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城 ‧ 我哋(下)
2014-04-23

流行曲中的本土意识,并不止于描述政治大环境。填词人兼香港浸会大学文学院人文及创作系助理教授周耀辉认为,用字及题材已经可以很本土。「例如,用广东话入字,因为广东话是香港惯常用的语言。又例如,因本土发生的事而衍生出来的歌曲,如洪卓立的《菜园屋村》等,都是因为在香港发生的事而启发出来的歌词。」



即使如情歌这类题材,香港本土情歌亦会有自己独特的味道。「香港本土产生的情歌会有一种「香港味」,写香港女生和台湾女生的情歌,塑造出来的形象是不同的。即使是情歌这种如此普世的歌类,香港所能承载的情怀与其他地方是不一样。」

 

更阔一点去看,当我们用粤语去唱去写,已经有一种强烈的本土情怀。「十年之后,二十年之后,当你听回同一首歌时,你已经会感到那种「本土」。」

 

「当社会上愈来愈多人讲本土意识时,我感觉到我们需要捍卫一些东西。这种捍卫是带着危险的,因为我们只能容纳一些人作为香港人,而排除了其他人。我很怕,当我们在说香港精神或本土意识时,我们其实挤走了某一些人、某一些语言、某一些题材在我们讨论之外。」

 

写作,是属于他个人的事,而香港,亦是他的一部分。「我只能以一个个人的层面去书写。但你说我的文字没有我,没有香港,也不是真实的。我的书写必然带着一些观念及看法,这部分可能因为我在香港成长。」

 

近年香港乐坛出现许多新乐队,为乐坛带来新题材、新手法、新风气。去年刚刚组成的乐队「新青年理发厅」,习惯将生活上琐碎事物化成歌。「我们想记录一些忽发奇想,所以我们的歌曲大部份围绕着我们生活上的困难,遇到的琐碎事。」

 

除了题材生活化之外,他们亦会将口语入词。但对他们来说,用口语入词并不是如此重要。「歌里的讯息较语言重要,我们没有细想某一首歌应该用口语还是书面言写。创作时,我们都是随意随心地写。」

 

他们认为:「本土意识是一些我们自己才会明白的东西。例如,周星驰这个词语背后包含很多东西,其中包括陪着我们成长的电影、对白。这个词语能够把香港人联系。即使我们创作时并没有想过要表达什么本土意识,但我们写歌的过程,生活中发生的事,这些状态已经把本土意识带入了我们的歌中。」

 

无论是周耀辉、6号还是新青年理发厅,他们在创作过程中未曾想过特意去写香港人或香港精神。啓发到他们写上香港味浓的作品,很多时只是因为他们正在生活中的香港为他们带来灵感。本土意识毋须用深奥论述说明,我们住在香港,所以我们不知不觉间产生了本土情怀,情怀折射在作品上,然后听众有共鸣。本土意识,就系咁简单而纯粹。

 

采访/制作:刘善茗

专题分类:历史。文化

最新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