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故事】捐肾救姊 妹:不忍姊受苦
2017-05-23

三十一年前还在读大学,打算毕业后当记者的伍妙敏,从没想过会患上末期肾衰竭。当时医生对她说,这个病是不能医治的,若要生存下去,只有两个方法,一是洗肾,二是有人捐肾给她。

一时之间面对这么大的打击,更令伍妙敏意想不到的,是二妹伍妙庄(下称阿庄)的反应,「我去听结果时,我二妹跟我一起去的,二妹当时就说,她会把肾捐给我」。阿庄说,「我们六姐弟关系很好,因为自小都在家里,老友记又是这六个」。那时年纪尚小的阿庄形容,当时得悉姐姐可能会死已经很害怕,但当听到只要捐肾就能救到她,就即时说要捐肾。

但在去年11月,伍妙敏家里再次变得愁云惨雾,因为伍妙敏再度需要换肾。伍妙敏说,当见到自己的肾愈来愈差时,已经有充足的心理准备,依靠洗肾延续生命,无想过要亲人再次捐肾,「第一次(换肾)看见二妹有这么大的伤口,其实这30年来只要她生病或不舒服,我都觉得是与自己有关,所以不应该再有人冒险捐肾给我」。

四妹伍妙琼(下称阿琼)不忍心姐姐,要洗肾洗血受痛苦,「看见30年前的情景再出现,但她(伍妙敏)的情况更加差,肾功能只剩下10%以下,还不断下降」,她说当时还有另一个考虑,「她(伍妙敏)已经有一个家庭,一家四口 ,如果她的家里没有一个妈妈会怎样呢,我的姨甥仔女会很惨」,于是伍妙琼自动请缨捐肾给姐姐。

伍妙敏很幸运,两次换肾也有亲人适合捐赠,但香港每日有超过2000人轮候器官移植,令社会思考是否应该放宽给未成年人士捐赠器官。本身是香港健康网络总监的伍妙敏觉得可以考虑,「若果生存时间只剩余1-2日,当时看不到遗体或活体器官可捐赠,若果只是距离成年相差极短时间,我们是否要给予机会呢」。她说,捐赠者若未满18岁,医院不会为他们作检查,他们不会知道自己是否适合捐。伍妙敏建议,可由独立专家替未成年人士做心理评估保障他们,但最重要都是大家有捐赠遗体器官的意识。

采访、摄影:潘耀升、杨静文

剪接、后期:杨静文、潘耀升

监制:叶冠霖


【千禧年代】

香港电台第一台FM92.6 星期一至五 08:00-10:00

监制:林嘉瑜
环节:萧洛汶、袁梓佩

【千禧年代】叶冠霖主持,鼓励听众作有观点、有理据的意见交流,藉此带出更多新观点、新意见、新态度。
透过时事速递,每日早晨为广大听众提供最新资讯以迎接新的一天。

专题分类:特备制作
发表评论

最新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