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决「黄牛」 只能靠自救?
2018-11-27

个个都想睇演唱会,唔通个个都睇到演唱会咩!」现在有演唱会的门票甚至被炒至过万元,政府建议多项措施打击「炒黄牛飞」行为,包括修例将红馆和伊馆等康文署场地纳入规管,日后炒卖这些场地的门票即属违法;考虑逐步下调内部认购比例、实名制购票以及增加表演场地。究竟这些建议有没有对症下药呢?

采访 / 制作:高福慧、王磊



(一) 逐步下调内部销售门票比例

所谓内部销售,即是制作公司预留部分门票,不向公众发售。部分会预留给歌迷会等友好单位,亦有部分用以换取商业机构的赞助费。

 

梁子贤 (制作公司的宣传经理,曾经筹办「五月天」演唱会)

「赞助商只系一个对演唱会嘅bonus,大家互相帮助嘅一个友好合作。」

「以我哋公司为例,我哋公司嘅门票回赠只系将佢个赞助金额的10%回赠。例如就算佢赞助咗一百万, 我哋都只系俾十万蚊嘅飞佢。1000蚊一张嘅或500蚊一张,其实只系一百至二百张嘅飞。」

「赞助商只系睇中某一个演唱会,去希望配合佢做宣传去投资一啲赞助额入嚟,咁绝对冇影响演唱会宣传、手法、票量、票价嘅权利喎。绝对冇。」

 

目前红馆和伊馆举办的售票表演活动,主办机构最多可保留80%的座位作内部销售,余下的20%作公开发售。有人就归咎内部认购门票比例过高,造成市场上门票供应不足。但梁子贤就认为,由他们决定公开发售的比例,是保障行业发展的关键。

「卖得出紧系冇问题啦,个个演唱会好受欢迎,全部卖晒嘅咁真系冇问题。如果某一啲歌手卖飞嘅情况系唔理想,佢会几时过嚟收番啲飞去做内部认购呢?咁呢个系问题嚟嘅。因为政府唔会帮我哋补贴卖唔出嘅演唱会架嘛,咁咪要靠主办自己去烧飞罗。」

梁子贤说,说到底公开发售的门票数目一定比内部销售多。因此,不相信「黄牛票」问题的根源是内部销售。

「做演唱会嘅收入来源,正常嚟讲系买门票,主办只系赚门票嘛,咁你哋都见过好多演唱会系冇赞助商都系照开。如果我哋收埋晒所有飞系内部或者自己人睇嘅话,咁我哋赚咩钱呢?」

但是,实情真的这样?

 

一些受欢迎的演唱会售票时,都会出现「绝望座位表」,即是有大量座位已被内部认购,不作公开发售。歌手何韵诗

「一个市场策略罗,佢放出个嗰两成既飞,其实根本可能仲有一半未卖到嘅。咁不过为咗去制造一个,大家都会好想抢到飞,而大家都买唔到飞嘅状况嘅时候,佢哋就会hold起一堆飞先罗,其实系一定会有咁样嘅情况嘅。」

 以「一票难求」的假像,营造歌手炙手可热的形象。何韵诗认为,不排除制作公司都乐见有「黄牛票」的出现。

「咁在商言商,主办方佢系有权去咁做嘅,当政府冇监管嘅时候佢系绝对可以令到个市场好似好有需求咁。咁不过当长期会变成有一个炒黄牛嘅现象时候,咁对于大众嚟讲其实当然会觉得,系唔系可以唔系咁样呢?」

她认为,将内部销售门票比例定在五成,是一个对歌迷比较公平的做法。

「无理由得个小小飞去畀大家买,咁我会觉得政府其实需要监管,点样去公平少少,去比观众同埋主办方之间嗰个利润,同埋大家去抢飞个个可能性,有一个平衡」

归根究底,内部销售门票是要确保演唱会制作能够赚到钱─或者至少不用蚀本。何韵诗认为,若歌迷可接受他们提高门票售价,亦是出路。

「你以一个制作嘅角度,成个budget去计,你做一场两场系冇可能会回到本,起码要喺三场或以上先至可以有钱赚。其实唔合理㗎嘛,点可能会要一个演唱会一定要起码做三场你先至可以赚到钱呢?」

