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谊论
中华文化 古文观止 香港电台网站 作者介绍 朗读原文 收听全部内容 春秋战国 汉朝 魏晋南北朝 唐朝 宋朝 明朝

第2段 本段解说
原文

愚观贾生之论,如其所言,虽三代何以远过?得君如汉文词解,犹且以不用死。然则是天下无尧舜,终不可有所为耶?仲尼圣人,历试于天下。苟非大无道之国,皆欲勉强扶持,庶几词解一日得行其道。将之词解,先之以冉有词解,申之以子夏词解。君子之欲得其君,如此其勤也。孟子去齐,三宿而后出词解,犹曰:「王其庶几召我。」君子之不忍弃其君,如此其厚也。公孙丑问曰:「夫子何为不词解?」孟子曰:「方今天下,舍我其谁哉!吾何为不豫?」君子之爱其身,如此其至也。夫如此而不用,然后知天下果不足与有为,而可以无憾矣。若贾生者,非汉文之不能用生,生之不能用汉文也。

译文

我看贾谊的言论,如果依照他的话去做,纵使夏、商、周三朝盛世,亦不会远胜汉朝。遇到像汉文帝那样的好皇帝,尚且不被重用而死去,那么天下如果没有尧舜那样的好圣君,就终究不能有所作为吗?圣人孔子不断周游列国试图施展他的才能,只要不是非常无道的国家,他都想尽力去扶持,希望有朝一天能够实行他的主张。他将要到楚国去,先派遣学生冉有前去察看形势,接着又派遣子夏去。君子得到国君任用,是这样的用心努力。孟子离开齐国,在画地住了三晚才走,还说∶「齐王说不定会召回我。」君子不忍心放弃自己辅助的国君,是如此的情意深厚。公孙丑问道∶「夫子为什么不快乐呢?」,孟子回答说∶「当今世上,除了我还有谁能把天下治理好?我为什么会不快乐呢?」君子看重自己,这样可说到了极点!如果这样做还得不到信用,然后才知道天下确实是不能有所作为,那就可以无憾了。像贾谊这样,并非汉文帝不能好好任用他,而是他不能使汉文帝有机会任用自己。

其他段落: 第1段 第2段 第3段 第4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