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热门

古今风云人物

简介

GIST


介绍古今中外的已故人物,透过这些传奇人物的风云事迹,加深大家对历史的认识。


《古今风云人物》
逢星期六晚八时至八时半,香港电台第一台播出。

主持:张伟国、麦劲生、曾卓然、罗永生

编导∶冯杰
监制:陈燕萍
香港电台文教组制作

最新

LATEST
17/02/2018

万历帝 (九)∶国本之争

|
明万历帝为了册立爱妃郑氏所生的皇三子朱常洵为太子,与儒生出身的大臣展开二十多年的争持,历史上称为「国本之争」。按照儒家礼制,帝位的继承人,应该是嫡长子,也就是正宫皇后所生的长子。假如正宫皇后没有儿字,则由妃嫔所生的儿子之中,年纪最大者继位,亦即所谓「立嫡立长」,以符合儒家的伦理准则。

万历帝的正宫皇后王氏,是万历六年李太后为万历帝选立,万历九年诞下皇长女荣昌公主,自此之后万历帝对皇后感情冷淡,皇后再没有生育。万历十年某日,万历帝往慈宁宫向李太后请安时,与一位姓王宫女发生关系,不久王氏发现有孕,万历帝却不承认,顾左右而言他,太后取来记录皇帝言行的《内起居注》查阅,证实万历帝确实与宫女王氏共处,于是册立宫女王氏为妃,同年十月,王氏诞育皇长子朱常洛。但当时万历帝正深爱郑贵妃,对常洛母子非常冷淡。据说,郑贵妃容貌艳丽出众,深得万历帝宠爱,万历十二年生下皇次女云和公主,十三年生下皇次子朱常溆,但不久夭折;十四年生下皇三子朱常洵,其后再生下皇四子朱常治、皇六女灵丘公主、皇七女寿宁公主,郑贵妃共生下三子三女。于是万历帝希望立皇三子为帝位继承人,有意册立常洵为皇太子。

万历帝向大臣透露打算立爱妃郑氏所生的皇三子常洵为皇太子的意愿,却遇到极大的阻力,儒生出身的大臣认为,按照伦理准则,皇后无子,应该立皇长子常洛为皇太子,皇帝身为天下臣民表率,不能够废长立爱,破坏礼教伦理。于是从万历十八年,公元1589年开始,万历帝与大臣儒生展开长时期的争持较量,万历帝索性二十多年不出宫门,不接见大臣,不批答公文,不参加典礼,即所谓「不郊、不庙、不朝」。

万历二十九年,皇长子朱常洛已年满二十岁,万历帝在群臣强烈坚持,以及母亲李太后居中催促之下,立储一事已拖无可拖,终于宣布册立皇长子常洛为皇太子。然而,余波未息,之后更发生多次事故。长期的「国本之争」,多数明朝大臣卷入斗争之中,支持皇帝的大臣与抗衡皇帝的大臣互相攻击,形成党派。万历廿六年,即1598年;以及万历三十一年,即1603年两次所谓「妖书案」,更是党派政治恶斗激化的导火线,朝廷的政治恶斗,蔓延至民间读书人。

由于明朝大部文官,来自民间,通过科举考试进入仕途,成为地方官员、朝廷部院大臣、内阁学士,所以形成非常强大的官僚群体,不同群体,会各有利益,所以聚结成不同派系,很多时为政治议题而各不相让,展开激烈争议,甚至互相攻击,罗织罪名打击异己,掌权的一派往往藉每三年一次的「京察」,即朝廷对官员的定期评核,贬斥政敌,甚至置政敌于死地。嘉靖初年的「大礼议」、万历中的「国本之争」都是明显的例子。各派系为了争强声势,派系成员往往在家乡向准备参加科举考试的士子广为宣扬,以正义自居,评论时政,互相呼应,形成舆论,向政敌施压。

万历三十二年,即1604年,吏部郎中(官名)顾宪成因为得罪了皇帝而被革职,他回到家乡,与同县高攀龙、钱一本等在无锡县城的东林书院讲学。顾宪成家境贫寒,但自幼努力读书,在万历四年,即1576年,举乡试第一成为「解元」(解音介),即全省第一名。万历八年,即1580年成为进士,开始出仕,但不满张居正专横而仕途受阻。张居正死后,顾宪成处境改善得以升迁,但其后多次得罪内阁被贬。万历二十年,即1592年,被平为全国官员廉洁第一,从福建泉州调回北京,擢升为吏部考功司主事,再升为吏部员外郎。第二年,万历帝打算拖延国本之争,提出将皇长字常洛及皇三子常洵、皇四子常治都封为亲王,即所谓「三王并封」。顾宪成上表强烈反对,又写信给同意并封的首辅王锡爵,反复论辩,结果「三王并封」之事不了了之,王锡爵因此辞官告老还乡。顾宪成推举支持皇长子的前大学士王家屏接替王锡爵,触怒了万历帝,将顾宪成革职,驱逐还乡。

