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点点点──阅读中国】何建宗推介:《一国两制在香港的实践》
2017-07-01

香港回归中国20年,社会上越来越多人对香港未来感到疑惑,思考一国两制是成功,抑或失败?甚至有人质疑一国两制还是否存在?若我们回看提出「一国两制」的初衷,会否有助各方寻找解决矛盾的方法?

一国两制青年论坛召集人、前发展局政治助理何建宗在《中国点点点──阅读中国》介绍全国港澳研究会副会长刘兆佳撰写,在2015年版的《一国两制在香港的实践》,先回顾邓小平提出一国两制的历史背景,以此为基础,透过刘兆佳对香港社会的观察,以及中央对港政策的变化,探讨回归后一国两制的实行情况。何建宗形容,此书是一国两制提出三十多年来一个继往开来的总结。



作者刘兆佳在过去数十年以政治学者身分,涉足回归前后的香港政治,是中文大学社会学系荣休教授。在2002年,他离开中大,转任特区政府中央政策组的首席顾问,直至2012年离任,此后专注研究香港政制发展及评论本港时政。
 
一国两制在上世纪80年代由邓小平提出。刘兆佳在书中以大量篇幅讨论当年的国际、国内和香港形势,将一国两制和国际形势的脉络结合分析,何建宗形容,这在论述一国两制的书籍中是绝无仅有。
 
刘兆佳在书中指出,这是一个很独特的历史时期,因为其时中国刚在十年文革中走出来,正逐步推进改革开放,急需西方的资金和技术,而美国则面临内政外交的挫折,以及苏联在扩张势力,令中美需要联手抗衡苏联。当时中国领导人提出一国两制,反映他们需要面对的国际和国内环境,所以一国两制的目的和前提,首先要符合国家长远利益。
 
因此,刘兆佳认为,一国两制必须协调的利益群体相当多,致使这个制度与基本法都带有很大的妥协性质。何建宗进一步分析,认为这种「妥协性」和「保守性」,正正在基本法条文中反映,尤其是在基本法的第五章至第七章,有关回归前后各项政策和对外事务的条文,最多的关键词包括「保持」、「自行制定」、「继续实行」等,显示当局为稳定港人和国际社会信心,基本法是试图把1980年代的现状冻结下来。
 
刘兆佳认为,受到一国两制本身的妥协性质影响,在实践期间出现六大矛盾:
1. 第一个矛盾,是香港与内地「经济融合」但「政治分离」;
2. 第二,是维持现状抑或改变现状的矛盾;
3. 第三,是「保存原有的资本主义」和「循序渐进发展民主」的矛盾;
4. 第四,是一方面要坚持「小政府」,但同时香港要与内地经济融合的矛盾;
5. 第五,「行政主导」和 立法、司法制衡的矛盾。
6. 第六,是中央「干预」与「不干预」的两难状况。
 
一国两制实践有矛盾,使中央对港政策随时月演变。何建宗指出,在回归之后,中央对港政策分为三个时期,首先是1997-2003年,以宽松和不干预为主导。2003年,香港爆发沙士、基本法第23条立法失败等事件,令对港政策步入第二阶段,中央改变思路,视香港问题为「执政赏在新形势下治国理政面临的重大课题」,并加强以基本法,包括释法作为治理香港的手段。直到2013年至今,中央对港政策步入第三阶段。中共十八大之后,中央反覆强调要「全面准确」认识和落实基本法,以及强调要维护国家主权,要将中央的权力用好。他认为,这些论调都显示中央在一国两制的实施重点正在调整。
 
何建宗指,正如刘兆佳所言,一国两制本身就是充满妥协与矛盾,至今「五十年不变」的承诺已走过三分之一,他认为中央政府、内地人和香港都应该承认矛盾存在,以更大的努力,创造沟通平台,探索一国两制的未来。
 

中国点点点星期一至五 下午三点至四点半

编导:张凤萍

监制:叶冠霖

【中国点点点】张凤萍、黄晓玲、王 磊、刘锐绍、郑汉良、吕秉权主持。每日话题由中国政情、至网络热话、旅游、生活、阅读,让听众轻轻松松,每天对祖国知多一点点。

常设环节

星期一:最紧要识法、领导点点菜

星期二:对谈中国

星期三:中国讨论区;同声同气谈天说地

星期四:点点评论;阅读中国

星期五:漫游中国;闲话粤语

专题分类:中国热话
发表评论

最新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