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热门

古今风云人物

简介

GIST


介绍古今中外的已故人物,透过这些传奇人物的风云事迹,加深大家对历史的认识。


《古今风云人物》
逢星期六晚八时至八时半,香港电台第一台播出。

主持:张伟国、麦劲生、曾卓然、罗永生

编导∶冯杰
监制:陈燕萍
香港电台文教组制作

最新

LATEST
08/12/2018

司马懿 (九)∶内斗曹爽

|
司马懿平定辽东公孙氏之后,班师回朝,却遭逢魏国的巨大变故:魏明帝病危。《三国志.明帝纪》说:「景初三年春正月丁亥,太尉宣王还至河内,帝驿马召到,引入卧内,执其手谓曰:“吾疾甚,以后事属君,君其与爽(曹爽)辅少子。吾得见君,无所恨!”宣王顿首流涕。」魏明帝「忍死」等待司马懿回京,向他「托孤」,辅助少主曹芳,其中重要原因是:司马懿是魏文帝、明帝时代硕果仅存的元老重臣。据《三国志》纪、传所纪,各元老重臣的逝世时间如下:

太和二年(公元228年)九月,大司马曹休死,
太和二年(228年)十一月,司徒王朗死,
太和四年(230年)四月,太傅钟繇死,
太和五年(231年)三月,大司马曹真死,
太和五年(231年)十二月,太尉华歆死,
青龙四年(236年)五月,司徒董昭死,
青龙四年(236年)十二月,司空陈群死,
景初三年(239年)正月二十七日,魏明帝曹叡死。

因此,表面上看来,魏明帝希望借重司马懿的资历和威望,辅助年幼的嗣君曹芳,使曹魏政权能在自己死后能够保持稳定。但事实上另有情节。

原来在魏明帝病重时,明帝已经作出安排,由于明帝没有亲生儿子,所以从某位、或某两位叔父的儿子之中,选立两个嗣子,曹询封为秦王,曹芳封为齐王,史书说:「宫省事秘,莫有知其所由来」。景初三年正月,明帝病危时,宣布立齐王曹芳为皇太子,当时曹芳只得九岁。在此之前,即景初二年十二月,明帝已经颁布命令,「以燕王曹宇为大将军」,曹宇是明帝的叔父,曹操其中一个儿子,当时在曹氏皇族之中辈份最高,深受明帝信任,留在京城洛阳。「大将军」是西汉中期以来,辅政大臣的职位。据《汉晋春秋》记述,除燕王曹宇,领军将军夏侯献、武卫将军曹爽、屯骑校尉曹肇、骁骑将军秦朗亦共同辅政。他们都是明帝身边的侍卫将领。曹爽是已故大将军、大司马曹真之子;曹肇是已故大司马曹休之子;秦朗是曹操侧室杜夫人前夫之子,曹操视为亲子,明帝对秦朗非常信任;夏侯献应该是曹操亲族夏侯氏成员,据说曹操父亲曹嵩原本姓夏侯,被宦官曹腾收养。由此可见,明帝原本的安排,是由几位有皇室亲贵身分的禁卫将领掌权,辅助少主。但这安排对士大夫出身的朝廷重臣来说,十分不妥当。

明帝最倚重的宫廷重臣是中书监刘放和中书令孙资。「中书」是为皇帝草拟诏令、文件,随时向皇帝提供意见的职位,相当于现在的机要秘书、办公室主任之类,监和令都是首长级职位。刘放和孙资对明帝安排皇室亲贵辅政感到不妥,而且秦朗向来自恃身分特殊,经常羞辱士大夫,秦朗一旦当权,自己的权力地位可能不保。但秦朗等人每日轮流在明帝牀边守候,刘孙二人没有机会向明帝陈情。几日后,刘放、孙资入见明帝,见牀边只有曹爽一人,于是力陈燕王等人嚣张跋扈的行为,担心他们对少主不利。《汉晋春秋》记述当时的情景:刘放说:「委祖考之业(放弃祖父、父亲的基业),付二三凡士(付托给几个才干平凡的人),寝疾数日(病重了数天),外内拥隔(宫廷与朝廷不通消息),社稷危殆(国家陷入危机),而己不知(但皇上自己不知道),此臣等所以痛心也。」帝得放言,大怒曰:「谁可任者?(有谁可以担当中任)」放、资乃举爽代宇,又白「宜诏司马宣王使相参(应该召司马懿回朝协助)」,帝从之(明帝同意)。放曰:「宜为手诏。(应该亲笔写诏书)」帝曰:「我困笃,不能。(我病得太重,不能写字)」放即上牀(刘放登上御),执帝手强作之(执住明帝的手勉强书写),遂齎出(齎,音挤或兹,双手捧住的意思,即写好捧出公布),大言曰(大声说):「有诏免燕王宇等官,不得停省中。(皇上有诏书罢免燕王等人官职,他们不得停留在宫中)」。据《三国志.燕王曹宇传》说:「冬十二月,明帝疾笃,拜宇为大将军,属以后事。受署四日,宇深固让;帝意亦变,遂免宇官。」于是发生史书所记「魏明帝忍死等待司马懿,向他托孤」的故事。

由此可知,司马懿在魏明帝病危时取得托孤辅政地位,并非他主动争取。而且,最有实权的辅政者,不是司马懿,而是大将军曹爽。曹爽的职位是「拜大将军,假节钺,都督中外诸军事,录尚书事,加侍中,改封武安侯,赐劒履上殿,入朝不趋,赞拜不名」,可以说是权倾天下。
|

08/12/2018 - 足本 Full (HKT 20:05 - 20:32)