顾宪成革职回乡之后,被江南士子视为正义化身,他与高攀龙等人在无锡东林书院讲学,在讲堂上挂上后世传颂的对联:「风声雨声读书声声声入耳,国事家事天下事事事关心」,每月讲学三日,听众多达数百人。顾宪成遵从朱子学,主张性善,重视修养工夫,提倡静坐。他批评当时流行的王阳明学派混淆善恶,对世俗投其所好,同流合污,损害道德公义。顾牵成更认为国家大事不应只由皇帝专断,应经过内阁和六部判断,并听从士绅与百姓的舆论,以求「天下之公」。这些主张在民间及朝中得到广泛支持。

东林书院的影响力迅速扩大,形成了一个在野的议政集团,他们与朝中任官的同道中人互相呼应,被称为「东林党」。同一时期,浙江宁波人沈一贯纠集在京的浙江籍官僚,结成东林党的反对派,被称作「浙党」;湖广籍官僚、山东籍官僚亦结成「楚党」、「齐党」等党派,与东林党相互攻击,发展为「东林党争」。

明末学者黄宗羲在《明儒学案》书中这样说:「天下君子以清议归于东林,庙堂亦有畏忌。」又说:「东林中亦多败类,及攻东林者,亦间有清操之人。」「方东林势盛,罗天下清流,士有落然自异者,诟谇随之矣。」凡不合东林人士法眼者,就被视为小人,齐、楚、浙党不一定心服阉党,但一时走投无路,大多投靠魏忠贤门下。近代美国学者贺凯(Charles O.Hucker)在《明末的东林运动》一文中说:「明末东林运动的失败,代表传统儒家价值观念与现实恶劣政治势力斗争的一个典型,他们是一支重整道德的十字军,但不是一个政治改革的士大夫团体。」
|

17/02/2018 - 足本 Full (HKT 20:05 - 20:32)

预告

UPCOMING
24/02/2018

万历帝 (十)∶梃击案

|
万历年间延续十多年的「国本之争」,到了万历二十九年,万历皇帝终于敌不过大臣的坚持,终于宣布立皇长子常洛为皇太子,而爱妃郑贵妃所生的皇三子常洵封为福王。皇太子虽然已经册立,但仍然危机重重,宫中、朝中的斗争仍然未平息,万历帝与东林党大臣仍然互不信任。十四年后,即万历四十三年,爆发了扑朔迷离的宫中刺杀事件——梃击案。

万历四十三年,即1615年,农历五月初四,有一男子张差,手持枣木棍,闯进太子朱常洛居住的慈庆宫,击伤守门太监李鉴,太子内侍韩本用闻讯赶到,在前殿逮捕张差,将他交给了东华门守卫指挥朱雄。由巡皇城御史刘廷元审问,但问不出头绪,其后又经过几个衙门审问,发觉张差语言颠三倒四,似乎是精神错乱,说不出谁是主谋,其后更在狱中暴毙。朝中东林党大臣怀疑郑贵妃的兄弟郑国泰、手下太监庞保、刘成是行凶指使者,目的是杀死太子,拥立福王,矛头直指郑贵妃。万历帝为了平息事件,打破二十多年不上朝的习惯,亲自朝见大臣。据《明季北略》一书记述当时情景:

百官膝而前,时太子、三皇孙俱侍。上曰:「昨有风癫张差突入东宫伤人,此是异事,与朕何与(与我有什么关系)?外庭有许多闲说,尔等谁无父子,乃欲离间我父子耶?止将有名人张差、庞保、刘成,即时凌迟处死。其余不许波及无辜!」寻执太子手,示群臣曰:「此儿极孝,我极爱惜他。」以君主权威表演「父慈子孝」,阻止大臣深入追究。于是太子地位确立。
|

重温

CATCHUP
X
  • 网站获奬:

  • 在新分页开启第五届传媒转型大奖
  • 在新分页开启2014优秀网站选举十大优秀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