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裁撤销后的缅甸
2015-11-24

* 此系列获「第20届人权新闻奖中文电台报道 优异奖」。

监制:陈燕萍
编导:陆宇光
采访:陆宇光、王磊

 

王沛霖:「由机场落机已好塞车,好多车。因为2012年开放后,政府无止境咁入口,由最初十万部车,多了32万部,变40几万部。缅甸路不多,新区有限,塞车严重。」

这一日,香港人王沛霖在缅甸最大城市仰光,驾车带我们看看缅甸近年的改变。他来了缅甸发展20几年,可以说是见证着缅甸的转变。

 

声音版本



视像版本

 

王沛霖,1991年被公司派到缅甸开制衣厂。他说,因为缅甸工人工资低,所以制衣厂发展迅速,接了很多外国订单,直至制裁来到。

「2000年美国限制缅甸货品入口,加拿大也跟随……当时的厂,外国的厂,我睇住一间一间咁执。最走得快是台湾厂,剩返香港3间厂。」

缅甸曾经有接近50年由军人统治。美国和欧盟指责缅甸军政府,打压民主运动,分阶段对缅甸实施制裁,例如禁止与缅甸贸易来往,冻结缅甸资产等。

「我哋那时好惨,当时不知所措,好多布、货摆在厂。赶在死线前付运。有些货出不到,要靠其他channel走,运返大陆。市况好差。工人失业。有啲工人返乡下。」

王沛霖的老板做不住,决定卖厂给他。王沛霖捱过制裁,但就捱不过金融海啸。当年缅币汇率大跌,终于,他也在2010年卖盘离场。

 

缅甸在2011年换上文人政府,推行政治改革,换来西方解除大部分制裁,美国撤销对缅甸的投资禁令,放宽从缅甸的进口限制。欧盟还免除缅甸货品的关税。这时,王沛霖亦重出江湖,为重返缅甸的厂商担任顾问。

「好多厂,一窝峰,国内和香港都来缅甸设厂。我就很忙碌,帮佢地设厂。」

 

缅甸近年经济增长迅速,由2011年的百分之5.9,到今年预计达到百分之8.3。但是,缅甸民众能否受惠于经济发展?

“The biggest problem might be poverty and agriculture. It is related.” (最大的问题应该是贫穷和农业,两者互相关连。)

 

Khin Maung Nyo,是一位缅甸经济学者,10年前曾经为缅甸总理担任经济顾问,近年为一个经济智库做研究。

“We cannot make remarkable improvement in the life of farmers. We cannot make improvment in agriculture sector, where most of the people are working there. “ (我们大部分人口都是从事农业的。但我们唔能够明显改善农民的生活。)

 

农业占缅甸生产总值约四成,三分之二就业人口从事农业。但缅甸同时是东南亚最贫穷的国家之一,约三成人口活在贫穷线之下。

“Lots of problems in agricultural sector. production productivitiy quite low. How to raise producitivity . another thing is Environemnetal change. Climate change. We have to cope with. This is one of the biggest issue. Another thing is market. How our low producitivity compete with other ASEAN coutnries.” (农业有很多问题。生产量和生产力都颇低。如何去提升生产力呢?另一个问题是环境问题,气候变化。我们要想办法应对。这是一个大问题。还有一个问题是市场,我们这么低的生产力,如何跟其他东盟国家竞争呢?)

 

今次大选结束,全国民主联盟控制国会过半数议席,即将筹组新政府。但Khin Maung Nyo质疑,全国民主联盟有何经济策略。

“I studied diffierent manifesto of different parties they are not quite different from the present government. All the people aware of what we should do and what we are In need. The problem is I wonder whether they have the strategy or capacity to implement these words into practice. That would be big issue. I don’t see any remarkable change after the election.” (我看过不同政党的政纲,但他们跟现政府没有什么不同。所有人都知道我们要做什么,我们需要什么。问题是,我不知道,他们有没有策略和能力,去将经济政策付诸实行。这是一个大问题。我看不到大选之后,经济会有任何明显转变。)

 

缅甸是东南亚面积最大的国家,蕴含丰富的天然资源,包括石油、矿产、农产品等。制裁撤销后,缅甸对外贸易每年都以双位数字增长。而过往欧美制裁,加上地理位置接近,造就中国成为缅甸最大贸易伙伴。

“I’m against sanctions. Because they western sanctions push us into china.” (我是反对制裁的,因为西方的制裁,将我们推向中国。)

 

Khin Maung Nyo说,缅甸别无选择,只能够依赖中国。

“China is a big economy. But the problem is, We can just export raw materials and food. That’s our export to china. But we have to import almost everything from China. Food clothing and other necessities. We need to connect with china level of technology. We cannot use Japanese product. We cannot use American, European product. (中国是一个大的经济体。但问题是,我们只能向中国出口原材料和食物。但我们几乎所有东西都要从中国进口。食物、服装、其他必需品等。我们还要采用中国的技术。我们不可以用日本的产品,我们不可以用美国、欧洲的产品。)

 

中国亦是缅甸最大的投资者,在缅甸外资之中占了四分之一。即使欧美开放投资缅甸,想在缅甸分一杯羮,但都未能与中国匹敌。外资投资在缅甸金额最大的产业是石油和电力。但是这些项目在当地引起不少争议。

中国本来计划在缅甸兴建密松水电站,但当地居民和环保团体担心项目破坏环境,2011年登盛政府搁置工程,中国对缅投资随即急跌九成。另外计划由云南昆明至缅甸仰光的中缅铁路,以及莱比塘铜矿场,都因为遭受反对而搁置,令缅甸和中国的关系蒙上阴影。

全国民主联盟领袖昂山素姬曾经在6月访问中国,摆出友好姿态,指中国永远是邻居,将在缅甸未来发展中起重大作用。Khin Maung Nyo认为,全国民主联盟上台后,会继续维持与中国的密切关系。

“China bigger investment. China is our neighbor. When we sign peace agreement with groups at the border, we need help from china. NLD becomes more flexible these days than 2-3 years ago. Nowadays many NLD visit China even the Lady visited. We need to have better relationships with china.” (中国是最大投资者,也是我们的邻国。我们跟边境武装组织签停火协议,也需要中国的帮助。全国民主联盟现在比2、3年前更加识得变通。他们有好多成员都访问中国,包括昂山素姬。我们要跟中国建立更好的关系。)

 


【十万八千里】

香港电台第一台FM92.6    星期六 11:00-12:00

主持 : 谭永晖、陆宇光
编导 : 谭永晖、陆宇光
监制: 陈燕萍

新闻里,有知识,六十分钟走遍世界。

「国际新闻、中国新闻,声声入耳,事事关心」。陆宇光和谭永晖,联同多位嘉宾学者,每周陪你漫游《十万八千里》。

专题分类:缅甸大选
发表评论

最新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