预告

UPCOMING
15/12/2018

司马懿 (十)∶高平陵之变

|
司马懿虽然取得辅政地位,但军政实权掌握在曹爽手中,史书说:「初,爽以宣王年德并高,恒父事之,不敢专行」,他就是说最初曹爽仍然尊重司马懿是老臣,德高望重,把司马懿视为父辈,不敢独断独行。但曹爽年少气盛,而且大权在握,逐渐任用同辈年轻亲信:爽弟曹羲为中领军,曹训为武卫将军,曹彦为散骑常侍侍讲,其余诸弟都以列侯身分出入宫禁,成为少帝侍从;何晏、邓扬、李胜、丁谧(音密)、毕轨等名士,被曹爽起用,任为腹心。在士大夫眼中,这些人都是「浮华之士」,但曹爽不理会反对,任用何晏为吏部尚书主管选拔官吏、荐举人才;用毕轨为司隷校尉,掌管京畿警备;李胜任南尹,是首都行政长官。丁谧、毕轨等人向曹爽进言:「司马懿有大志而甚得民心,不可以推诚委之。」曹爽对司马懿礼貌虽存,但处处猜疑防范,提升司马懿的官衔为太傅,政事决策都不须司马懿参与。史书说:「宣王(司马懿)遂称疾避爽」。

然而,司马懿老于官场,深知权力布置的重要。当时,要控制曹魏最高权力,必须有以下四项要素:
一、控制中央禁军,即据中领军、中护军职位。
二、控制重要地方军镇。
三、控制洛阳附近的屯田地区、尤其是许昌、邺城,掌握朝廷及军队之粮食供
应命脉。
四、控制魏朝廷官僚机构的决策中枢──中书监、令职位。

自少帝齐王芳正始元年至十年之间,以大将军曹爽为首的贵族禁军势力,以太傅司马懿为首的地方军镇势力,加上中书监刘放、中书令孙资为首的官僚,三派辅政大臣,互相明争暗斗,争权夺势。三派互相拉拢利害相关者,设法在对方势力范围内插入自己的势力,倾轧不遗余力。司马懿在中枢的决策权力已被架空,懿亦不得不称病避其锋势。地方军镇,曹爽亦尽量以亲信取代,例如以夏侯玄都督雍凉;以毌丘俭为镇东将军、都督扬州;以诸葛诞为扬州刺史等。俭、诞俱与曹爽、夏侯玄亲近。又以亲信李胜为荆州刺史,坐镇南方。

司马懿长期主持许昌、河北、关中等地屯田,影响力非常深厚,曹爽为了控制军粮,曾经分割洛阳、野王典农部桑田数百顷,及坏汤沐地以为产业,是为了分薄司马氏在地方屯田的实力。曹爽及司马懿都尽力争取控制屯田权力。

当然,司马懿方面,亦不会坐待失势,他一方面暗中巩固在地方军镇的力量,又在禁军中安插亲信子弟,并与曹魏旧臣联系,对抗曹爽等新进。豫州刺史王淩与司马朗(懿兄)及贾逵(懿姻亲)友善,正始初,为征东将军、假节、都督扬州诸军事;以老将郭淮协助曹爽所派的雍凉都督夏侯玄以作牵制,而懿子司马昭亦曾为夏侯玄副将。中央禁军方面,则以其子司马师为中护军,牵制曹爽弟中领军曹羲。中护军主管武官的任命和升迁,司马氏显然是要拢络中下级军官,与曹爽一党控制高级将领职位,手法有异。司马懿子司马骏于正始中尝为屯骑校尉,是其中一例。

双方暗中较量,到了正始七年,刘放、孙资两人以年老逊位。其实孙、刘二人之逊位,与不满曹爽改革有关,史书记述,「大将军曹爽专事,多变易旧章,资叹曰:『吾累世蒙宠,加以豫闻属托,今纵不能匡弼时事,可以坐受素餐之禄邪?』遂固称疾。」 由此可以窥知曹爽曾夺中书监令掌机密的权力,使原本「号为专任」的中书监、令变成闲职,「坐受素餐之禄」。

综合各种资料,曹爽、司马懿于争夺政权时各自的动作如下:

曹爽方面:
(一)控制禁军,尤其是安排兄弟亲信为禁军高级将领;
(二)安插亲信取代司马懿有影响力之地方军镇,如以夏侯玄都督雍凉,毌丘
俭先后为幽州刺史、监豫州军事等。又毌丘俭、诸葛诞先后都督扬州,
而扬州为司马氏势力所未及的地方。
(三)将中书监令掌机密之权收回。孙资、刘放的后任,史书无征,但曹爽亲
信邓扬曾任中书侍郎,何晏曾典选举。
(四)争取洛阳附近屯田的控制权。

司马懿方面:
(一)安插子弟于禁军,以司马师为中护军,负责武官选举、升迁、拉拢禁军
之中下级军官。
(二)委任亲信故旧制衡曹爽所任命之地方军镇。
(三)仍然控制许昌附近主要屯田区(据邓艾传可知)。
(四)司马懿兄司马孚,在中书及尚书省有相当影响力,当时任尚书令。

司马懿采取守势,暗中部署,在曹爽的势力范围内,安插己方人员,静待时机。
魏齐王方正始十年(公元249年,政变后改嘉平元年)正月,司马懿以时机成熟,趁曹爽兄弟随少帝出城扫墓时,「部勒兵马,先据武库,遂出屯洛水梁桥」,于首都洛阳发动政变,史称「高平陵之变」。
|

重温

CATCHUP
X
  • 网站获奬:

  • 在新分页开启第五届传媒转型大奖
  • 在新分页开启2014优秀网站选举十大优秀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