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辩论宗师】陈志全∶如果辩题是同性婚姻合法化而我是反方…
2013-03-10

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立法会议员陈志全,是1990年中大辩论队的辩论员。去年陈志全进入立法会后,积极推动同志平权运动。不过辩论比赛无情,不会顾念各辩论员的立场。辩论员不论抽到哪方都要辩。如果今天陈志全再参与大专辩论赛,辩题正是「同性婚姻合法化」而他抽到反方,他会如何辩论? 走进议会后,陈志全每天都有机会辩论,但他竟自称「辩论技巧开始退步」,为什么?除了党友外,陈志全认为最有辩才的议员又是谁?

 



  • 立法会议员陈志全,是1990年中大辩论队队员

访问∶陆宇光、林家萍      笔录:黄雯娟

 林∶大专辩论赛30年,人才辈出,很多人现在在社会上担任不同的职位。今集我们就请来曾担任电台及电视主持,现为立法会议员的陈志全、慢必。

陈∶我是90-91年中大辩论队的队员,那是我大学一年班,作为一个新人我出赛的机会都算多,但决赛就没被选中。因为你可知道中大辩论队人才辈出,我的年代是胜多于败,所以我有机会参与已经好开心。我还记得当年考辩论队害怕得很。

陆∶你为何想加入辩论队?

陈∶小时候,长辈、老师都说我喜欢说话,但我自己却不认为。

陆∶你不喜欢说话?你参与辩论队、做电台主持、现在从政,你怎会不喜欢说话?

陈∶我是喜欢演讲、朗诵。辩论亦然。我中学时代没有正式的辩论队,但到中六转了另一所官校才有辩论队。很多人说,你辩论了得,应修读法律吧。我上了中大,知道中大辩论队人才辈出,很难加入,因此尝试挑战自己。

陆∶辩论不单要口才了得,还要认识不同的事物,例如很多时事议题都可能是辩题。你当时如何训练自己成为辩论员呢? 陈∶我自己一向对政治和公共事务都很感兴趣。我一年级是念社工系,后来转读社会学。我对很多时事议题都很关注,尤其是较政治性的议题,政治性的议题较多可辩论和争拗的地方。当时是91年,快要回归,很多辩题都是与民主、普选、特首等有关。我就最喜欢讨论这些民主、政治的题目。

 

华叔的执着

林∶有没有某些类似的辩题,对你来说是很难忘的?

陈∶有,但不是大专辩论赛。有一年中大开放日,有一场名人邀请赛。每队均由两名辩论队队员伙拍一位名人嘉宾作赛。那次的名人嘉宾有两位,一位就是司徒华,另一位是王于渐。

陆∶王于渐是是香港大学经济学讲座教授,司徒华则是已故的民主党元老。

陈∶那次的辩题是「香港特首应由华人出任」。

陆∶当时是否一个很具争议的论题?

陈∶不算是,但我认为是有趣的。因为平时的辩论赛会抽出正反双方,但当时华叔表示:「行,我可以来,但我不能说一些我不相信的话。」这就与辩论有少许不同,因为辩论是正反你都会讲的,你抽到正是正,反就是反。但华叔则表示他不能说一些他不相信的话,所以他一定要选正方,支持「香港特首应由华人出任」。

陆∶你与哪位一队? 陈∶我与王于渐一队。对,是反方。我比较喜欢做反方,大家都知道做反方是比正方占优和容易。做「反对派」比较容易吧。

陆∶因为「打逆境波」时,别人会对你加分?

陈∶不,是因为反方只是扰乱对方的论证。只要证明「不一定要由华人出任」就行了。因此我是比较喜欢做反方的,但那次是比较特别,不用抽签。你喜欢做正方便做正方吧。

陆∶结果题目辩得怎样?