「如果你睇台湾或者好多唔同地方,其实可能佢哋最高嘅票价都讲紧千几蚊,即系小巨蛋咁。咁所以我会觉得其实点解我哋香港红馆,你个制作费或者好多嘢,成个配套都已经系某一个级数嘅时候,点解我哋唔可以嗰个票价提高啲。咁如果真系要去提升嘅时候,可能系一啲最top既歌手先至可以去做到嘅。即系呢啲好多嘢牵连住嘅时候,就大家都唔系好敢去调整罗。」

 


 (二) 实名制购票

所谓实名制,即机构出售门票时须登记购票者资料,甚至于票上记有购票者资料。入场时,主办单位会核对观众身分,是否与购票者的身分相符。

 

「无论业界或者银行界都讲紧一啲叫做kyc嘅嘢,know your customer 嘅嘢。」

票务公司资讯科技顾问Issac说,要票务公司配合实名购票,技术上并不困难,只要系统能将购票者的电邮地址、电话号码和身份证明文件捆绑认证就可以了。

「因为其实你已经认证咗嘅话,咁其实基本上喺个网络上面你只系得一个身份,除非你咁叻有两个身份证啦,咁正常就唔会有嘅。」

「咁但系呢个情况嚟讲,就会牵涉咗其中我哋一条法例啦,一条pto嘅法例啦,咁究竟我哋可以攞到个顾客几多资料去做一个实际嘅认证呢?咁所以呢啲我哋要取舍罗。」

 

实行实名制,消费者要舍弃的除了私隐,更可能要舍弃他们现时享受的便利。

梁子贤 (制作公司的宣传经理,曾经筹办「五月天」演唱会)

「实名制我哋真系要同好几方面去配合先得㗎,咁2017年呢,我地举办五月天演唱会时我哋已经其实希望有部分嘅飞划做实名制」

为了打撃「黄牛」,梁子贤的制作公司在2017年,尝试在制作一场演唱会时试行实名制。但效果又如何呢?

「我哋其实大概划二千至三千张,咁但系事实上入场嘅时间,同埋对名各样,个刻系应付唔到既。」

「有制作公司甚至系artist都话,如果内部认购有朋友帮我买咗20张,我都未知送畀边个朋友睇,又点安排嗰19个人名做登记呢?」

「亦都会有啲人话现场嗰刻先嚟唔到,我要转畀人,咁又会唔会话唔准退飞,因为有好多唔同嘅情况会发生,若果准退飞,系唔系现场改名,抑或系网上改名呢?咁收唔收手续费呢?咁调返转,我话唔准改名嘅,张飞系点呢,准唔准退飞呢? 咁本身我做主办嘅,我张飞已经买咗出去喇,咁又要退番钱畀佢,咁样主办机构损失,系边个去承接呢?」

 


 (三) 修订法例

现时监管炒卖门票的法例并不涵盖政府场地,因此炒卖红馆或伊馆等康文署场地的活动门票并不违法。所谓修订法例,是将这些场地都纳入监管范围,违例者可判罚款$2000。但这条自1941年起就没有改过的法例,是否足以应付市场买卖「黄牛票」的模式呢?

 

票务公司资讯科技顾问Issac留意到,市场上出现一种代客买票的服务。

「有啲朋友同我讲,就话我率先订购咁样买啲门票返来发觉,以第二个网站即刻有门票卖喎,个价钱仲要系一啲炒卖价嚟嘅,其实佢哋做紧啲咩呢,佢哋做紧一个类似股票一个沽空嘅方法嚟嘅。」

「简单嚟讲就系话,我有㗎喇,你畀钱我啦,我帮你去买,咁其实嗰时都冇飞㗎佢,佢可能到开show嗰阵时,或者系公开发售嗰阵时,出面同坊间收购,收购完之后就再转手卖返俾你。咁你有好大机会系买唔到嘅」

「如果一啲好嘅炒卖商啦,会退钱畀你啦,有啲唔好嘅炒卖商,畀咗钱之后,佢有机会会系畀唔到货你啦,咁你又会联络唔到佢,咁你就会到识到金钱上嘅损失。」

Issac所说的这种代购服务,在目前的建议法律修订框架下,到底算不算「炒黄牛」呢?我们曾向民政事务局查询,截稿前仍未获回覆。

「嗰个沽空其实规模系好大㗎,你幻想下用一个飞嚟去做啦,假设一张880蚊嘅门票,佢可以买到一万五千蚊,中间嘅差价就系佢哋嘅佣金,你当佢哋嘅佣金,咁你谂下一场演唱会有几多呢啲呢,咁你就会乘一乘,咁你就会知道佢哋个数字会几夸张㗎啦。」

