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点点点──闲话粤语#26】古今齐爱粤语歌
2017-04-28

粤讴兴起多时,但到二十世纪就逐渐息微,程美宝喺早前几集,就为大家搵返一啲历史线索,将以前广东人呢种独特嘅曲风,继续承传落嚟。程美宝形容,粤讴就好似200年前兴起嘅一种粤语流行曲,同今时今日大家喜欢听嘅canto-pop「异曲同工」。



当时粤讴点解会兴起呢?程美宝指出,当时属于乾隆、嘉庆年间,系「乾嘉盛世」嘅年代,中外贸易集中喺广州一带,所以当时广州相对富裕,经济亦喺度起飞,同1980年代嘅香港好相似,喺广州嘅文人亦因此对自身文化有自信,从而促使各种广东文化嘅流传。

清朝文人招子庸所编写嘅《粤讴》,就为后世留低当代粤乐文化嘅纪录。程美宝话,招子庸当时仲搵嚟唔少同样系文人嘅「老死」为佢嘅大作写序,但系佢哋都以笔名掩盖真实身份,相当有趣。

当中有一位名叫「石道人」,以下就系佢所写嘅序言:

戊子之秋,八月既望,蟋蟀在户,凉风振帏,明珊居士惠然诣我,悄然不乐,曰:此秋声也,增人切恒,请为吾子解之。余曰:唯唯。


居士曰:予不览珠江乎?素馨为田,紫檀作屋,香海十里,珠户千家。每当白日西逝,红灯夕张,衣声綷縩,杂以佩环,花气氲荡为烟雾,穠纤异致,仪态万分,珠女珠儿,雅善赵瑟,酒酣耳热,遂变秦声,于子乐乎?余曰:豪则豪耳,非余所愿闻也。


居士曰:龙户潮落,鼍更夜午,游舫渐疏,凉月已静,于是雏环切藕,纤手分橙,荡涤滞怀,抒发妍唱,吴歌甫奏,明灯转华,楚竹乍吹,人声忽定,于子乐乎?余曰:丽则丽矣,非余所心许也。

以上几段可见,当时嘅文人对于唔系广东话嘅曲「秦声」、「吴歌」,都抱住欣赏之心,但并非最钟意,最有亲切感嘅歌。咁,咩歌先最得佢哋心呢?睇埋以下一段搵答案:

居士曰:三星在天,万籁如水,靓妆已解,芗泽微闻,抚冉冉之流年,惜厌厌之长夜,事往追昔,情来感今,乃复舒彼南音,写伊孤绪,引吭按节,欲往仍回,幽咽含怨,将断复续,时则海月欲堕,江云不流,辄唤奈何,谁能遣此。余曰:南讴感人,声则其词婉而挚,此繁钦所谓凄入肝脾,哀感顽艳者,不待何满一声,固已青衫尽湿矣。

程美宝解释,呢一段就表达笔者认同,只有用自己最熟悉嘅语言去唱去听,先系最感人。

从此推敲,程美宝指出,上世纪50-60年代香港流行国语歌,直至70年代开始兴起粤语流行曲,但填粤语歌词一啲都唔容易,需要符合粤语音韵。佢估计,当时嘅人唔系突然间识填广东词,而系因为南音、粤讴,以及喺20世纪初逐步成熟嘅粤曲,建立咗广东话歌词符合音韵嘅准绳基础,为后期嘅粤语流行曲做咗铺垫。作为一种生活小乐趣,抑或独特嘅文化,粤语歌都用亲切嘅语言,丰富咗我哋嘅生活,我哋点可以唔努力保存呢?

 


中国点点点星期一至五 下午三点至四点半

编导:张凤萍

监制:叶冠霖

【中国点点点】张凤萍、黄晓玲、唐伟杰、刘锐绍、郑汉良、吕秉权主持。每日话题由中国政情、至网络热话、旅游、生活、阅读,让听众轻轻松松,每天对祖国知多一点点。

常设环节

星期一:最紧要识法

星期二:对谈中国

星期三:中国讨论区;同声同气谈天说地

星期四:点点评论;阅读中国

星期五:漫游中国;闲话粤语

专题分类:中国热话
发表评论

最新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