陈∶结果好像是反方胜,由台下的观众举手投票。不过这只是一个友谊赛,不是说一定要分出胜负。

陆∶那是全靠你的表现吧。

陈∶不,还是王于渐教授厉害,他是我偶像呢。 如果辩题是同性婚姻合法化而我是反方…

林∶现实中的辩论比赛,正反方是抽签的。慢必你是支持同志平权的,但其中一个热门的辩题 – 「同性婚姻合法化」,一个老掉牙的辩题,若你现在仍是中大辩论队的队员,但你抽中反方,你会怎样辩?还是乾脆不参赛?

陈∶这个辩题…首先要界定时空呢。

陆∶关键是当你抽到一个你并不真心相信的立场时,有何辩论技巧?

陈∶这对我来说,其实不太难辩。我们现在在议会都十分克制,没有走得太前,争取同性婚姻合法化。我们只是争取立法反性倾向歧视。如果我是反方,我会用「社会争拗」做主轴,提出应该循序渐进、按步就班,先通过反性倾向歧视条例,然后再建立「民事结合」,一个有实无名的婚姻关系。这容易让社会大众接受,更容易、更快达到目的。我会站这个立场。

 

「立法会不是适宜辩论的场所」

陆∶可见陈志全是个很了不起的辩论员,能于跟自己不同的立场中,建立自己的论点。

陈∶不敢,我觉得自己的辩论技巧开始退步呢。

林∶为何这样说?

陆∶你进了议会,不是更多辩论机会吗?

陈∶其实立法会不是适宜辩论的场所,也不是一个辩论精彩的地方。有些议员形容,立法会像个演讲比赛,自说自话,谁也说服不了谁。即使你发表了一篇很好的演说,或辩得好,驳斥了所有反对你的论点,但是最后投票的结果,你还是输的。

陆∶这是议会的政治形势和制度的问题。

陈∶只有自我感觉良好吧。 林∶当年你参加辩论赛的经验,有否帮助你在议会辩论和演讲?

陈∶我觉得是有的,因为辩论最重要的是厘清题目。我觉得,今时今日很多人去争拗一件事的时候,只是在自己的定义之下反对对方。但对方是否在说同一件事?是仍未厘清的。例如近期社会讨论双普选,大家对双普选的定义并不一样,争论了大半天,才发觉你反对的是何事。这就浪费时间。虽然我们有这个训练,但其他议员同事未必有同类训练。

 

「最有辩才的议员」

陆∶正想你评价一下,议会内,你认为哪位议员的辩才是不错的呢?

陈∶跟我自己相熟的就不多说了,例如毓民、长毛等。 陆∶不能说自己的党友。

林∶说对手吧。

陈∶两位吧。有两位是我欣赏的。第一位是(民主党的)张文光。虽然政治上、近年的政治立场和取态上,我很不欣赏他,但在议会中议事论事,我觉得张文光是很用心,有铺排有,有令人印象深刻的金句(sound bite)。金句是重要的,因为在辩论比赛中,有时听毕整个小时的辩论比赛,谁优谁劣其实很模糊,但如果有金句或生动的比喻,就会令人留下深刻印象。建制派内,我觉得,以前的(民建联)刘江华…

陆∶现在当了政制及内地事务局副局长。

陈∶他在建制派,即我们的对方之中是比较好。他的气势不是谩骂式。我们觉得我们的道理很强,瞧瞧你可怎样说?但他却真的说得来。

陆∶我要赞赏陈志全议员,即算别人与他政治立场不同,但在辩论上,他仍能识英雄重英雄。

陈∶只从辩论的角度吧,在政治上我恨死他呢!

 

~我的辩论小秘密~ 访问于3月10日(星期日)晚上九时至十时,FM92.6-94.4香港电台第一台,【辩论宗师】节目内播出。【辩论宗师】是大专辩论赛三十周年特备节目,由香港电台公共事务组制作,旨在提升市民的思辩水平。 节目重温 另外为推广思辩风气,【辩论宗师】节目特别制作了Facebook网上思辩游戏。参加者可与蒋丽芸、梁振英或周星驰辩论,最有辩才的参加者可获超市购物礼券高达$3000! 游戏连结

专题分类:大专辩论赛

最新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