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25年系列】重返天安门
2014-06-04

「那天三更半夜很冷,我就没有救生器材,我就跳下大海。」

吴仁华,1989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参与者,6月3日晚上,他率领特别纠察队到天安门广场,亲身经历整个清场过程。六四之后,透过「黄雀行动」安排,他偷渡游水到香港,再辗转到美国。

 



「离开了自己的祖国,离开了自己的亲人,离开了自己的土地跟文化…时间愈久的话,这种思念就愈强烈,所以对流亡者来讲,这是一种很大的精神折磨和伤害。」

 

母亲随着岁月而老去,吴仁华对她的牵挂有增无减。2012年,他尝试利用美国护照入境中国,过程惊心动魄。

「『档案错误』,我当时就很紧张…我以为那个签证有问题,然后他又递出一个小本子跟笔说:『先生,请你写上中文名字』。」

吴仁华说,内地政府不知道他有美国护照,亦都不知道他的英文名,所以他将预先想好的同音假名,交予入境职员。职员再次扫描他的护照,仍然出现「档案错误」4个字。吴仁华以为凶多吉少,结果……

「结果正在这个时候他盖了章,付了出来,所以过了关的时候,我就浑身是汗。一开始是冷汗,是惊怕进不去,一过关后说,我可能是热汗、激动的汗,反而出了满头大汗。有生以来,我没有流过这么多汗。」

 

22年后,吴仁华终于可以再次拥抱母亲。但到了离别的一刻,两母子反而保持距离。

「我离家那一天,是早上5点钟。送别的时候是最伤感的,我刚想回头跟我母亲说一声再见,让她保重,结果我一回头,我母亲已经往回走了。抬头一看,我母亲在4楼的栏杆上看着我,我知道我母亲在那里掉眼泪不想让我看见,当时我就掉眼泪了……」

 

一个中国人,要靠一本美国护照,才可以回到家乡。吴仁华说,这个是中国人的悲哀。

「这么一个真正的爱国者,你非要他成为一个外国人。」

 

 

流亡国外的人想回去,留在国内的人想冲出去。正在被软禁的北京维权人士胡佳,在六四25周年,有份发起「重回天安门」运动。

「当局明确的跟我说过,说如果我在6月4日脱离他们的监控,不管什么原因,只要在6月4号,我穿着黑色衣服出现在天安门广场,立刻他们就会控告我,组织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

 

「重回天安门」运动呼吁民众6月4日早上10时,齐集天安门广场纪念六四25周年。一群发起人不仅要重回历史现场,更要重提反贪腐,要民主,要自由的诉求。

「廿五年前我们在天安门所付出的血的代价,争取的梦想,到现在仍然是空中楼阁。」

 

胡佳认为,他有责任为25年前牺牲的人继续追梦。

「作为八九一代,有责任、有义务……」

胡佳说,今年中央政府的维稳力度,是10年之最。以前「六四」维稳期由4月15日胡耀邦逝世日开始,但今年就推前到1月17日,由赵紫阳逝世纪念日开始,一直到6月8日。但胡佳表示,他一定会在六四当日尝试到天安门。

「当年有那么多人死去,我比他们多活25年。重回天安门,打破恐惧,勇气是可以传染的。」

专题分类:六四。廿五

最新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