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25年系列】真相
2014-06-03

「我就是躲闪不了,已经没有办法逃,坦克就从我身上压过去,我的双腿就被压掉了。」

1989年6月4日凌晨,军队开始清场,方政当时是北京体育学院的学生,他与其他同学沿着西长安街撤出天安门广场。他为了拯救一名晕倒的女同学而走避不及,被坦克车辗过双脚。

 



「就在我们从东往西的行走过程中,突然在我们的身后,也是从东往西,有一队坦克,冲着我们撤退的这个学生队伍,就冲杀了过来。」

电光火石间,方政余生,从此改写。

「对我个人来说,包括我的家庭,是一个巨大的不幸,可以说完全改变我人生的一个轨迹。」

 

方政原是一名运动健将,六四后,他没有离开运动场,留在国内,成为伤残运动员,而且屡获殊荣。1994年,他获得远东及南太平洋地区残疾人士运动会的参赛资格,但领导得知他佢伤残原因后,就被禁止出赛。

双脚,被夺走;嘴巴,被封口。

「就是你不要说是坦克,你说是官车,你说其他的,你不要说是坦克…你要是说是坦克压你,坦克为什么要压你? 你一定是有暴力倾向,那么你就是暴徒?」

「我没有任何暴力倾向,我连一块石头都没拿,坦克就从我身上冲杀过来,完全是赤祼祼的追杀,对吧?」

 

20年来,方政和家人不时受到当局骚扰,但一直未能申请护照离开中国。直至2008年北京奥运,多家海外传媒打算访问他,当局才容许他移居美国三藩市。

「我要知道开坦克的人,这个真相我一直追寻,那个驾驶员,他不止压我一个人……大量伤亡是他造成的。」

「我要追求真相,问责。」


「《六四真相》那本书,访问了一个军人,就要那位军人解释,为何会不负责任辗过群众。他说他当时收到讯息,民众冲击中南海,领导人有危险,所以不顾一切冲过去,中间造成伤亡。」

「当时不是戒严吗?为什么学生和市民仍然上街?如果社会已经失控,军人辗过学生,是很难避免的事。」

全国政协委员张家敏认为,坊间多年来对六四历史真相,只有片面认识。

「整天都说屠杀,学生都是和平撤离,这都不是我说的。西班牙电视台、维基解密、绝食四君子,全部都有目睹,所有指天安门屠杀言论都是假的。」

「杀害无抵挡的人就是屠杀,如果这个定义是对的,我只可以说,我们看到,解放军遭受屠杀。七八路军队围着,很多都是无枪,上百个群众截停军车,军人无抵抗情况下,仍用石头掷向里面的军人,导致军人死亡,我们可以说解放军遭受屠杀。」

「个别士兵可以说是中了激烈学生的计,期望流血的计,就开了枪,政府完全都不想这样做,开枪是被迫的结果。」

 

6月5日,王维林用身体拦截一辆坦克车,这个画面,很多人至今仍然沥沥在目。同样的坦克车,张家敏和方政,有两种不同的解读。

张家敏说:「天安门事件后,坦克车左闪右避一位拦阻的市民,这位市民更爬上坦克车,坦克车不断避开,你从这事实可以见到,军队完全无屠杀市民和学生的企图和任务。」

方政说:「我所经历的坦克情景,和王维林经历的坦克情景,要结合起来看,就是六四比较全面真实的画面。有很多人,包括我到这儿很多人误解∶你是那个拦坦克的人吗?我说不是,我不仅没有拦坦克,我连坦克都没怎么看清楚就被坦克压了。从勇气上我可能比不上王维林,但从另外一个角度反映,我更代表六四中国军队镇压的残暴性的一面,更能有说服力,更有象征。」

 

只有历史真相,才能够判别谁是谁非。

张家敏说:「所谓平反八九民运,达到最后的结是所谓结束一党专政,实际上希望政府落台,对中国走向全面现代化民主国家,一点好处都没有。」

方政说:「不会去放弃说出真相的机会,我觉得这是我一辈子的责任。」

专题分类:六四。廿五

最新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