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承 - 薛云峰
2014-06-01

一个神秘电话跨越两岸,让台湾人亲历六四现场。

「我们那时候在舞台上有一通电话,应该算是两岸直通的第一通电话,可以直接跟北高联通话,所以他们广场上的一举一动…用喇叭放给全场的人听。」

薛云峰,当时是台湾大学哲学系三年级学生。6月3日晚上,他联同其他学生,以及文艺界人士,于中正纪念堂举行晚会,声援北京天安门广场学生。他,当时是大会司仪之一。



六四 ● 望乡者 ─ 传承 (视像版) 六四 ● 望乡者 ─ 传承 (声音版)

「我们所关切的,也是台湾人所关切的,也是中国人民所关切的。华人社会究竟有没有机会成为民主社会,一个很重要的关键。」

当时,两岸人民仍未能直接通电话,但晚会上竟然出现一个接通台湾和大陆的直线电话。

「接近大概快午夜的时候,让我们感觉到气氛是非常的混乱的、吵杂的,我可以感觉到那群学生是惊慌失措的。」

「过了午夜之后,有一通电话打来,他是非常紧张,他说他听说中共已经开始派军队镇压。」

「来中正纪念堂支援的朋友愈来愈多,愈到午夜,愈来愈多,本来就是几百个人,后来大概有上万人。」

「当年的资讯还是比较封闭,可能有些人希望到现场来听听电话里头的声音,到底传达了怎么样的讯息。」

薛云峰认为,这次晚会有特别历史意义,因为同时呼应了中国和台湾两地,都需要民主的呼声和渴望。

六四事件不仅改写中国政治发展,亦影响台湾民主进程。

「那一年如果中国不是用这种方式去处理,可能中国的样子跟现在是不一样的。」

「因为台湾办了这个声援,台湾现在某些方面变得比他们还好,某些方面要谢谢他们,让台湾的执政者反省,学生运动的诉求,只是人权的呐喊而已。」

 

25年后的今天,薛云峰由台上走到台下,成为教授。一群两岸三地的学生,4年前开始踏上舞台,每年在台湾举行六四晚会。

「我们当然跟中国人是不一样的人,是不同国家的人,但是中国不可避免是我们的邻居。他们如果对于他们内部的权利,跟人民的权利,跟自由的压破,这些没有改变的话,那我们怎能期待,他们对于隔壁的这国家,能够和平。」国立台湾大学的研究生周庆昌说。

周庆昌每年都会和来自香港的大学生HENRY,一同筹备六四晚会。他们都是台湾学生促进中国民主化工作会成员。

「我们其实每次开会都会看到这些台港冲突,很好笑。首先由历史角度看起,台湾人曾经有一段去中国化的过程,所以他们会很容易觉得这是一件外国的事情但香港会比较不同,我们很多人对这件事都仍觉得这是我们国家的事,是一件贴身的事,台湾人是会用一种「我来帮你」或是「关心他人」,也因为台湾这个环境,他们会很多人跟就不知道六四是什么一回事,所以在这边的晚会不可能做到像香港的那样沉重、那样哀悼式。」HENRY说。

他续说:「他们安排一些表演,唱社运歌…他们有些主张嘉年华会气氛,但他们跟我说,如果你这样沉重,而台湾又没有认识六四的时候,是不会有人会的。」

虽然台湾和香港年轻人,对六四事件的感情截然不同,但他们都有同一个愿望。

HENRY:「其实每一年我都希望下年不用搞,已经可以平反了…当然这是一个梦想……」

周庆昌:「六四廿五周年对我来说,最大的意义就是去承继当年的人的精神,完成他们未竟的事业。」

 

采访/摄影: 陆宇光、梁仲礼、袁梓佩、高福慧

剪接:麦子达、邝高乐

编导:袁梓佩

监制:郑婉薇

香港电台公共事务组制作

专题分类:六四。廿五

最新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