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大战百年风云(五):联合国是否和平出路?
2014-08-23

100年前爆发的第一次世界大战,伤亡惨重,参战的国家都元气大伤。所以,战争过后,反战呼声极高。问题是如何可以达致和平呢?



时任美国总统威尔逊提出十四点和平原则,其中一点就是成立国际组织、以国际合作方式共同处理纠纷,防止战祸再起。

于是,国际联盟于1920年1月10日正式成立。国联成立之初运作得相当成功,各国曾经联手打击国际间鸦片及性奴隶贸易、合力改善难民生活,更成功化解希腊和保加利亚之间的争端。

 

不过,美国、俄罗斯、德国这数个在国际舞台上举足轻重的国家,从一开始就没有加入国际联盟。浸会大学政治及国际关系学系副教授陈家洛指出,其中美国及俄罗斯没有加入的原因:

「因为美国和俄罗斯都是大国,大国不想受中小型国家的联盟所干预,宁愿抽离在外,不想承担责任。」

至于三大国没有加入对国联的影响,陈家洛表示,国联的出现是为了这些国家「度身订造」,最能够影响战争的国家本身应包括在内,但当这些国家不在内,就只有受影响的国家聚在一起,变成「苦主联盟」,影响不了大局。

 

国联的缺憾日渐浮现。1931年,九一八事变,国联理事会要求日本撤军,日本不但没有理会,更退出国联。陈家洛指,国联本身存在漏洞。

「尽管成立动机好,但规定决议必须要其他国家一致同意,所以无论国家大小,只要不同意就不可以做。第二,国联没有资源,其独立性运作十分依靠国家有几愿意参与其中。她没有一个军事上、经济上制裁的工具,也没有普世价值的宣言说服成员支持。其实一战后,很多国家之间都有一个芥蒂,所以始终在一个对立的国际气氛中讲和,而无实际资源配合,如何提供诱因促进和平?」

 

 

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代表国联维持和平任务以失败告终。国联在二战之后正式解散。1945年4月25日,50个国家代表聚集在美国三藩市,举行「联合国国际组织会议」。美国总统杜鲁门从白宫发送影像,向与会代表发表演说:

「You, members of this conference, are to be architects of a better world. In your hands rests our future. If we do not want to die together in war, we must learn to live together in peace. (在座各位与会者,你们是建设美好世界的建筑师。你们手中,掌握着我们的未来。如果我们不想在战争中互相杀戮至死,我们就必须学习在和平之中共同生活)

 

同年,联合国成立。针对国联的漏洞,联合国在架构和运作方式上都作出改善。

「联合国是很不同,主要国家都在内,无排他性,所有国家都在其中,而战后这5个战胜国在常任理事国当中的共识相对较强,虽然当中有意识型态上的不同,但这5个国家有自己的绝对决定权,5个国家之间有否决权,令大家有心参与,而决策上又不需要一致否决,亦有不同宣言论述。后来有维和部队和经济制裁的可能性。有很多这些工具,令联合国相比国联有更大条件解决地区矛盾。」

 

不过,联合国仍面临一些限制。

冷战期间,联合国成为共产主义和资本主义两大阵营之间的角力场所,中、英、美、法、苏五大国经常运用否决权,导致联合国难以行动。直至冷战结束,联合国才能够摆脱僵局,转趋活跃。虽然如此,联合国亦曾经受到不同程度的挫折。其中,前南斯拉夫以及非洲卢旺达所发生的种族清洗行动,一直被视为联合国严重失败的案例。不过,陈家洛始终认为,联合国在国际上的重要性不容忽视。

「尽管联合国未必能够提供一个最快的方法,透过派兵解决地区上的纷争,但即使俄罗斯都会去联会国去寻求一个认可,都会透过联合国机制去增加认受性。无联合国认可,就算有正当性,都会变得出师无名。联合国的平台是不能或缺,尤其在促进人权、合作,联合国是有其重要性。」

 

一百年间两次大战,超过七千六百万人死亡。而近日,战火在敍利亚、伊拉克、加沙、乌克兰等地再现,大国之间的角力亦越趋紧张。这些地区冲突,会不会发展成为第三次世界大战呢?

「在目前国与国之间的缝隙去看,我地不可以排除这个可能性,但大家就更需要透过协作以防止这些地区上冲突的场面。但似乎参与这些冲突的国家很懂得如何控制事件,冲突后都有舒缓的程序。在冷战后,中日关系上都见过。现时国际领袖去追求利益之余,都很懂得调教紧张和松弛的状态。」陈家洛说。

 

战争生灵涂炭,和平来之不易。2001年诺贝尔和平奖得主、联合国前秘书长安南,在得奖演说里就表示:

「和平不只属于国家和民族,更属于这些社会的每一个成员。国家主权,不应再成为侵犯人权的挡箭牌。和平必须真实地存在每个人的生活之中。我们必须要寻求和平,因为这是令人类大家庭每一个成员活得有尊严和受保障的必要条件。

(peace belongs not only to states or peoples, but to each and every member of those communities. The sovereignty of States must no longer be used as a shield for gross violations of human rights. Peace must be made real and tangible in the daily existence of every individual in need. Peace must be sought, above all, because it is the condition for every member of the human family to live a life of dignity and security.)

 


世界大战百年风云
评论∶浸会大学政治及国际关系学系副教授陈家洛
撰稿∶邱焱

香港电台公共事务组制作
 

【十万八千里】

主持/编导 : 陆宇光 , 谭永晖
环节制作:袁梓佩
监制: 陈燕萍

新闻里,有知识,六十分钟走遍世界。

「国际新闻、中国新闻,声声入耳,事事关心」。陆宇光和谭永晖,联同多位嘉宾学者,包括陈家洛、邓特抗、沈旭晖、孔诰烽、林泉忠、杨达、黎加路、阮纪宏、马毅、施颖莹、洪磐、聂依文、区炜洪等,每周陪你漫游《十万八千里》。

发表评论

最新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