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hn Lau 刘国威 民间自发网页so-sick建立人
2013-03-21

十年前,没有Facebook,没有whatsapp,四个年青人成立了so-sick.org,日日公布沙士疫厦名单,发挥公民力量。他们每晚工作五六小时,搜集名单,亲自核实资料,透过网页发布。十年过去,so-sick.org不再讨论沙士,改为讨论国民教育,John Lau认为,透过新社交媒体,发挥的公民力量越见强大,令人欣喜;但他认为市民分享资讯时, 却不及以往谨慎,失却了可贵的互信精神.



John Lau 刘国威(民间自发网页so-sick建立人)

「不少人曾经问我,会否觉得当年政府做得不够好?隐瞒市民需要的资讯?十年过去,到今天我仍没有答案。」 2003年3月,报章报道一种不明病毒在医院扩散,引起恐慌──有人煲醋、有人大量购入板蓝根,但没有人掌握到正在发生什么事。 时任卫生及福利局长杨永强否认香港爆发非典型肺炎,但随即前中大医学院院长钟尚志医生表示,担心病毒已经扩散到社区,社会上一片纷乱。 三月底,香港的情况日渐严峻。每天感染沙士和死亡人数不断上升,但政府仍然不公布染病人士居住的大厦资料。当时,四个在澳洲读IT、回流香港不久的青年,设立网站,将查证过以及整理好的疫厦名单,放上网络供其他人参考。其中一位,是阿John。 当时阿John正在葵涌上班,是一个普通的打工仔。他和朋友之间,互发email整埋疫情资料,让大家互相有个警愓。不过后来,发觉email方式传送资料会很散乱。 「我,Nelson,Edwin,Bernard四个系大学同学,都是读IT。我们想,身为IT人嘛,整理资料放上网不会难倒我们!所以我们就开了个网页,SOSICK.ORG。2003年3月31日,网站正式运作,更新各区疫厦的资料。」 在初期,他们只是打算让朋友有个警惕,但网络力量往往令人意想不到。 「有一次,我在公司工作中,隔几个位,有同事围在一起。我八卦望望,发觉原来他们正在看SOSICK.ORG。想不到,大家都会看我们开的网站。」 自此之后,越来越多网友直接向SOSICK.ORG报料。「我们觉得,资料放上网,就要负责任。所以我们要求网友提供资料时,一定要给我们新闻报道的连结,又或者影低大厦管理处的通告,我们才会在网上发布。」 当时阿JOHN出尽法宝,希望网站能尽快更新更准确的资料。「我试过扮住客的亲人,打去大厦管理处,话『我有个亲戚住这儿,我好担心,但又联络不上,究竟这幢大厦是否真的有SARS呢?』」 「又有一次,有网友报料,没有给我们证据。刚巧我在附近住,就亲自走一趟。那时没想过太多。只想到,如果系有多一栋疫厦,就要尽快公布。」 那时阿JOHN为了更新网站,几乎不眠不休,除了上班之外,其余时间都用来整理网民给他们的EMAIL。这种不眠不休既生活直到4月15日。当时政府在受压下,终于公布疫厦名单。SOSICK的任务,也在此告一段落。 一转眼已过十年。在十年后的今天,资料传播得更容易。无论电脑或电话,也有各式各样的通讯工具,不过却令JOHN更感唏嘘。 「我们现在有Facebook,有whatsapp,传播的资讯太多,反而不注重查证。就好像早前的新冠状病毒咁,很多未核实资料在朋友间互相发放。对比以前,现在互联网的互信反而很少,有行倒头车的感觉。」 「不少人曾经问我,会否觉得当年政府隐瞒市民需要的资讯?十年过去,到今天我仍没有答案。只是深刻体会到,市民比政府能更加快去作出反应。可能政府有好多考虑,可能是私隐问题,会否制造恐慌等。但我们心口有个勇字,话做就做。」 不过阿JOHN最感激的,是得到其他市民的支持。「没有其他市民,网站的资料就不会这样丰富。我们四个只是提供小平台,让他们发挥公民力量。」 现在SOSICK.ORG再没有放疫厦的资料,改为讨论区。近来,他地放了反国教的相做网站的首页。「十年过去,我们四个都有小朋友,国民教育这个议题对于我们来说,比较深刻和贴身。希望SOSICK都可以似当年一样,成为大家讨论的平台。」

专题分类:走过十年

最新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