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三十的我】从《自由花》到《自由之歌》─ 歌曲传承的象征
2019-06-07

每年六月四日,一片烛海,歌声响彻维园。

「忘不了的,年月也不会蚕蚀  //  心中深处始终也记忆那年那夕」

《自由花》填词人周礼茂:「几千人一齐唱着,大家有一种一齐的共鸣,那种力量出来是更大的。」

 

支联会的六四集会,传承的除了记忆与情怀,还有传唱多年的《自由花》。

「但有一个梦,不会死,记着吧  //  来自你我的心,记着吧」

 

《自由花》依旧璀璨,直至2017年,更伴同新一代的声音,《自由之歌》。

乐队Boy’z Reborn何振贤(Eddie):「最具代表性当然是《自由花》,《自由之歌》好像是第二集,表达三十年之后,我们再看这件事的时候,好像一个系列,做一个续集说现在的人看回六四对他们的意义。」

//

采访、制作:王磊



《自由花》的歌曲旋律,来自台湾歌手郑智化的一首励志歌曲《水手》。在1993年,有支联会成员建议为歌曲谱上广东词,于是联络填词人唐书琛,后来唐书琛邀请当时炙手可热的填词人周礼茂。

周礼茂:「当时是唐书琛联络我,因为她先生卢冠廷负责那首歌的制作,希望变成一个每一年、一年一度集会的时候,大家一起合唱。」

 

《自由花》,此时开花。

周礼茂:「我觉得不应该再怀缅数年前(创作),或者抱着数年前那些激动、不安来写这首歌。参加晚会的人会唱《血染的风采》,其实在座很多都会唱到哭,但哭过之后,我有这首正能量的歌,就可以纾缓或者让大家的情绪可以不再低沉。既然会一起集体纪念这件事,大家就要有正能量在心中,我希望做到一个这样的效果。」

周礼茂:「这歌算是一首成功的作品,能够Last(维持)三十年,已证明它的感染力。」

 

上一代人亲身见证六四,上过街、喊过口号,唱起《血染的风采》、《自由花》等歌曲时,自然触动。然而,这一代年轻人并没有相同的经历,难以感同身受,甚至对六四感到陌生。

乐队Boy’z Reborn主音 Jason:「我们都想借这首歌表达一个主题,就是六四对我们年青人,甚至我们香港人其实不是想像中那么远。」

 

Jason,是年轻乐队Boy’z Reborn的主音之一,乐队成员大多是2000年出世的大学生,他们一直以音乐介入社会不同议题,包括雨伞运动、国民教育等。2017年,他们受支联会所托,创作以「六四」为主题的歌曲《自由之歌》。

Jason:「我们用雨伞运动连结六四事件,带出六四与我们香港人息息相关的感觉。我们以「广场」作为意像 六四就是天安门广场,雨伞运动就是公民广场。我们想借两群人在两个不同的地方,但其实在做相同的事,就是为了我们喜欢的地方,为了民主自由而抗争。」

 

何振贤EDDIE,是Boy’z Reborn的经理人兼导师,同时负责作曲及填词,包括这首《自由之歌》。

何振贤(Eddie):「六四之后,那些歌其实大部分都是小调或者比较悲壮,所以我们就特地用大调,风格感觉听落多点希望,例如落chord或者歌词表现。」

 

在六四集会现场,歌曲传诵多年,市民朗朗上口。场内,歌声团结;场外,却是另一番光景。

//

近年各大专院校学生会都不会出席支联会的六四集会,甚至有应否悼念的质疑。现实传承不如歌曲流传盛放,年青人热情不再。传承,响起警号。

周礼茂:「是否他们(年轻人)接触不到?未有方法引起他们的兴趣?因为大家的生活模式不同了,近十几年才出世的人可能真的会不知道整件事,如果可以在他们日常生活接触的社交平台或网络上,将资讯摆到他们的面前,这是否可让他接触到?反而应该这样想。」

周礼茂:「想法可以是『不是年轻人想脱离』,而是他们想用他们的方法广传这件事(六四),这也不是事。」

 

不过,同样是年轻一代,同样是学界一份子,Boy’z Reborn创作歌曲,并制成MV在网上发布,更有学校邀请他们走入校园,成为新一代传承六四的象征。主音JASON

主音Jason:「上年有学校特地在6月4日的早上举行一个六四早会,邀请我们分享《自由之歌》,以及与关于六四的歌。我看见他们(学生)听《自由之歌》或者《长城》,不只是单方面听,是感受到他们有在思考和意味歌词内容。」

另一主音阿佳:「我们用音乐方式,以及用作为是相对年轻的年青人角度,向他们说这件事(六四)的时候,相信会带给他们一些新的冲击,我相信会更加有感染力,使他们有更多动力关心这件事。」

//

 

三十年来,歌声响彻维园,从《血染的风采》、《为自由》、《四海一心》,到《自由花》、《民主会战胜归来》、《自由之歌》等,以旋律为经、文字为纬,记载香港人对六四的情怀。

周礼茂:「我们应该抱有希望,希望这件事终有一日得到平反。」

Jason:「这个时代很少乐队,甚至歌手艺人说关于社会议题。我们的责任就是用一个媒介,就是音乐,在艺术圈子内表达被人忽视,甚至部分人不敢提及的声音,我觉得这是一直以来的潜责任。」

另一主音阿佳:「我觉得每个人都有承传的责任,我希望更多年轻人与我们承担这个责任。」

 

不论《自由花》还是《自由之歌》,歌者虽生于不同年代,但心底却抱着同一个希望,继续为六四、为自由,奏乐高歌。

 


【自由风自由 Phone】

香港电台第一台FM92.6 - 94.4

星期一至五 17:00-20:00

主持:陈燕萍、区家麟、陈景祥、陆宇光

监制:陆宇光

编导:高福慧、陈颢之、王磊

制作团队:余卓祈、何立彦

专题分类:特备制作
发表评论

最新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