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三十•三十人—三十个与六四有关的人物
2019-06-03

六四事件中不乏各界民间人士的参与,动用手上各式资源来支援学生。有传媒人公开质疑官方强硬的态度;有演艺界人士策划演唱会,为北京学生筹款;有商界人士投放重金,营救学生;更有政府军人,拒绝执行戒严任务等等。

三十年来,他们粍费人力物力,救助牵涉当中的人;三十年后,不少人依旧敢言,公开争取平反。

「六四•三十,三十人」,述说12个民间代表人物。



陈子明 严家其 刘晓波 丁子霖 徐勤先 王维林 胡绩伟 吴仁华 许家屯 李子诵 岑建勋 陈达钲

陈子明

陈子明时任北京社会经济研究所社长,被指为六四事件的民间「幕后黑手」。

北京社经所由国家批准成立,是当时规模最大的民办社科研究机构。但可能因为陈子明另外主办的《经济学周报》,报道不少自由市场经济政策的效果,颇有影响力;加之他协助创办,提倡民主的杂志《北京之春》,甚至曾经联同王军涛,向亲民主示威活动的六四领袖提供意见,故不少人关注陈子明及社经所于六四的角色。

对于被打成「黑手」、判囚13年,陈子明表示由官方媒体到判决书,都无办法提供任何证据落实其罪名。又说判决书所列罪行,一半以上为其言行、部分与他无关、部分他一无所知,甚至有他反对的内容。陈子明忆述,5月14日目睹学生拒绝撤离广场时,已料到当局之后会镇压,而自己一定会被打成「黑手」。其太太则表示,陈子明是民运三朝元老,又有一个在野、关注社会变革的民间思想库,可以影响大型企业,符合政府要求的「幕后黑手」形象。

有书引述陈子明后来评论六四事件,他指绝食行动犯下三大错误,包括「缺乏自我克制」、「将国内政治和国际政治搅在一起」、以及严重刺激老资格政治家的「政治自尊心」。

 

严家其

赵紫阳的前顾问严家其,现流亡美国。

严家其及包遵信为首的数十个知识界名人,一同发表《五一七宣言》。内容矛头直指邓小平,认为「中国还有一个没皇帝头衔的皇帝」,又引述赵紫阳指中国一切重大决策,皆要经过这位独裁者。

更说「这是学潮不是动乱,而是一场在中国最后埋葬独裁、埋葬帝制的、伟大爱国的民主运动」。而且要求:「推倒四二六社论」、「独裁者必须辞职」。严家其说自己半个小时写完宣言后,由包遵信带到天安门广场散布。

严家其与包遵信两人合作颇多,后来一同担任「首都知识界联合会」总召集人,亦因为这头衔而被通缉。严家其看到6月13号人民日报上的通缉公告,遂决定来港,后逃亡美国。

近30年,他依然敢言,例如说六四是20世纪历史的转折点,没有六四,柏林围墙就不会倒,又说六四令中共放弃计划经济。最近他说中国30年来,都没有正义。要将六四事件在中国翻过来,才有正义。

 


刘晓波

胡耀邦逝世时,刘晓波正于当外国访问学者。虽然他身在国外,但他仍连同其他民运人士发表《致中国大学生的公开信》,建议大学生要与政府等人保持对话。

后来,刘晓波回京,本来反对以大规模群众运动实现民主,更劝学生不要绝食,应重返校园。当学生反对时,刘晓波曾起放弃的念头,但最后被学生的赤诚之心挽留住。六月二日,刘晓波与侯德健、周舵、高新「四君子」一同到天安门广场,开始为期三日的绝食行动支持学生。可惜,绝食目的尚未成功,军队就先到达天安门广场了。

六月六日,他已被囚于秦城监狱,写「悔过书」认罪。正因为认罪,加上他有重大立功表现,即劝吁学生离开广场,因此法庭并无刑事处分刘晓波。

刘晓波后来曾说,「六四」是坟墓,埋葬了34岁的他。

后来,刘晓波一直关注时政和民间维权,直至参与起草《零八宪章》,被当局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监11年。但他于2010年得到诺贝尔和平奖认同,当时身处监狱的他说,这个奖首先是给「六四」亡灵的。可惜,他2017年于沈阳病逝,而其家人则继续受到中共的严密监控。

刘晓波生前曾说「我没有敌人,也没有仇恨」,他希望自己能够以最大的善意,对待政权的敌意,以爱化解恨。

 

丁子霖

丁子霖曾是中国人民大学的教授,当年苦苦力劝十七岁的儿子不要去天安门广场,可惜于事无补,结果她只能迎来亲儿的骨灰。

她在1991年认识其他「六四」难属,并于该年第一次通过境外媒体,以死难者母亲身份向外界披露「六四」真相。同年,丁子霖开始接受海外人道救助捐款并转交六四难属、展开寻找六四难属的工作。1995年,包括丁子霖的27位难属第一次联署致函全国人大常委会,要求重新调查六四事件、公布调查结果,以及向死者亲属作出个案交代。

