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运 - 王丹 / 王军涛 / 北风
2014-05-28

「我的时钟是停在1989年6月4号,那在那天之后,我们那一天民主自由的理想被镇压在天安门广场的时候。」

 



六四 ● 望乡者 ─ 民运 (视像版) 六四 ● 望乡者 ─ 民运 (声音版)

王军涛,在89年底准备流亡时被中国政府逮捕。他被指为运动的「幕后黑手」,被控进行「反革命宣传煽动、阴谋颠覆政府」,判刑14年。后来获得假释到美国保外就医。虽然身在海外,但25年来,他从没停止推动中国的民主运动。

「终身的使命就是,把廿五年未完成的历史进程继续下去,把它完成。」

 

去年他提出在六四25周年办「天下围城」行动,除了是为了纪念六四,亦是因为他对民主运动有了更切身的体会。

王军涛父亲在国内去逝,他申请回国奔丧被拒。丧礼当日,只能托朋友在父亲灵前磕了三个头。

「惟一对流亡者而言,就是有一个痛,就是流亡者当你的亲人离开世界时,你没有办法像一般的人,陪伴他,表达哀思,去为他送最后的一段路。」

「我那时候真正体会到暴政一日不结束,多少人那种失亲之痛,所以那时候,我从去年便加大力度参与民主运动,挑战这个专制政权。」

 

去年8月1日,一群八九学生和参与者发表宣言,希望透过接力绝食和在中国领事馆抗议的方式向中国政府表达平反六四的诉求。

「尽管在中国国内他们可以用高压的方式让人民不讲话,但在海外自由民主的制度去这样表示抗议,表达中国人民在国内想说但不能说,想喊不敢喊的声音。」

 

除了王军涛,还有不少人选择坚持。全球「接力绝食」运动于今年一月一日在中、台、美同步启动,王军涛、中国维权人士胡佳、美国华裔画家薛明德和王丹是第一棒绝食代表。

「天下围城主要在西方国家举办,那之所以在西方办是我觉得二十五年以来,就是西方国家对中国的人权问题,对中国的民主化问题,对六四问题的关注度,是明显是有下降的,那这一点我觉得是不应该的。那么我们希望通过这样的活动,能够重新让西方国家再次去关注到中国的政治发展的问题。」

 

八九学运领袖王丹,认为海外民运重要在引起国际社会关注,从而对中国政府构成压力,但目前情况并不乐观。

「现在目前像刘晓波,诺贝尔和平奖的得主还在监狱,甚至更过份的是他妻子刘霞,居然因为作为妻子而被软禁,这件事比如说如果放在二十五年前,早引起国际社会极大的关注和压力,根本西方国家不愿跟中国的人权的对话上去真的跟中国去撕破脸,或者是增加更大的压力,那这个你就可以看到了她对中国的这种人权的关心度就是在下降。那西方金融危机以后,经济情势整个不太好,所以当然也需要中国在这种合作……我可以理解,但是我不能同意。」

 

今年是六四25周年,一批身处异乡、不能返回国内的人士都认为,他们坚持平反六四的心,不会受环境和地方限制,更希望透过不同方式延续六四精神。

 

内地维权人士温云超(北风),由于在旅居香港期间看过纪录片而开始关注六四,前年因签证到期未能续签,被迫离开香港,目前在美国担任访问学者。他认为要纪念六四25周年,与其在国外「天下围城」,倒不如鼓励大家「重回天安门」。

「它(重回天安门)也会变成一些为数不多的示威者和当地警方的一场冲突,只多也就是半天的新闻。中国方面,她完全可以关闭领使馆的大门,她可以完全不在乎,不可能对她形成压力,并且这个活动对于国内的民众来讲,她也没有足够的一个感召力,就是国内民众如果想参与这「天下围城」,他可能都没有办法进行。所以在我看来,提出一个更有理想性、更有召号力,如果有很多人参与的话,他们能够直接促成一些效果的产生,我看来需要一个在这个背景下,提出「重回天安门」这个活动。」

 

温云超指「重回天安门」的「重回」,除了是指地理槪念上的「重回」到六四发生的地方,更要重提当年六四提出的类似反贪腐、要求民主自由的诉求,用街头革命的方式,推动中国民主化。

「因为参与「重回天安门」这个活动具有一定风险性,那对海外的人士来讲,他们有没有这样的意愿,愿不愿这样的犠牲,能力和精神去参与这样一个活动,其实都需要进一步的计估。」

「其实『重回天安门』这个方案提出开始,国内的维权人士胡佳,他就提出,他本身是这个活动的也是一个发起者和参与者,但他在及后的几次给当局传话当中,当局都非常关心六四『重回天安门』这个活动进展的情况,所以在我看来,如果六四25周年的时候,没有足够多的人回到天安门广场,但是整个过程当中也会引起当局的高度紧张,他们也需要调动大量多的人力物力来对付这场活动,从而充份的伤害他维稳资源。」

 

王军涛虽然人在美国,但不时都会在时代广场街头办六四活动。有人认为,纪念活动是国内受害家庭在黑暗中的烛光,亦有人认为只是行礼如仪式的活动。但对于曾经历过六四的人而言,纪念活动必须坚持下去。

王军涛:「在这里我们通过这样一个方式,一个是动员青年的一代,对他们的民主教育;我觉得我们可以通过这样培养一代青年的活动家,他们将来回到中国就可以进行更多的活动。」

王丹:「当年六四争取的是能够推进中国民主化进程,今天我们争取的就是历史不要被淡忘,然后能够让大家继续去知道历史真相,然后继续完全投入。我比较在乎的是这个过程,那六四平不平反、中国民主化不民主化那是一个结果,那个结果当然取决我们这个过程是不是能够坚持下去,如果我们太悲观我们就坚持不下去了,坚持不下去就不会有那个结果。」

 

「天下围城」八一宣言节录∶

既然中国公民还不能在自己的国土行使人类公认的权利抗议专制者,那我们就在地球上还能行动的地方坚定有力地行动。

我们呼吁全世界的华人和国际人士,各人权团体,在201464日那一天,能够根据各地的具体情况,有组织地或者自发地 到各地中共驻外机构(尤其是使领馆)门前,用全球接力的方式,达到天下围城的规模,以对中共造成最大程度的国际压力和心理震撼,以对海内外推动中国宪政民 主的力量达到凝聚和动员的作用,以催生宪政民主的新中国

 

采访/摄影: 陆宇光、梁仲礼、袁梓佩、高福慧

剪接:麦子达、邝高乐

编导:高福慧

监制:郑婉薇

香港电台公共事务组制作

专题分类:六四。廿五

最新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