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州画锦堂记
中华文化 古文观止 香港电台网站 作者介绍 朗读原文 收听全部内容 春秋战国 汉朝 魏晋南北朝 唐朝 宋朝 明朝

第3段 本段解说
原文

公在至和词解中,尝以武康之词解,来治于相,乃作「昼锦词解」之堂于后圃。既又刻诗于石,以遗相人。其言以快恩雠、矜名誉词解为可薄,盖不以昔人所夸者为荣,而以为戒。于此见公之视富贵为何如,而其志岂易量哉!故能出入将相,勤劳王家,而夷险一节。至于临大事,决大议,词解 词解,不动声色,而词解天下于泰山之安∶可谓社稷之臣矣!其丰功盛烈,所以铭词解鼎而被弦歌者,乃邦家之光,非闾里之荣也。余虽不获登公之堂,幸尝窃诵公之诗,乐公之志有成,而喜为天下道也,于是乎书。

译文

魏国公在仁宗至和年间,曾经以武康节度使的身份来治理相州,于是在后花园里建造了昼锦堂。后来又刻诗在石碑上,留赠给相州人看。诗的大意是认为那种以报个人恩仇为痛快,以个人名誉为骄傲,都是应该鄙视的行为,也就是说不把前人所夸耀的事作为光荣,反而以之作为鉴戒。从这里可以看出魏国公是怎样看待富贵的,他的志向难道能轻易测度出来吗?因此,他能够在外当大将,入朝则为宰相,勤劳地为国家办事,无论是太平盛世还是非常时期始终如一。甚至他面临重大的事件,作出重大的决策时,能够在衣带整齐,执笏端正的稳重风度下,不动声色地把天下置放得像泰山一样安稳,可说是保护社稷的大臣。他的丰功伟绩极盛大,所以被刻在庙堂礼器之上、表现在歌曲之中,那是国家的光荣,不仅仅是乡家的荣誉啊!我虽没有机会登上魏国公所建的昼锦堂,却荣幸地读过他的诗,为他的志向获得成功而高兴,我很乐意将这件事告诉天下人,于是写了这篇记文。

其他段落: 第1段 第2段 第3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