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集:公民社会双刃剑
2012-11-14

 公民社会是否一定好?
 
香港大学公民社会与治理研究中心总监李咏怡话,失控的公民社会足以摧毁整个社会。「当一个过度活跃的公民社会,用暴力手法去抗争,就会带出毁灭性后果。举例,一些宗教狂热分子主张一种学说,人人都要跟随,谁不跟随,就用暴力恐怖手段,要你屈服,或去惩罚你。」
 
在泰国,过分强大的公民社会一度瘫痪弱势政府。
 
「泰国红衫军黄衫军,分别希望达到他们的诉求。曾经占领机场,去到如斯地步,政府已无力处理社会上对立的政治主张。」
 
特区政府成日被人批评为弱势政府,社会运动一浪接一浪,当弱势政府碰上强大的公民社会, 结果会怎样?
 
香港大学政治及公共行政学系主任陈祖为教授说香港的弱势政府并不是真的很弱「所谓weak state,真的很weak,例如收不到税,没人听从它,香港政府在这些方面都没问题。」
 
如政府接纳公民社会的意见,应该理解为政府「从善如流」, 还是政府被公民社会「骑劫」?
 
「我们不能说政府被公民社会骑劫了,在外国,一些weak state,在意大利,拉丁美洲,有些政府可能被黑社会骑劫了。」
 
商会依然是香港最有影响力的公民社会。
 
「要数强大,经常『攞到政府只耳』,说什么政府都会听,亦不敢不听的组织,是商会,长期以来商会,仍是香港最强大的公民社会」
 
虽然香港的公民社会还未足以骑劫政府,不过就有走向极端的趋势。然而,公民社会的可贵之处就是『大家凡事都可以坐低慢慢倾』。
 
「有些人不只使用语言暴力,更上纲上线,只要我不同意你,就认为你是亲政府或被共产党收编,或被西方势力收买。在政治辩论里,很少人的观点是全错或全对。如果你每次都要全取,令对方无地自容,下不了台,才叫胜利,这是相当暴力。」
 
「这种敌我太分明的思想不适合公民社会。有一天如果我们民主全面发展的话,而我们的公民质素是一种你死我活的斗争,这种民主政治相当恐怖。
 
拒绝暴力,理性讨论,有健康的公民社会,才有民主发展的土壤。
 
收听请按

专题分类:公民社会系列

最新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