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大战百年风云》(三)∶国家之间合纵连横
2014-08-09

第一次世界大战,因为塞尔维亚民族主义者行刺奥匈帝国皇储斐廸南大公,奥匈向塞尔维亚开战而揭幕。本来两个国家之间的冲突,最终因各国之间的军事盟约,导致战火蔓延整个欧洲。

时任英国外相葛雷表示,「全欧洲的灯光都要熄灭了。我们这一世都不会看到她再光亮起来」。



德国1871年统一之后,扩充军备,又有意霸占更多殖民地,引起欧洲各国的戒心,不但触发军备竞赛,亦促使俄国、法国、以及与法国一直有心病的英国组成协约国,联手围堵日渐壮大的德国。德国亦与奥匈帝国、以及与法国交恶的意大利,组成三国同盟。两个阵营互相对峙,局势紧张。

 

浸会大学政治及国际关系学系副教授陈家洛指出,当时没有一个国家准备打仗或很想打仗,但各国结盟的目的「共通点是同时对日尔曼的崛起十分忧虑,于是订立很多 和约和协约,延续当前和平局面,也可以保持这个优势」。同时希望可以透过协约「警告德国不要轻举妄动,不要侵犯任何一个协约国国家,造成一个互想制衡的格局」。

 

其实,盟国之间都各自有利益计算,例如英国虽然与法国缔结联盟,但朝野上下对于是否有必要出兵支持法国一直争论不休。最后,不出英国外相葛雷所料,德国先入侵比利时,再攻打法国。一下子,英国舆论转向,支持出兵。

 

两大阵营结盟,原本是为了互相制衡,从而维持和平,但科技急速发展,令各国大失预算。陈家洛指出结盟无法阻止大战的原因:

 

「因 为当时欧洲推动铁路发展,促成一战时的总动员。总动员是将军队送到前线,造成制衡。但一战时铁路发展加快总动员速度,导致紧张升温很快,造成尖锐的冲突。 所以一战时铁路发展,导致总动员出现,促使短时间内紧张气氛高涨,只要任何一个国家一开枪,其他国家就要加入其中,促成世界大战。」

 

结盟阻止不了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发生,第二次世界大战亦有同样格局,美国联同英法两国,对抗由德国、意大利、日本所组成的轴心国。而二战之后,美国又与多个欧洲国家组成北大西洋公约国,抗衡以苏联为首的华沙公约国阵营。这类结盟性质到底有没有分别呢?

「性质相近,都是军事扩张的力量。但是二战中的联盟是有一种意识形态,而一战就不是那么明显。在二战中,是因为共产、纳粹、军国主义;而一战中,意识形态不是 很强烈,只是集中于民族自决、领土利益上的争夺战。二战是以意识形态支撑军事行动,一方面提倡纳粹主义、军国主义;一方面提倡民主、文明。所以是文明和野 蛮的对决。」陈家洛说。

 

「二战后引伸在冷战的意识形态斗争,在军事上呈现苏联的华沙集团,另一方面是美国的北约。引 发的军备竞赛是你死我活的核子竞赛,两个国家只要有一方攻击对方,就要承担同样甚至更严重的代价。这个过程MAD (Mutually Assured Destruction),一个同归于尽的策略。所以两个军事阵型只是带来短暂无战争的状态,但并不是真正和平。」

 

随着苏联解体,冷战结束,华沙公约国瓦解,类似的军事联盟对垒亦不复见。不过,陈家洛认为,新一轮结盟已经在东南亚再次活跃。

「现时在东南亚,有很多国家对中国的崛起是不安乐,感受一股威胁。所以面对围拢的格局,特别是美国和日本,或菲律宾、越南,以致大家都在组织联盟。但无人想见 到爆发战争,所以反而成为一种小冷战的格局,有一个军备竞赛。例如中国有某一种科技程度的潜艇,美国就会售卖一种相若程度的武器予传统盟友。我们很担心这 样是很容易会擦枪走火,但目前没有一个国家准备战争,只是准备下一轮的军备竞赛」。

「因为在国际上首个发动战争的国家是很容易受到制裁,而这个制裁以前是很难出现,这个不是受影响地区的国家提出制裁,而是全球都会动员做一个制裁,所以风险比以前更大。现在看似是双方各自争取筹码,同时两手准备,一手冷水一手热水,一时跳舞,一时闹下大交」。

 


世界大战百年风云
评论∶浸会大学政治及国际关系学系副教授陈家洛
撰稿∶邱焱

香港电台公共事务组制作
 

【十万八千里】

主持/编导 : 陆宇光 , 谭永晖
环节制作:袁梓佩
监制: 陈燕萍

新闻里,有知识,六十分钟走遍世界。

「国际新闻、中国新闻,声声入耳,事事关心」。陆宇光和谭永晖,联同多位嘉宾学者,包括陈家洛、邓特抗、沈旭晖、孔诰烽、林泉忠、杨达、黎加路、阮纪宏、马毅、施颖莹、洪磐、聂依文、区炜洪等,每周陪你漫游《十万八千里》。

发表评论

最新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