六四事件15周年之际,丁子霖出版一篇名为《为了生者和死者的尊严》的告海内外同胞书。信内呼吁「説出真相,拒绝遗忘,寻求正义,呼唤良知」。多年来坚持当局公布六四真相、问责和赔偿,公正解决『六四』冤案,至2011年已经收集到202个死难者名单。今年两会,天安门母亲发表长篇祭文和公开信,呼吁中国当权者直面历史,与六四受难者群体展开真诚对话,将六四问题纳入法治轨道解决。

丁子霖曾说,我既不需要怜悯,也不需要安抚,但我要等待历史作出公正结论。

 


徐勤先

徐勤先,拒绝执行戒严任务的军人。发布戒严令之后,市民开始阻挡部队前进,使得只有两队军人能到达天安门广场。徐勤先的38军去到目的地后,拒绝执行任务。

据新华社退休记者杨继绳指,当年徐勤先正住院养病。他说,不会执行口头命令。虽然军部上层指当时是「战争时期」,通常会后补书面命令,但徐勤先不认同,更致电政委,指戒严任务与他无关,不会参与。不过当他回到医院时,不一会儿就被人带走。后来他被开除党籍,被囚在秦城监狱5年。

徐勤先后来讲及六四,他说,宁杀头,不做历史罪人。

2011年,香港有报社联络到徐勤先。他说,22年前之事已过去,无所谓后悔了。而且现在生活不错。虽然被开除党籍,但他并非戴罪之身,来去自由,生活没有受到干扰。但据中国人权民运信息中心,去年的另一种说法指,徐勤先被当局软禁于石家庄,而且健康不理想,有老人病,双眼视力也不太好。基于他的「反叛背景」,加上军方称人手不足,令其待遇越来越差。

 

王维林

与徐勤先一样想阻止坦克前进的,还有手无寸铁、被西方媒体称为「坦克人」的王维林。

6月5日清晨,王维林跑到一队坦克前面,阻止他们继续向前。他对着坦克问道,为什么坦克会出现,又说他们只能够造成痛苦,不会有什么好事。当坦克想避开他时,王维林乾脆爬上一架坦克。周围的人因担心他会受枪击或者被碾死,就立刻拉他进人群。不过亦有说法指,拉走他的,是军方或者便衣军人。自此,王维林就不知所踪。

王维林,未必是他的真名。央视形容他为「螳臂挡车的歹徒」,美国的《时代》杂志,则称赞他是「不知名的反叛者」。这个螳臂挡坦克的人,在1998年被《时代》周刊评为20世纪最有影响力的100人之一。而中国官方唯一一次提及他的时候,就是1990年5月2号,中共总书记江泽民接受美国广播公司采访时,被问到王维林的下落,江泽民说,此青年「决没有被杀害」。

06年,有自称是王维林好友的人说,王维林现居台南;但近年亦有人说其真实姓名是张为民,1989年已经被判无期徒刑。

 


胡绩伟

支持赵紫阳的「中国新闻界良心」。

胡绩伟1983年已经辞任《人民日报》社长一职,转任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

当时的人大委员长万里远在上海,而胡绩伟主张开展人大常委紧急会议讨论戒严的合法性。所以他联同「四通社会发展研究所」几日内四处张罗,取到57个人大常委签名,得以启动紧急会议。不过万里未能及时返回北京,结果戒严令,不能废;李鹏,不能罢免。

六四之后,胡绩伟更被撤去一切党务,只保留其党籍。作为党中人,胡绩伟颇有主见。赵紫阳过身,他要求党中央为其平反;胡耀邦逝世廿周年,他又联同其他改革派写书。他呼吁要纠正邓小平时期的一系列错误,由为胡耀邦,赵紫阳平反开始,逐渐平反六四。直至胡绩伟病危之际,被医生禁止讲话,他仍辗转托人平反八九民运、谴责六四屠杀。可见胡绩伟与中共意见不尽相同。

胡绩伟逝去后,其女儿拒绝将先父骨灰置于八宝山革命公墓,做法与胡耀邦、赵紫阳相同。

 

吴仁华

六四的纪录者,吴仁华,经常强调「六四不是历史,而是现实」。

89年,他原为中国政法大学研究员。胡耀邦过身时,吴仁华联同师生制作巨型花圈,到天安门广场,见证整场六四运动。

6月3号,吴仁华请缨加入新成立的特别纠察队,保护「绝食四君子」与广场的学生指挥部。所以当晚,他见证到整个清场过程,直到清晨,与最后一批人撤离广场。他说,眼看三架坦克突然由天安门方向驶向学生,11个学生当场惨死。事后,他自己一边痛哭,一边步行回校。

