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之锋:叶刘点都有位入
2014-12-12

新民党主席叶刘淑仪在facebook留言,质疑学民思潮召集人黄之锋违背「公民抗命 无畏无惧」的口号及精神,没有陪伴战友一起被捕。学民思潮黄之锋和学联张秀贤今早在【千禧年代】回应。

黄之锋说,多谢对方提醒,但成员有不同分工,若全部处于前线,便没有人负责发言、联络及善后,又会被人指学生没有瞻前顾后,直言叶刘「点都有位入」。

黄之锋表示,占领行动以来,有人认为示威者是暴徒,又指雨伞运动是颜色革命,但在昨日的清场行动中「没有流过一滴血」,可见运动的开始与最后都恪守和平非暴力原则。

黄之锋又说,留守者在金钟被捕,有人却被送往屯门警署,质疑警方是否刻意留难,阻碍他们提供法律支援。

学联常委张秀贤说,对叶刘淑仪的评论不感意外,但认为她作为立法会议员,应尽其职责,而「不是做军事评论员」,谈什么「放弃战友」,「因为她根本就不是战友」。

 

叶刘淑仪「占领行动结束感言」Facebook 全文:

「据新闻报导指,截至昨晚大约上十时,警方于金钟的清场行动已大致完成,金钟夏慤道亦已全线恢复通车。

金钟占领区早上第一阶段的清障行动,大约花了两个小时,由跨境全日通公司的代理人,与及执达吏的协助下执行禁制令,将禁制令范围内的障碍物清除。

其后警方昨天下午逐步拆卸路障,并拘捕多名现任议员、资深前议员、以及学运核心领袖及成员,包括学联周永康、钟耀华、罗冠聪,学民思潮钟礼谦、多名大学学生会成员等 ; 占领行动亦正式宣告落幕。

拘捕人士之中,却不包括学民思潮召集人黄之锋。据黄同学表示,他若在法庭保释期间再被拘捕,便需即时扣押至1月14日,故表示抱歉「不能走在最前线」,只是在晚上到在葵涌警署外声援被捕的示威者。

我觉得黄同学此举,简直是违背了「公民抗命 无畏无惧」的口号及精神。为什么他不陪伴战友一起被捕 ? 公民抗命就是要牺牲自己,用接受刑责的方法挑战制度,如今他退居幕后,我觉得是抛弃战友的举动,完全没有忠于其「公民抗命 无畏无惧」的精神。

另一个令我感触的画面,是看着学生们被捕时,一边流着眼泪,一边高喊「我要真普选」, 纵然他们是有理想与激情,但不禁要再问一句 : 整个占领行动过程中,有没有一位学生或示威人士,能正确及有条理地讲出何谓「真普选」?

何谓真普选,没有人能界定它的定义,包括占中发起人之一戴耀廷先生在美国《纽约时报》撰文,表示香港要有「Full Democracy」至于何谓「Full Democracy」?他完全没有解释。

我对参与占领行动的年轻人及示威者,始终有一个问号,到底他们是否知道自己在争取什么 ? 真的令人不禁感叹。他们付出了两个多月的时间、精力,甚至冒上负刑责的风险,到底他们知不知道自己正在做什么 ?

我个人认为,今次占领行动的结束,并不等于政改的争议就此完结。我相信由现在这一刻开始,直至到明年立法会休会「终极」表决政改方案之前,仍会出现有不同形式的抗争行动,直到立法会表决政改方案完毕,方案通过与否已尘埃落定后,届时所有的政党、政治人物都要投身选举,抗争行动才会暂告一段落。

这正正是选举的好处。香港的区议会选举及立法会选举,皆是一人一票的普选,过程竞争激烈,市民大可以透过选举,用手中一票来表达你的意愿。届时不论你是黄丝带、蓝丝带、占中还是反占中,皆可运用手中的一票,文明理性地表达立场。何必要从事非法行为,伤害他人的权益呢 ?

总结今次的清场行动,整体上相当成功,可见警方在策划及执行方面,做了大量的准备工作。同时亦感谢执达吏一如既往勇往直前,与警方以及跨境全日通公司的代理人通力合作,充分发挥团队精神,协助清障工作,令主要的交通道路得以恢复畅通,在此再次感谢一众公仆的努力,让市民大众得以重过正常生活。

题外话 : 得悉一名于金钟清场执勤时带病上班的中区组警长,可能因为工时太长,于昨晚执勤期间在旅游巴内昏迷,心脏一度停顿,现正在律敦治医院深切治疗部抢救中,情况严重。希望这名警长能够度过难关,早日康复。」

 


【千禧年代】星期一至五 08:00-10:00

监制:林嘉瑜
编导:袁梓佩
环节:刘善茗、张璟莹、郭芷珊、司徒博文

【千禧年代】叶冠霖主持,鼓励听众作有观点、有理据的意见交流,藉此带出更多新观点、新意见、新态度。
透过时事速递,每日早晨为广大听众提供最新资讯以迎接新的一天。

专题分类:占领行动
发表评论

最新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