因。当演说到一半,就有50多位议员离席抗议,后来他自己也被迫下台,所有德国政治人物都藉事件上了宝贵一课。相反,日本有不少政要及民众坚持参拜供奉二 战甲级战犯的靖国神社,每次都引来当年受害国抨击。

至于德国和日本对二战取态大不同的原因,波士顿大学国际关系教授汤玛斯·U·伯杰在《战争,愧疚和二战后的世界政治》一书中指出:

第一,两者罪行层次不同。日本干犯的是常规战争罪行,而纳粹是针对个别族群的种族清洗;日本右翼可以找来很多借口开脱,例如说太平洋战争是「对抗西方帝国主义的战争」,但德国就没有任何借口。

第二,战争罪行责任承担者不同。德国可以清晰地归咎希特拉及纳粹;但日本没有一个人物或组织可以负责。虽然日本的侵略战是以天皇名义发动,但美国在战后基于自身利益保护裕仁天皇免受追究,后来甚至让战犯重返政坛,让日本不可以像德国与战前政权一刀两断。

最后,亦可能是最重要的,就是两国战败后的外交形势非常不同。西德由于关乎到国家战后生存,故无法不与法国等邻国和解。而两国的和解就成为欧洲融合的火车头,西德经济因此受惠。

而日本方面,战后要顾及的国家,其实只有占领日本直至1952年的美国。日本既受美国军事保护,美国又为日本产品提供一大市场,日本缺乏动力及诱因跟邻国和解,再加上中韩早年亦未有追究日本战争责任。所以,要日本所谓「效法德国」谈何容易?

 


【十万八千里】

主持 : 陆宇光、谭永晖、袁梓佩
环节制作:刘善茗、余皓懿
编导:陆宇光
监制:陈燕萍

新闻里,有知识,六十分钟走遍世界。

「国际新闻、中国新闻,声声入耳,事事关心」。陆宇光和谭永晖,联同多位嘉宾学者,包括陈家洛、邓特抗、沈旭晖、孔诰烽、林泉忠、杨达、黎加路、阮纪宏、马毅、施颖莹、洪磐、聂依文、区炜洪等,每周陪你漫游《十万八千里》。

专题分类:二战结束70年
发表评论

最新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