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热门

    剧情

    STORY

    监制:Fong Hiu Shan

    12/09/2016
    相片集
    相片集

    在当今环保意识高涨的年代,人们开始在选择食物时,会停一停,想一想。当我们在享受来自地球村另一端的新鲜水果,有否想过我们的地球正在吃碳排放呢?长途运输付上昂贵的环境代价,驱使有环保意识的新世代农夫,寻求变革。农作物理应就种在我们的身边,换句话说,就在我们居住的城市。都市农场在世界各地如雨后春笋涌现,但在寸金尺土的新加坡和香港可行吗?Kannie 走访新加坡人 Bjorn Law,他提倡「自己食物自己种」。他并不是光喊口号,而是亲力亲为协助餐廰在毗邻种植蔬菜。Kannie 游走于这花园城市,了解到商业建筑物的观赏花园,可以简单地改造为菜园农场,依然不失雅致。位于新加坡心脏地带的垂直农场,结合科技,吸引大学毕业生投身务农。农场耗电量低,可以同时种菜养鱼。在香港,Kannie 走进已几乎没有工业的工厂区,发现工厦单位变身农场,尽用城市空间。要成为环保战士,是否我们要放弃味蕾的享受,不再进食来自远方的异国食物呢?美国麻省理工的研究员 Caleb Harper 认为大概没有必要,因为在未来,远方的蕃茄可以透过电邮传送。Caleb喜欢跟植物交谈,以酸䶢度、矿物成份等植物语言去了解其内心世界,他从中收集大量数据,去设计开放原码的「食物电脑」。他有一个愿景,将来每位农夫,或是自家种植者,也可以选定并种植某时某地的某种作物。人类正向零碳食物世界,迈开阔步。

    集数

    EPISODES
    • 零碳食物

      零碳食物

      在当今环保意识高涨的年代,人们开始在选择食物时,会停一停,想一想。当我们在享受来自地球村另一端的新鲜水果,有否想过我们的地球正在吃碳排放呢?长途运输付上昂贵的环境代价,驱使有环保意识的新世代农夫,寻求变革。农作物理应就种在我们的身边,换句话说,就在我们居住的城市。都市农场在世界各地如雨后春笋涌现,但在寸金尺土的新加坡和香港可行吗?Kannie 走访新加坡人 Bjorn Law,他提倡「自己食物自己种」。他并不是光喊口号,而是亲力亲为协助餐廰在毗邻种植蔬菜。Kannie 游走于这花园城市,了解到商业建筑物的观赏花园,可以简单地改造为菜园农场,依然不失雅致。位于新加坡心脏地带的垂直农场,结合科技,吸引大学毕业生投身务农。农场耗电量低,可以同时种菜养鱼。在香港,Kannie 走进已几乎没有工业的工厂区,发现工厦单位变身农场,尽用城市空间。要成为环保战士,是否我们要放弃味蕾的享受,不再进食来自远方的异国食物呢?美国麻省理工的研究员 Caleb Harper 认为大概没有必要,因为在未来,远方的蕃茄可以透过电邮传送。Caleb喜欢跟植物交谈,以酸䶢度、矿物成份等植物语言去了解其内心世界,他从中收集大量数据,去设计开放原码的「食物电脑」。他有一个愿景,将来每位农夫,或是自家种植者,也可以选定并种植某时某地的某种作物。人类正向零碳食物世界,迈开阔步。

      12/09/2016
    • 亚洲鲤鱼反恐战

      亚洲鲤鱼反恐战

      在美国伊利诺依州巴斯市,一个看似平静的城市,Kannie 正准备联同市内的成年人和小孩,一起参与一场反恐战,对手是声名狼藉的亚洲鲤鱼。她目睹鱼群由水中跃出水面,来一个鲤鱼翻身,再潜回水中。这诡异的场面背后,是一场严峻的生态灾难。亚洲鲤鱼在上世纪70年代,由中国引入阿肯色州,目的是净化池塘的水,可是它们却逃离池塘,游进河流系统。它们生命力强,是适者生存世界里的胜利者,把本土物种几乎推向灭绝边缘。它们势如破竹,假若继续攻陷北方,将会造成无可估量的破坏。但怎样才能阻止它们长驱直进呢?美国政府花费巨额金钱尝试消灭亚洲鲤鱼,生物学家追踪它们的一举一动,然而有美国人却认为他们有更佳妙法:「若你无法打败对手,便吃掉它们吧!」渔民 Clint Carter 向 Kannie 示范如何把亚洲鲤鱼折骨,以迎合怕鱼骨的美国人。企业家Michael Schafer 和于泳琴把入侵鱼类看成商机,给世界各地提供有益健康的蛋白质食物。许多人闻亚洲鲤鱼色变,但有人却乐观地认为,它们会跻身美国饮食文化,到底孰是孰非呢?不久前中国国内有商人入口野生的亚洲鲤鱼,Kannie 跟随它们的回归路线去到深圳。内地的消费者,又怎样看待这些去国数十年后重返故土的海归派呢?

