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在香港 - 我要走了 (移民美国洛杉矶)
2013-09-24

我叫Henry,今年五月移民到美国加州的洛杉矶。

其实,我早在十年前已申请了绿卡,但那时我没有留在美国,而是立即返港,因为那时香港发展机会较多,生活方式又较适合自己。那么多年,我一直未曾后悔过回来香港定居,曾经还想过要放弃绿卡,直至我儿子诞生……



数年前,当我的儿子入读幼稚园时,我才发现香港的小孩难做。功课不单数量多,而且难。才几岁的小孩就要学懂如何写「猎豹」、如何拼写「elephant」,更要学会加减算式,甚至乘法。哗,读幼稚园不是只要唱唱歌,玩玩游戏,认认字吗?但原来,幼稚园只是一个恶梦的开始。

 

去年,我儿子升读小一,进了一间不错的小学。

 

我还记得,他第一份功课是一张常识科工作纸,上面有幅公园图画,问题竟是:请列出图中哪些是设施,哪些是设备。我和太太你眼望我眼,完全不懂得如何做,只好上网找答案。答案一点也不难找,这是理所当然的,因为原来很多家长已经在网上问过这条问题。可想而知,如果没有家长协助,小学生们根本不会懂得做这些功课。一个六岁小朋友,你要求他懂得分设施同设备,有什么用呢?小学已经是这样了,什么时候能捱到中学,再争进大学?

 

自问我和太太都不是那些催谷子女的怪兽家长,但是,为了儿子好,令他不会太落后于人,我们都为他报读了一些补习班和兴趣班。每逢星期六,他都要上三种课,由早上八点,一直到下午两点。我们为他报读过中英补习班、阅读班、公文数、羽毛球、游水、网球。实话实说,相比他的同学,他这个假日时间表只是小儿科,至少他还有星期天可以休息一下。

幸好儿子资质不差,不单能跟上学校程度,今年升小二,更考入精英班。但有一天,楼下的管理员叔叔终于忍不住说:「哗,小朋友,怎么你星期六还会较平日忙?」那一刻,我开始想,我一直想他开心地成长,但他现在还那么小己经要学会装备自己,把大部分时间奉献给书本,还有什么时间去玩呢。一辈子这样长,长大了就要捱世界了,那为什么不让他趁童年时多玩一点,读少一点书,望多一点这个世界呢?

后来,香港更杀出一个国民教育好多朋友叫我参加反国教集会,但我一次都没有去,我觉得反对都是没用,现在没有,我觉得将来也一定会有。到底我要怎样做才可以令儿子脱离这个畸型的教育制度,不用接受洗脑国民教育呢?我想起我那张十年也没有用过的绿咭……

 

和十年前不同,我不再是单身一人,我有太太有个儿子。四十岁人,现在才移民,重头开始,会不会太迟?

 

Henry太太说:「阿聪,如果你有犹疑,不如不去,但如果你想带我们一起去寻找新的生活,就要俾一点决心,过了海关,不要回头,先去到美国再打算,船到桥头自然直。」

太太说得对,做人哪能想这么多。于是,我自己一人先到美国。

香港,我要走了,没有我儿子、太太和朋友在身边,一个人,未找到工作,前路茫茫,好像身在一个无形的监狱中。今年儿子生日,我第一次不在他身边,本想寄信去电台点唱,祝福在远方的儿子,写着写着,想起要离乡别井,由零开始,真的是百般滋味在心头。究竟美国是不是真的合适我们呢?这个时候,我竟然听到香港的朋友在电台点唱,为我打气。

现在,我来到美国四个月了,已经适应了新的生活,在一间电视台里做技术员,薪资大约是以前的三分二,足够生活开支。每个月八千元已经能租到一个八百呎的单位。虽然这里没有储钱的文化,但大家不会非常担心将来,因为我们税收重,老了自然有政府养。我的工作量也不是轻松的,但是这里生活节奏慢一点,环境没那么挤迫,空气又好很多,压力没那么大,想法自然较正面。不知不觉间,心态也改变了,对人着紧了一点,对物质看淡了一点。

朋友说这里的学生,小学和初中时都很空闲,直到上了高中才开始搏杀。儿子呀,你记得要练好英文,明年来美国,和爸爸一起玩,一家团聚。回头一望,我一点也没后悔过移民,虽然我不敢肯定这样做对儿子的发展一定好一点,但至少我尽力完成一个爸爸的责任,给他一个快乐的童年。

 

专题分类:活在香港

最新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