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故事】两个少年犯的劳教故事
2018-01-03

随着一套有关劳教中心的电影在今年初上映,开始有前少年犯揭开伤疤,讲述他们的故事。他们背景迥然不同,入狱的年代亦相距甚大,互不相识,但竟然都有着相若的劳教经历。

制作、采访:陈颢之

 



少年犯报称被虐经历 少年犯投诉机制

少年犯报称被虐经历

少年犯在法庭被定罪,等候判刑期间,会先被安排到壁屋二仓等候判刑。4年前阿肥15岁,因偷窃被定罪,在壁屋二仓等判刑的第一晚,被惩教人员教导「牌头」,即是监狱的规矩。在学习步操时,因手脚不协调,被惩教职员掌掴「找数」,「在嗰个权力底下,无办法不听话。个啲唔系教官同学童,而系奴隶的生活」。

各种「找数」体罚招式, PAUL在10多年前已有经历,但他最印象深刻的画面并非自己被「找数」的经历,而系目睹仓友被逼饮尿,「(劳教中心)风气就系唔比你去厕所,只要你一『濑咗』,唔该你攞返你条仓布,攞埋你个杯出黎,索乾佢,扭落去,饮左佢」。

曾在惩教任职超过30年的退休惩教协会主席潘永康则指未听闻过「找数」招式。他指,如受训生违反监狱纪律,主管人员可根据合法程序上报,处以罚则,「打佢系达成唔到目标,有一个咁方便咁容易处理嘅方式点解要去打佢呢?」

惩教署回应,惩教人员如对在囚人士施虐,明显不符合使用武力指引,署方对职员违规采取零容忍态度。至于在监察在囚人士安全方面,署方会分阶段更换院所的旧保安系统,改善录影质素及覆盖范围,现已获立法会批准更换六个惩教设施的闭路电视。

少年犯投诉机制

退休惩教协会主席潘永康认为,惩教署投诉机制全面,训练生所到的地方都有张贴投诉渠道,可以写信予立法会议员,申诉专员,以至特首,惩教人员不可检查这些密封信件;训练生亦可以填表格要求高级监督接见,提出各种福利要求,他在任其他院所期间几乎每日都收到这些面见要求,「投诉的文化是好普遍」。

但Paul见过有囚友在高级监督巡视期间向惩教人员投诉,反而被打,「举完手转个头就拖过隔离仓」。少年犯对投诉却步,除了对惩教人员的恐惧,还有来自朋辈的压力,一人犯错,随时全部人受罚,「如果佢打你都唔够顺服或仲想反抗,咁系咪操其他人劲啲,令到其他人都陪你一齐找数」。加上获释后不少人要守监管令,他们害怕被「秋后算帐」,或再犯事坐监会遭报复,而放弃举报。

惩教署指,自从2006年推出管理程序,评估在囚人士再犯风险和帮他们更生,少年犯的再犯率有明显改善,从高峰期2008年的26.8%降低至2014年的12.6%。现时,14至21岁以下的少年会上半天教育及半天职业训练课程,署方亦会转介守监管令的更生人士予社区资源服务机构,帮助他们培养新的兴趣及嗜好。

到底羁押模式应否与时并进,投诉渠道、各方的巡查机制又如何完善?值得社会继续关注。


【自由风自由 Phone】

香港电台第一台FM92.6 - 94.4

星期一至五 17:00-20:00

主持:陈燕萍、区家麟、冯德雄

评论员∶钟剑华、田北俊、余若薇、林奋强 (2017年7月3日起)

监制:郑婉薇

编导:高福慧、林咏雯

制作团队:王磊、陈颢之、黄晓玲、林女芫雯

专题分类:特备制作
发表评论

最新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