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线警员与示威者的自白
2014-08-05

警察与示威者之间,是必然的「对立」,还是有「对话」的空间? 【千禧年代】节目团队访问了几位社运人士以及现役警察,深入探讨背后矛盾,退一步反思警民关系,是否真的如此绷紧?



【对立?对话。】第一集 【对立?对话。】第二集

南哥,已退休沙展,退休前主力处理中区游行活动。他指出,作为前线的无奈之处,除了被辱骂以外,也希望大家明白执勤的辛劳,以及警队的无私。他认为沟通能舒缓警民关系。

Carol,示威者,于近年积极参与游行示威。她同意,警民关系问题根源在于两方沟通不足,除此之外,有时集会中的氛围,也会令两者关系变得敌对。

达,近年入职警员,曾经处理游行及遮打道清场行动。他坦言,并不憎恨示威者,只是不喜有人扰乱社会秩序,却要其他人承受后果。他认为,示威没有问题,只是为了表达诉求,但警方绝不容忍违反法纪。

王肇之,示威者,近年积极参与游行示威。他道出,很难和警察朋友沟通,因为彼此彷佛用了两个世界的语言,以致彼此说话不能传入对方两边。即使如此,他还是相信,沟通的门一直都在,社运人士会愿意去谈去解释。

Paul,担任辅警已经五年多,主要负责处理游行示威。他认为警方以及社运人士不一定要对立,讨论毋须伤感情,大家要互相尊重。他同意,大方向可能是需要普选,正正因为短期内我们没有选票,所以会有有人偏激想法。

周永康,学联秘书长,号召市民留守遮打道,被捕511人之一。与Paul想法一样,他同意,普选才能将警察的本质改变,使他们不会成为与民对立的执法部队。民选出来的政府有认受性,这样才能在警方执法时,令市民敌意减低。

* 照片由受访者 Nigel Wong 提供

制作: 刘善茗, 郭芷珊

【千禧年代】亦请来香港教育学院社会科学系讲师何家骐评论现时警民冲突成因。

节目重温

专题分类:活在香港
发表评论

最新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