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侯论
中华文化 古文观止 香港电台网站 作者介绍 朗读原文 收听全部内容 春秋战国 汉朝 魏晋南北朝 唐朝 宋朝 明朝

第4段 本段解说
原文

楚庄王伐郑,郑伯肉袒词解牵羊以逆。庄王曰∶「其主能下人,必能信用其民矣。」遂舍之。勾践之困于会稽,而归臣妾于吴者,三年而不倦。且夫有报人之志,而不能下人者,是匹夫之刚也。夫老人者,以为子房才有余而忧其度量之不足,故深折其少年刚锐之气,使之忍小忿以就大谋。何则?非有平生之素,卒然相遇于草野之间,而命以仆妾词解之役,油然而不怪者,此固秦皇之所不能惊,而项籍之所不能怒也。

译文

楚庄王攻打郑国,郑襄公袒露上身,带着羊来迎接。庄王说∶「郑国的国君能够忍辱负重,必定能取信于他的百姓。」于是释放了他。越王勾践被吴王夫差困在会稽,低首下心到吴国做仆役,三年不懈怠,才得到夫差的信任,最终灭掉吴国。因此,如果只有报复的志向,而没有屈服忍耐的功夫,是普通人的刚强。桥上的老人认为子房才干有余,但忧虑他的器量不足,所以故意狠狠地折辱他少年刚强的锐气,使他忍耐着小小的愤怒,去成就远大的图谋。为什么呢?老人跟子房素未谋面,突然在荒野相遇,却命令他做奴婢所做的事情,子房自然地顺从而毫无怪责之意,这正是秦始皇不能令他惊怕,项羽不能使他发怒的原因。

其他段落: 第1段 第2段 第3段 第4段 第5段 第6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