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辩论宗师】刘进图∶辩论,Less is More
2013-03-17

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明报总编辑刘进图,1983年加入港大辩论队。

刘进图的评论文章,有扎实的资料搜集,结构慎密,读来有说服力,这除了是当年港大法律学院的训练,更大的功劳来自大专辩论赛。 四年的辩论队生涯,令刘进图悟出辩论的精髓。辩论比赛的发言是有时限的,有人贪婪地在有限的时间抛出最多的论点;但刘进图却选择Less is More,做个斯文淡定的辩论员,以逻辑理性去说服人。大专辩论赛「最佳辩论员」奖项,自然是他的囊中物。 80年代香港处于历史的分岔路,当年大专辩论赛很多辩题都跟政制有关。因为辩论,刘进图对公共事务,从认识到关注到投入,最终走上新闻行业之路。



  • 刘进图(右一)于1983年加入港大辩论队,曾夺大专辩论赛最佳辩论员奖项。他形容自己是斯文淡定、逻辑理性的辩论员。

访问∶陆宇光、林家萍   笔录:黄雯娟

陆∶今年是大专辩论赛30周年。大专辩论赛过去30年人才辈出,训练了不少辩论精英投入社会。

林∶对,所以今天我们请来明报总编辑刘进图先生跟我们聊聊。

陆∶刘进图先生你好。

刘∶两位好。

陆∶你是什么年代参与大专辩论赛?

刘∶我于1983年入读香港大学,加入了辩论队,一直到1987年毕业,这几年都有参与港大辩论队很多赛事。

林∶你当年是担当什么位置?走什么路线或风格?

刘∶我是结辩,做总结发言的。我的风格是比较斯文淡定、逻辑理性。

陆∶看得见呢,刘先生是位温文尔雅的传媒人。那当年为什么会加入辩论队?

刘∶因为中学的时候,我有参与校内辩论比赛,也有些校际比赛的经验,因此上大学的时候,看见辩论队遴选队员的广告,我便去参加遴选。

林∶便顺理成章入了辩论队?

刘∶对。

林∶当年有什么辩题?

刘∶因为当时是香港前途问题最受关注的时候,尤其在中英联合声明签署后,香港进入过渡期,要发展代议政制,所以我印象中有很多与政制有关的辩题,例如市政局应否取消、功能团体应否废除、何时直选等,很多与政制有关的辩题。

「逆地而处的思考」

林∶你当年在大学是念法律的。你念法律跟加入辩论队有没有关系?

刘∶其实是没有关系的,不过有一脉相通的地方。我想说,要成为一个优秀的辩论员,天赋是一个好的条件,例如女的娇俏甜美、声线动人;男方玉树临风、声带磁性,当然会优秀一些。

陆∶刘先生也不错呢。

刘∶但是现实上,拥有这些天赋条件的人是少数。我看见多数杰出的辩论员,都不是靠天赋条件,而是靠后天的努力去成功。这是第一点。第二点是,很多人以为辩论是要追求某一种特定既风格,或一些特定的招式、技巧,其实不然。我自己观察过几年,很多不同的优秀辩论员,有些来自港大,有些来自中大,都有不同的风格∶有些人是尖锐泼辣、连珠炮发;有些人轻松幽默、令人如沐春风;有些人斯文淡定,强调逻辑理性;也有些人是学者型,不断抛书包。不同的风格都有,不同的招式也有,没有固定的模式。杰出的辩论员有个共通点,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要做到逆地而处的思考,即所谓换位思考、多角度思考。现在通识科强调多角度思考。为什么辩论要做到这点呢?是因为辩论赛中,有些赛事的辩题是事先知道,但不知道自己站在正方还是反方,甚至有些赛事的辩题是临时才知道,只有一个小时准备。

陆∶很刺激呢。

刘∶例如你事先知道一个辩题∶同性恋合法化。你不知道自己是正方还是反方,便必须两方都准备。如果我个人的立场是反对,但我有可能抽到支持同性恋合法化,于是便要尝试站在一个你原本不认同的立场,尝试换换位置,站在那个角度建立立论,去说服听众、观众,同性恋真的应该合法化。

「诚恳的态度」

陆∶你是如何摸索自己的辩论风格?你在大专辩论队的四年,有没有摸索和寻找自我的过程?

