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辩论宗师】邓飞∶中大是气宗,港大是剑宗
2013-03-04

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将军澳香岛中学副校长邓飞,1995年加入中大辩论队。

那个年代,中大辩论队和港大辩论队,平分学界辩论赛的天下。 邓飞接受「辩论宗师」节目访问时忆述,当时辩论界为双方封号∶「中大有个特点,就是拼命的搜集很多资料,而港大的即时反应、语言技巧则很强。所以我们比喻为华山派,自己(中大)属于气宗,一股脑儿去加强自己的气功;对方(港大)则为剑宗,招式很多。」

「华山论剑」最难分难解的一年,是1997年大专辩论赛。老对手再于时代广场决战,结果竟是罕见的平手。到现时为止,这仍是唯一一次出现双冠军的大专辩论赛。

 



  • 邓飞1995年加入中大辩论队,曾夺大专辩论赛最佳辩论员,是「长胜将军」
  • 邓飞的强项是归纳总结,所以担当的是「永恒的结辩」

访问∶陆宇光、林家萍      文字整理:黄仲贤

时光荏苒,香港大专辩论赛今年已是30周年,多年来人才辈出,要数30载风云人物,不能不提「不败将军」,现任职将军澳香岛中学副校长的邓飞。曾获得1996年度大专辩论赛最佳辩论员殊荣的邓飞,这天细诉当年辩论界「华山论剑」,同时庆幸自己当年参加辩论队,对现今从事教育大有帮助。

蓦然回首,邓飞谈起参与大学辩论队的「那些年」。「我是1995年至1997年中大的粤语辩论队,当了两年的辩论员。」但原来当初他是没有参加辩论队的打算。「不是我想参加辩论队。我的整个中学生涯都没有参加辩论比赛,对这东西完全没有概念,只是读上大学,大学辩论队的成员游说我与他们一起参加。」

到底是哪位伯乐独具慧眼,邀请邓飞加入辩论队?「其实有很多人,几乎所有辩论队的旧成员都有跟我提及,很多都已忘记是谁,包括往后的师傅萧少滔先生都有跟我谈及,所以便加入了。」

 

这是通识的年代,学生要训练多角度思考,思辩能力提升,但邓飞的那些年,学界辩论只集中于大专界。「中学来说,除了某名校有自己的辩论比赛以外,什么杯、什么辩论比赛,其实在中学界未算流行。所以,整个社会的焦点集中在大专杯,尤其是香港电台的大专杯,因为所有大学都有参与。竞争相当激烈,大家都很看重那个奖杯,绝不是志在参与,而是志在『攞杯』!」

也许只有胜利当前,才会产生如此热烈的火花。「当年每间大学都很厉害,每间都有厉害的『重炮手』。当然有时焦点会聚焦在中大和港大身上,很幸运,好几年的大专杯总决赛都是中大和港大在争持,所以传媒甚至社会的焦点都会集中在这两间大学身上。」

 

若想胜出辩论,就要一丝不苟,好像比赛时谁先谁后,辩论队都很有计划,故此安排邓飞作结辩,作为重要杀着。「他们觉得我有个特点,知道我归纳总结的能力相对较强。尤其当前面两位副辩与对方打到乱七八糟的时候,我能够抽离出来,总结双方讲过的话,不会卷入之前的混战。可能别人看上我有这个特点,就成为了永恒的结辩。」

有邓飞守着尾门,所属的中大辩论队,无往而不利。邓飞亦荣登「最佳辩论员」宝座。「不是我夸口,而是我并未输过任何一场比赛。参与的,我参与过的都从未输过。但有个小小遗憾,虽然我参与过的比赛都从未输过,但是每一次比赛都是同一个位置,就是结辩。结辩就是『包尾』的,我未试过主辩、未试过副辩、未试过第二副辩。这是我小小的遗憾。」

 

无敌总是最寂寞,想不到「不败将军」邓飞最感寂寞的,是未能尝试其他位置。 身经百战的邓飞表示,对每场辩论都很难忘,但最难忘的一场,竟是被人指名道姓。「曾试过参加两大辩论赛,即中大对港大的辩论赛,被某位女辩论员指名道姓要求我回答某条问题。我记得不太清楚,但问题并不难答,只是这个举动令全场觉得愕然,当时有的起哄、嘈吵,甚至鼓掌的亦有。因为事情很罕见,在辩论的礼仪中很少指名道姓要求某人回答,你可以请对方的主辩作答,亦可请对方的结辩作答,但很少请对方的邓飞作答,很少指名道姓。」

为何被选中点名挑战?是受到赏识,还是另有内情?「在这静悄悄说吧。那位辩论员在我们中大的男辩论员眼中是个漂亮的女生,所以当她指名道姓要我回答时,有些中大的男辩论员在起哄。」那么邓飞感到高兴,抑或有点害怕?「当时觉得很突兀,开心当然开心,但总不能走出去回答时一副奸笑的样子。」

