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辩论宗师】转移视线
2013-03-14

转移视线:这是最常用的语言“伪”术,当被人指出论点有问题时,说出一堆不相干的言论意图蒙浑过关。 你家中曾否出现以下对话:

母:「仔呀!你考试不要再不及格啦!勤力点吧!」

儿:「求学不是求分数呀!」 妈妈的重点是聚焦这次考试,儿子则以不相干的求学大方向作为推搪。

 

郑家富议员要求梁振英清楚交代,「花槽」是否后者搬进去之后才兴建(而非上手业主留下),梁重申事件已进入了司法程式,不宜评论。郑再追问。

特首:「没有出现过『花槽』这两个字。」 特首使出「乾坤大挪移」,把问题转移卸开。议员的重点聚焦在僭建,但因质询时错把「花棚」讲作「花槽」,特首把方向转至花槽,直说——「没有」。 特首大可指出议员所问之误,然后继续主调,即背稿,直认无论是「槽」,还是「棚」,甚至是细如花「架」……都是僭建,疏忽之罪,深深道歉。当然,也可以顺带抽水,人人有错云云。

 

特首在上任前已在公开场合用过「转移视线」这一招。2010年11月梁振英在中文大学演讲,被学生问他对于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看法。梁说:「如果有一个中国人要得诺贝尔和平奖,我有一点不太明白,为何第一个得诺贝尔和平奖的人,不是中国的邓小平先生?」 他有解释邓小平改革开放令中国小部分人脱贫,也相对和平地「收回」香港。然而,他确实未有回应问题的本身——刘晓波获奖的看法。 当然,我认为如他能鼓起勇气,质疑中国政府监禁刘晓波的法理依据最好。如不能,好一点的回应或许是肯定刘晓波对推动中国前进的用心,但求进的方法可能每个国家都不尽相同,也明白国情不能三言两语说清,但也希望他尽快出狱,最后,可以问问同学对奥巴马拿诺贝尔和平奖又有什麽看法。把答问推到较学术的诺贝尔和平奖颁奖准则的讨论上。

  • 蒋丽芸:「好多男人,连自己结婚纪念日都记得唔清楚啦,何况个花棚?」

其实类似的转移视线不是官员的专利,你们有否听过以下论述:

甲:「特首呢度不足,果度又缺乏;应详细考虑时操之过急,应果断时反应迟缓, 畏首畏尾...」

乙:「当初又无人参选 / 大家都知现在谁都不愿做特首 / 他人不错,很勤力 / 他已很辛苦了 / 换着是你被人駡,你会怎样....」

这些差不多是天天听到的回应,所应都不对应本体,没有回应特首的不足之处,只是把甲的视线转移至当特首的难处。 转移视线亦一向活跃于议事堂之上。 蒋丽芸议员:「十几年前嘅嘢,边件记得起,几时起,起时拆,一个经常喺外面做野嘅男人,又经常飞嚟飞去嘅人,点可能记得咁多呀,好多男人,连自己结婚纪念日都记得唔清楚啦,何况个花棚?」

按蒋丽芸的逻辑,既然1. 健忘是人之常情;2、花棚是小事,所以,特首的诚信无问题。 我想起当年克林顿险被弹劾的重点,不是他跟莱温斯基有没有关系(至少已证明对妻子不忠)、也不是玩雪卡、也不是风流总统也是可以是好总统,而是——总统有没有说谎,前言不对后语。

 

内容提供:香港大学中文学院讲师廖舜禧 节目重温 另外为推广思辩风气,【辩论宗师】节目特别制作了Facebook网上思辩游戏。参加者可与蒋丽芸、梁振英或周星驰辩论,最有辩才的参加者可获超市购物礼券高达$3000! 游戏连结

专题分类:大专辩论赛

最新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