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热门

香港家书

简介

GIST

《香港家书》
星期六 09:00-09:20 a.m.

主持:萧洛汶、陈颢之
编导:萧洛汶、陈颢之
监制:叶冠霖


学者、议员、官员及社会人士透过书信形式,分析社会现象,细诉个人感受。



最新

LATEST
22/07/2017

前线医生联盟副主席陈嘉俐──长远应检讨公私营医疗定位

** 标题由编辑所加

妈妈:

        很久没有写信给你了。你最近好吗?有没有乖乖的准时吃药?这时候的你如果看到我,一定又会在向我唠叨,着我在医院值班时记得再忙也要吃点东西,有时间便歇一歇,千万别熬出病来。这四年来由实习医生一直做到驻院医生,有时候忙起上来真的会废寝忘餐。然而,公营医疗的资源有限,病人的需求无限,这种情况下,每天面对排山倒海的工作,难免会有灰心的时刻,沟通上也很容易失去耐性,有时候甚至会因而产生误会,令医生和病人之间关系紧张。 

        记得我头一年当驻院医生,当时我在玛嘉烈医院的内科病房值班,医院里有条长长的行人天桥连接两幢大楼。我每次在黑夜中走过天桥,看到窗外漆黑一片,都会想这晚有多少病人在等我?哪一个比较危急,需要我先处理?我将要去见的那个病人,他情况如何?我刚才有没有什么遗忘,或者做得不对的?黎明,到底几时会来临?

        我第二年当驻院医生时,有三个月被派去广华医院的内科部工作。那里的专科门诊经常坐满人。一个下午的专科门诊时段大概三小时,每个医生要看三十个,甚至更多的病人,每个病人就诊时间只有短短十分钟甚至更少。记得一次,一个婆婆进来,我便惯性地看电脑的纪录,边打字边问症,待我打完了,列印药纸,转身交给她,打算请她离开的时候,我才正式和她在整个就诊过程中有第一次眼神接触;她说了一句:「多谢医生」,接过药纸便离开了。当时的我感到很惭愧。到底谁才是我的病人,是电脑还是那个婆婆?我凭什么获得她感谢?难怪经常听见有病人埋怨,一年只有两、三次见医生,每次等上数小时,每次就诊只有几分钟,说了数句便要离开。这种情形之下,又怎能建立医生与病人间的互信?

        几年间,全港人口总数字突破七百万,加上人口老化,种种健康问题随之然衍生。然而,私营医疗服务价格高昂,不是基层市民所能负担,加上没有足够诱因让有能力的市民投向私家医生,公营医疗服务的需求有增无减,医生护士们每日工作疲于奔命,早已怨声载道。以我现在工作的伊利沙伯医院为例,各个病房长期爆满,遇上流感高峰期,病房连加床的空间也没有,等待入院的病人只好滞留于急症室,不知还要等多久。

        近日,林郑特首和陈局长特地来医院视察前线情况,并承诺会推行一系列纾缓措施,当中包括向私院买床位,邀请卫生署医生公余时间到急症室诊症,暂停或延后非紧急手术及专科门诊例行个案等。政府急市民之所急固然值得欣赏,然而,资源调配上除了顾及硬件,也要有人手和制度上的配合,比方说,公院急症室把病人分流到私院,究竟该些病人应由公立还是私家医生诊治?公院病人在私院的药物收费,应否与公营还是私营市场看齐?当中差额应由病人还是公帑支付?卫生署医生在公立医院急症室诊症,万一发生医疗事故,责任该由医管局还是政府承担?至于暂停或延后非紧急手术,本港外科医生受训时,需因应专科学院的要求必需参与一定数量的手术。随着接受手术的病人数目减少,他们的培训又有没有因而受到影响?

        其实,以上都是短期的措施。要长远改善现今的公营医疗服务,不单纯只是资源调配的问题,更牵涉到本港公私营医疗服务范畴的定位、医院管理局内部架构的重整,和大众市民对公营医疗服务的期许与共同承担。公营医疗既然依赖政府投放资源,就应该大力发展基层医疗,并且在医院层面集中处理危急个案,私营医疗市场则处理余下非紧急的个案。至于如何制造诱因分流病人,例如从医疗保险改革着手,让公私营医疗系统真正双轨并行,则考验新一届政府的管治智慧。

        妈妈,你经常说,再艰难的时刻也会有过去的一天。期望不久的将来,本港医疗体系所面对的问题得以从根本解决,我们和下一代能有更健康的社会。

        愿你在天堂安好。我会一直为你祈祷。

你的二女
嘉俐 上
2017年7月22日

22/07/2017 - 足本 Full (HKT 09:10 - 09:22)

重温

CATCHUP
05 - 07
2017
香港电台第一台
X
  • 网站获奬:

  • 在新分页开启第五届传媒转型大奖
  • 在新分页开启2014优秀网站选举十大优秀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