 

除了被异性「看上」以外,邓飞说这场比赛本身已够难忘,因为题目极其刁钻。「1996年是台湾第一次直选总统,李登辉当上总统,内地的军事演习不断抛导弹过去,不知为何大会想出如此一条辩题,就是『中国大陆应该武力收复台湾』,大概是这样的意思。」回想那刻,邓飞还记得当天的感受,从中国人的角度,辩题相当敏感,可说是非常震撼;从辩论员的处境,更觉得非常难打,「你觉得正方应如何说服要以武力进攻台湾?谁知我们很不幸,抽签马上抽到正方,支持用武攻台。」只可惜,他们只有一个小时作准备,限时搜集所有资料,建构所有论点论据,然后辩论就开始了。

辩论题目要是违反自己的立场,该怎办?邓飞直言,作为一个专业的辩论队员,他们不去想自己的立场,不管被分派到正方或反方,也要全神贯注去建构自己的立场。但仅仅一小时的时间怎能建构立场?难道真要催眠自己?「没错,当然也有小小的花招,就是将『武力』这个字进行解读。『以武逼和』都可说是武力的,对吗?对方就以为是真的开火,但『以武逼和』都可说是武力,所以用这个办法胜出了这场比赛。」邓飞说当时的那种兴奋,连自己都不相信能够赢得如此精彩。

 

难以忘怀的,还有邓飞的最后一场比赛──香港电台1997年的大专杯。这场比赛,邓飞与中大辩论队,又再碰上老对手──香港大学。邓飞如此形容双方的风格∶「中大有个特点,就是拼命的搜集很多资料,而港大的即时反应、语言技巧则很强。所以有时候我们比喻为华山派,自己属于气宗,一股脑儿去加强自己的气功;对方则为剑宗,招式很多,而大家能用出的招数全都使出。」 「气宗」与「剑宗」比武,自然难分难解。「我还记得在铜锣湾时代广场比赛,题目是什么,我的印象并不深刻,反而结果却很深刻。因为双方混战不下,混乱得问我对方能胜出的机会高,还是自己胜出的机会高,我也无法判断。从未如此的忐忑,因为是最后一场比赛,之后要全力读书;因为大学的最后一年,所以很紧张……我还记得当时其中的一位评判,前选举事务处主任大法官,握着我的手说我讲得非常之好,当时我以为自己可以胜出,怎料是双冠军!」

当评判宣布双冠军时,全场皆感愕然,因为辩论赛打成平手是极为罕见之事,到现时为止,这仍是唯一一次出现双冠军大专辩论赛。 就是这样,邓飞的全胜纪录告终,但仍伴随他的,是辩论训练中建立到的绝技。「一直以来,我都有个习惯,家里一定要有块很大的镜子,我会对着镜子做一次的预演,不只是一次,我会做很多次的演习。透过镜子我能够知道自己的表情、说话的快慢语速,而我发觉自己和自己说话很是过瘾,对着镜子像是对着另一个自己,能够整理自己的思路,会变得很有条理。」

但在家里对着镜子说上半天,确实有点吓人,邓飞笑称母亲以为他遇上灵异事件。「自己跟自己说话并不恐怖,最恐怖是同着镜子说话。她很突兀的看着我,虽然她猜到与辩论有关,因为她看过我辩论,但这样看见仍觉得是突兀之事。」更有趣的是,邓飞说现在每当与别人有口角之争,若能够预先演练的话,他也会对着镜子预演练习!

 

辩论队的快乐时光,可谓填满了邓飞的大学生活,「若你问我参加辩论队有何影响,我会说除辩论队以外,任何活动我都未参加过,因为实在没有时间、没有精力。时间全被占据了,包括周会时间。我是崇基学院的,崇基规定要参与一半以上的周会,但出席率之低令我险些到了中大让我毕业,但崇基不让我毕业的地步,这真是很大的影响!」然而,那位辩论界的「不败将军」未感后悔,更说辩论技巧有助现在的事业上。「始终我从事教育,作为老师口语的表达是否清楚,极具决定性的,这些在辩论中能即时反映出来。而且,现在我任教通识科,属时事性,所以与辩论亦有直接关系。」

 

访问于3月3日(星期日)晚上九时至十时,FM92.6-94.4香港电台第一台,【辩论宗师】节目内播出。【辩论宗师】是大专辩论赛三十周年特备节目,由香港电台公共事务组制作,旨在提升市民的思辩水平。 节目重温 另外为推广思辩风气,【辩论宗师】节目特别制作了Facebook网上思辩游戏。参加者可与蒋丽芸、梁振英或周星驰辩论,最有辩才的参加者可获超市购物礼券高达$3000! 游戏连结

 

 

专题分类:大专辩论赛

最新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