 

另一个科技界认为法例监管不到的灰色地带,就是俗称「机械人程式」的DDoS。它是一种机械操作自动填表购票的程式,与黑客入侵不同,不算犯法。

「其实DDoS个科技趋势就越来越发达啦,我谂到一个好好嘅比喻黎讲啦。6、70年代,啲贼去打劫就用刀,咁警队就为咗防佢哋,增加咗啲装备、配备咁样;但到90年代呢, 唔好意思喇, 啲贼已经用到AK47 打劫㗎啦,咁其实系一个不断会进步嘅空间。我哋业界系见到,嗰个攻击嘅层面越来越复杂、越来越多,电脑嘅速度、上网嘅速度越嚟越快,令到我哋去阻挡,或者去帮手做一啲防御越来越困难嘅。」

正常人手输入资料至少需时1分钟,但用抢票程式自动填表只须数秒,大量重复使用犹如同一时间多人购票。但根据局方呈交的文件,政府并无提出措施应付。

「见过咁多个唔同嘅系统,最严重嘅个案就系,我哋会见到有个客呢,其实佢应该做到一次transaction嘅啫,可以买到八张飞嘅,咁最尾佢就做咗可能话系十几个transaction,咁就买咗一个好夸张嘅数字咁嘅。」

 


 

无论是歌手

「你唔会想见到你嘅歌迷喺要用另一啲更昂贵嘅方法,先至去睇到你㗎嘛。对我嚟讲其实我会觉得如果你买唔到飞,跟住你要去买黄牛嘅话,咁不如唔好睇啦。即系下次仲有机会架嘛。」

售票平台

「我哋想所有人都会买到佢想买嘅嘢,咁但系无奈飞或者系产品就只系得咁多喇,咁我哋只可以采取一个排队嘅模式,慢慢入嚟慢慢排啦。咁当然亦都有啲客户系买唔到,买唔到嘅客户就自然会失望,咁失望嘅就自然会赖好多嘢啦,会话网络唔好,话系统唔好,又话咩唔好,咁但系其实我哋已经做得最好㗎啦,咁冇办法㗎啦呢样嘢唯有,逐渐逐渐去加强个系统,去再serve到多啲人。」

还是主办单位

「问任何一间主办都系唔赞成买黄牛,歌手、演出者亦都曾经呼吁咗好多次千祈唔好买黄牛,有歌手直情唔介意有一两场呀系冇乜座位,形成咗风气就话而家啲歌迷真系唔系黄牛㗎,如果做到啲咁嘅风气嘅话系咪会即自己歌迷自己帮自己,嘅其中一种方式呢?」

都说不想见到「黄牛」出现。作为歌迷,难道我们只能自救?

 

编按:播出时收到民政事务局的回覆如下:

民政事务局发言人回覆如下:

政府正计划透过修例以管制康乐及文化事务署(康文署)场地活动门票的转售,并会于2019年内向立法会提交相关的详细法例修订建议,包括相关罪行的罚则。除此以外,政府建议逐步下调香港体育馆(红馆)和伊利沙伯体育馆的内销门票上限比例,并期望可于2019年尽快实施。

至于打击「机械人自动购票程式」,康文署正持续加强城市售票网的系统功能,包括防止透过电脑自动程式购票的多重设备和程式、增加网络伺服器和网络频宽以加强系统的处理能力和网络流量等,以确保城市售票网的系统运作畅顺及阻截以自动程式在网上购票等活动。民政事务局会继续与政府资讯科技总监办公室保持紧密合作,以在城市售票网加入更多针对防止「机械人自动购票程式」的措施。

政府也留意到近年美国及英国立法打击「机械人自动购票程式」。由于他们立法时间不长,政府会继续留意他们的执法经验和法例是否有效打击「机械人自动购票程式」。

 


【自由风自由 Phone】

香港电台第一台FM92.6 - 94.4

星期一至五 17:00-20:00

主持:陈燕萍、区家麟、冯德雄

监制:陆宇光

编导:高福慧、陈颢之

制作团队:王磊、余卓祈

专题分类:特备制作
发表评论
意见



看不清楚

最新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