两日后,吴仁华逃离北京。并于同年在珠海,跳海,游水到澳门,再由「黄雀行动」安排到香港,7月流亡美国,定居洛杉矶。之后,吴仁华继续积极投入海外民主运动。2007年开始,他先后出版数本有关天安门广场武力清场、戒严部队和王维林的书。最近他更远赴台湾,讲出自己发掘的真相。

2011年,吴仁华用美国护照,成功在上海入境。他得以与母亲相处一个多月,就被公安发现,以后都不能回国。现在,他正收集六四事件受伤者和受难者的名单,并于2017年开始在社交媒体发布。

作为纪录者,吴仁华曾说,人与强权的斗争,就是记忆与遗忘的斗争。

 


许家屯

新华社香港分社社长。

回归之前,新华社可谓内地政府驻港的代表机构,性质形似中联办,许家屯的社长之位,等同于中国政府在香港的最高代表。89年,学运爆发,许家屯同情学生,更于5月3号会见赵紫阳商谈此事。新华社旗下文汇报于戒严翌日,在社论开天窗,谨书四字「痛心疾首」,据闻皆是许家屯所默许。

6月4号后,许家屯更以「新华社」名义发声明,标题《沉痛的呼吁》,署名是新华社香港分社部分干部员工。内容指员工对首都发生的血腥镇压、杀害爱国学生及人民群众的暴行表示极度愤慨!更呼吁,全港中资机构的员工在6月5号,用各种形式为死难爱国同胞沉痛致哀。许家屯忆述,当时看到新华社楼下请愿的香港人,也听到示威者高喊口号,令他感动大哭。可能正因如此,即使许家屯身在官场,仍勇于打破官场定律。

不过,许家屯最终未能打破反抗的宿命。六四之后他被撤职受查,所以1990年他借口外出散步,独自抵达香港,说去美国「旅行休息」,结果定居。许家屯虽多次公开表明希望回到中国,可惜不得批准,直至2016年,于美国过身,至死不曾回国。

落叶不归根,令人痛心。

 

李子诵

文汇报社长。

学运期间,不少中资机构和亲中团体都表明立场支持学生。当北京宣布戒严,文汇报社长李子诵联同两位大编辑商量,决定以「夫复何言」或者「痛心疾首」四字作为社论,并事先通报新华社香港分社,最终才决定用「痛心疾首」。出版后,该日的文汇报销量大增。

结果,李子诵被停止留用,一众文汇报人集体辞职,创立《当代周刊》,周刊受到中国的新闻封锁。但内地却无封锁李子诵。90年李子诵受邀到北京,更放言他想见谁也可以。李子诵回应,如果见到邓小平,但不可以平反六四,又有何意义呢?

直到李子诵于2012过身,六四仍未平反。他的一篇社论,四个字,动员上百万香港人上街,足以令后人铭记了。

 


岑建勋

讲及秋后算账,除了上回的李子诵外,还有人称「贝多芬」、主力筹款的香港导演,岑建勋。他参与策划有数十万人参加的「民主歌声献中华」演唱会,为北京学生筹款。

岑建勋是第一届支联会,即香港市民支援爱国民主运动联合会,的副主席兼常委。他曾作为代表,带同捐款与医疗用品上北京支援学生。有人指,岑建勋是六四事件的学运领袖同知识分子逃亡行动的「背后策划者」。

1989年12月25号,岑建勋收到一份另类圣诞礼物。中共点名,指其密谋透过「地下通道」,带六四事件的反革命暴乱份子,偷渡出境。结果,他15年不准踏足中国大陆半步。有指,岑建勋有份参与,营救六四学运领袖的「黄雀行动」。但他近年接受采访皆避谈此事,提到「六四」,他只会讲及参加六四集会、坚持「平反六四」等事。

近年,董建华帮助岑建勋重新取得回乡证,他就回到内地做生意。例如巨额投资电影─《孔子》。

 

陈达钲

「黄雀行动」前线总指挥。

陈达钲89年6月开始出钱出力救人,传闻耗费两、三千万。又与黑社会、政府中人联系,更联络船家接载。甚至,自己亲自开快艇救人。不过另外有传,陈达钲有两个手下因为行动失败被捕,为救他们,就与中共秘密协议不会再做类似的行动。另一个版本就指,陈达钲亲自与公安据理力争,指自己救走动乱分子,以后国内就没人捣乱,令到公安放人之余,更大赞黑道中都有爱国之士。

有美国作家称,当年其实有数十个中港澳的美国情报人员,组成一个网络,准备身份证、现金、假火车票,在东南沿海一路上支援偷渡行动。该作家更指英国、法国的情报组织都知情,甚至参与其中,不过当年无人承认此事。

陈达钲讲及当年的逃亡者仅靠暗号,与走私贩相认,及藏身于同情者的家中、工厂或者仓库,再由快艇接应,贿赂海上巡逻队,躲避搜捕驶出驶入。当中危机四伏,需要莫大的勇气。

 


制作:梁钰雯、林禧

编导:张凤萍

专题分类:中国热话
发表评论

最新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