刘∶我自己的摸索体验,就是发现风格是视乎个人性格。例如我自己幽默感不足,我很难迫自己做一个幽默型的辩论员。我的性格是较重视理性逻辑推理思考,我便自然追求斯文淡定、逻辑理性的风格。这个是由个人性格决定。但我觉得最重要的一点,除了刚才所说的思考方法外,还有诚恳的态度。无论你站正方还是反方,无论是什么辩题,最重要是要很诚恳地表达你的道理。只有诚恳的表达,才可打动到评判和观众。

「Less is More」

林∶你刚才提过两个技巧,一个是逆地而处,另一个是诚恳的态度。有没有哪场比赛,是你成功运用了这两个技巧后,成功打动到评判,胜出比赛呢?

刘∶当年,你图片中的…

陆∶我们手上有张照片,就是刘进图先生当年参赛的照片。

刘∶那两场大专辩论赛,我有些印象呢。如果我没记错,都是辩论「市政局应否取消」。我印象比较深,是因为我记得同一个辩题辩论了两次。这个比赛前一年,是跟中大,于两大辩论赛决赛中,辩论同一个题目。一年后,大专辩论赛中,我记得也是跟中大对赛,辩论同一个题目。

林∶是否同样的对手?

刘∶有些队员不同了,但也有些是重覆的。

陆∶「又是刘进图先生」,有点怕呢。

刘∶我想说,辩论是限时的。发言超时,铃声会响起,辩员会被扣分,所以有些人以为在时限内说得愈多愈好,其实是不对的。

林∶机关枪般说呀说。

刘∶其实是不对的。现代英文广告有句术语,叫「Less is more」。你说了多少不是关键,评判跟观众听到多少,接收到多少,才是关键。如果你说得太快,别人根本吸收不了,又怎能对你的说话留下印象,怎能相信你的说话,被你的说话打动呢?

「辩论与法律」「辩论与新闻」

陆∶那如何训练自己做到这几种技巧呢?

林∶当年是否花很多时间?

刘∶对呀,花很多时间的。到了辩论季节,例如大专辩论赛,要进行几场赛事:初赛、半准决赛、准决赛、决赛。而每场比赛,背后都是无数次的练习、内部模拟辩论。因此是花很多时间的。通常一个练习要5、6个小时,其中1至2个小时做准备,接着1个小时模拟辩论,我们分成两队辩论,之后作赛后检讨∶我们做得好吗?哪里做得不好?如何做得更好?一个认真、严格的辩论练习,通常都延至深夜。

林∶这跟模拟法庭有没有分别?

陆∶法律系学生是要上模拟法庭的,对吗?

刘∶我选择到港大念法律,跟辩论是没有关系的。不过开始念法律后,我发觉两者是有一脉相承、相通的地方。例如你在法院的审讯中,可以看见原告陈辞、被告陈辞、控方陈辞、辩方陈辞;控方盘问辩方、辩方盘问控方证人;最后法官作出总结。这些正反思考和推理过程,跟辩论比赛要求的…

林∶刚才你所说的逆地而处?

刘∶对,当中的正反逻辑推理过程,是很相似的。

陆∶那辩论会否帮助你的学业成绩?

刘∶应该说,令我更享受学习。

林∶那对于现在的工作呢?当年辩论的经验有没有影响你?

刘∶辩论加强了逻辑思考、推理的训练。当然对我后来做新闻报导,做新闻评论的工作,有一定的帮助。

陆∶你选择入新闻行业,跟当初参与辩论比赛,有没有关系?

刘∶可能有少许影响,就是刚才所说,83到87那几年,很多辩论赛的题目,都是跟政制有关。坦白说,中学年代的我对政治时事不是特别关心。我比较喜欢文学,喜欢看小说。因为辩论,一定要熟悉时事,尤其在大学的辩论比赛,很多赛事的辩题都跟政制有关,即使自己本来不是太感兴趣、太熟悉,也得「恶补」,搜集很多政制材料。我相信是这个原因,令我对香港的社会时事增加认识,从增加认识,到增加关注和投入。回想起来,这对我走新闻这条路,是有一定的影响。

~我的辩论小秘密~ 访问于2013年3月17日(星期日)晚上九时至十时,FM92.6-94.4香港电台第一台,【辩论宗师】节目内播出。【辩论宗师】是大专辩论赛三十周年特备节目,由香港电台公共事务组制作,旨在提升市民的思辩水平。

节目重温

另外为推广思辩风气,【辩论宗师】节目特别制作了Facebook网上思辩游戏。参加者可与蒋丽芸、梁振英或周星驰辩论,最有辩才的参加者可获超市购物礼券高达$3000! 游戏连结

专题分类:大专辩论赛

最新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