      05/09/2016
    • 食得唔好嘥

      食得唔好嘥

      在葡葡牙首都里斯本近郊的农场内,Kannie 亲眼见证一幕惊心动魄的场面,三份之一的农作物过不了关,被挑剔的批发商、超市买手和市场消费者嫌弃。农产品没法进入市场,更不消说出现在餐桌了。为什么?它们仅有的罪过可能是样丑,融入不了追求完美的世界。其命运如何?成为垃圾!Kannie 遇上两位年轻女子Isabel Soares 和 Mia Canelhas,她们期望彻底改变市场规律,向人们高呼:「漂亮的人吃丑样的水果!」 Kannie 加入她们的拯救大行动,去采摘和收集丑样的蔬果,令它们不致沦为垃圾,并加以品尝。放在 Kannie 眼前的,是其貌不扬、有斑点、表皮粗糙、畸形…林林种种引不起食欲的蔬菜和水果,但味道又如何呢?若它们没有进入食物链,错在哪里?到底是消费者还是水果的问题?

      逃过农场刽子手的三份之二完美蔬果,是否就一路平安,避过埋入堆田区的劫数呢?实情是长路仍漫漫-消费者弃掉四成他们所购入的食物。德国人 Raphael Fellmer 要引起公众关注,向浪费说不。他发起「不花钱抗争」,过着不花一分一毫的生活,更创立食物分享计划,鼓励人们与邻里分享多出来的食物。Raphael 建立以拯救食物为己任的义工团队,行动在柏林的社区遍地开花,既减少垃圾桶内的食物,也拉近了人与人之间的距离。对于计划在德国有效运作,Kannie 跟「盛食同学会」创办人陈彦琳分享,并决定在香港作个小测试。陈彦琳的一双巧手,把隔夜汤渣变为法国美食。她们尝试呼朋唤友,但能否找到有共有热诚理念的人,去分享餐桌上的食物呢?

      15/08/2016
    • 孤儿救地球

      孤儿救地球

      非洲,充满矛盾。这片大陆的土地肥沃,拥有全球百份之二十五的可耕地,但同时,一百个非洲人之中,有二十四人长期营养不良。为什么资源丰富的非洲,没有足够的食物满足人民的基本需要呢?在肯雅首府内罗毕,民族植物学家兼研究科学家 Patrick Maundu 向 Kannie 指出,肯雅以至非洲粮食稳定的关键,一直在这片土地上,可是却失落了几个世纪。解决方案看似简单:只要吃得像他们的祖父母辈那样;然而要回归本土,路径却相当迂回。肯雅经历过西方殖民,殖民者在土地上,不仅埋下外来农作物,也灌输了新的价值观,在人民的脑海中植根。新世代追求西方的饮食和生活模式,导致营养价值高、耐旱和更适合非洲土壤的本土农作物,遭肯雅人离弃。久而久之,它们成为孤儿农作物,被边缘化甚至灭绝。Patrick 希望拨乱反正。他认为这些孤儿农作物必须重新种植在土地上,并在餐厅和市场上供应。过去二十年,他踏遍肯雅,努力不懈地记录和收集孤儿植物,拯救它们步向灭绝的厄运。肯雅的绿色革命,原来背后还有一位中国人的身影,生活在中部接近赤道的地方。19年前,本来在南京农业大学任教的刘高琼教授,被国家派到肯雅进行农业技术交流,目的是提升农产品的产量。刘教授不辞劳苦地工作,研究当地的土壤,教导学生和农民,改良本土农作物的品种,有效抗御害虫和大大提高产量。去国多年,这位赤道上的中国教授并不孤单,他不仅桃李满门,更谱写一段异国恋曲,现在育有三名会说中国话的活泼女儿。

      曾经同是殖民地的香港,对肯雅的经历,又有多少共鸣呢?走出小农经济的香港,赢得美食天堂的称誉,但今时今日,香港究竟有多少人听过大帽山菠萝、白泥萝卜、昂平茶叶呢?这些曾经是寻常香港人日常吃用的本土农作物,早已在城市化发展中消失了。曾经驰名港九的鹤薮白菜,正宗的品种已经不复存在了。目前,只有老农夫守护和种植香港的本土品种,但培育、留种需要花许多心血和时间。香港年轻一代的农夫,有没有人愿意接棒呢?

      01/08/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