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热门

    剧情

    STORY

    监制:利子良

    07/08/2017
    相片集
    相片集

    大日本帝国在1941年12月8日强攻香港,可是这个兵力薄弱的小地方却让势如破竹的日军苦战了十八日,才能令当年的港总督杨慕琦爵士签字投降。千帆过尽,这场香港保卫战又出了多少英雄?

    主持刘智鹏教授和曾卓然博士到访香港海防博物馆,在馆内重温香港人在日治时期那三年零八个月的苦难岁月,更随历史研究者高添强一起向那些国籍与背景迥异,却义无反顾血战日军的义勇军致敬。

    话匣子打开后,三人便滔滔不绝地讨论当时的战况。

    守军之中有不少来自加拿大的年轻士兵,他们在保卫战中捐躯。从历史角度,他们为国捐躯是因为军人气概,还是因为上级错误地把他们从千里之外抽调过来呢?

    香港沦陷前后,出现了不同势力的抗日游击队,包括国民党及共产党。这些人虽然没有名留青史,但是又有否留下英雄事迹呢?

    1945年8月10日,日本无条件投降,其后中、英双方马上争夺香港主权。可是,当蒋介石的军队准备出发之际,英国海军少将夏慤却已捷足先登,率先抵港。香港的管治权重新落入英国手中,到底这全是夏慤的功劳,还是功臣另有其人呢?

    尽管论英雄从来只看成败,但是战前那些目中无人的英国人因为在二战期间已面目无光,而国民政府曾高调要求接管香港,更让港英政府不得不改变管治方针来增加港人的归属感,以巩固其管治地位。

    主持:
    刘智鹏教授(岭南大学历史系教授)
    曾卓然博士(岭南大学中文系哲学博士)

    受访嘉宾:
    丁新豹博士(历史学者)
    邝志文博士(香港浸会大学历史系副教授)
    陈瑞璋(前西贡政务专员)
    高添强(香港历史研究者)
    潘汉唐(潘华国将军后人)

    编导:叶剑峰

    播出日期:7/8/2017(星期一)
    晚上9时至10时–港台电视31、31A

    集数

    EPISODES
    • 辟地建房屋

      辟地建房屋

      楼高六层的美荷楼在1954年落成,是香港硕果仅存的徒置大厦,而这座二级历史建筑现已改建成青年旅舍。

      节目主持刘智鹏教授和曾卓然博士到访美荷楼的展览馆,缅怀公屋以往的居住情况,并从历史角度,探讨香港自开埠以来,种种有关土地和房屋发展的问题。

      他们首先探讨殖民地政府如何利用土地发展策略,提升这小渔港的地价,让香港升价十倍。其后,他们便讨论所有香港人的疑惑:香港虽人多但土地也不少,为何房屋供应却永远不能满足市场和市民的需求呢?到底房屋供应不足是否历史遗留下来的问题呢?

      两位主持与一众历史学家,从香港开埠后第一次拍卖土地开始,按时序并有条理地分析,直言港英政府一直以来都没有正视华人的住屋需求,例如政府曾禁止华人在中环和山顶居住,又曾经在1894年鼠疫爆发后把上环一带华人的房屋烧毁。直到1925年的省港澳大罢工做成人口大量流失,港英政府才认真制定长远的公屋政策。不过,港府却要到罢工事件过了二十多年,石硖尾木屋区大火,令五万多人痛失家园后,才落实兴建公屋。这政策当然是一项德政,但如石硖尾邨般设备简陋、空间狭小的公屋设计,却维持了一段颇长的时间。

      主持人更邀请了一对在公屋居住的母子,听听他们用几分钟时间分享公屋四十年来的发展状况,并看看他们如何从山边石屋搬到徒置大厦,然后由山边木屋到板间房,再到廉租屋。原来多年来不断搬家,只是为了让一家人能有一个可遮风挡雨的居所。

      主持:
      刘智鹏教授(岭南大学历史系教授)
      曾卓然博士(岭南大学中文系哲学博士)

      受访嘉宾:
      何佩然教授(香港中文大学历史系教授)
      萧国健教授(香港历史文化研究中心主任)
      赵丽霞教授(香港大学建筑学院城市规划及设计系主任)
      姚松炎博士(专业测量师)
      欧阳永佳(两代公屋住户)
      张爱好(两代公屋住户)


      编导:叶剑峰

      播出日期:04/09/2017(星期一)
      晚上9时至10时-港台电视31

      04/09/2017
    • 法治的基石

      法治的基石

      刘智鹏教授和曾卓然博士到访终审法院,每当他们谈到这座宏伟而神圣的建筑所经历的百年变迁时,便彷佛可以感受到当年大英帝国那至高无上的权威。

      管治者把普通法制度引进香港,除了方便经商之外,更重要是以高人一等的地位来慑服华人。不过,他们也明白必须兼容部分大清律例来安抚华人。同时,自开埠以来,由于不少华人趁机前来香港寻找机会,导致社会上龙蛇混杂,黄、赌、毒猖獗,英国人也因而赶建监狱。为保障洋人的安全和维持社会秩序,英国人开始严刑执法来惩治华人,更实施大清律例中一些残忍的刑罚,例如戴上脚镣木枷游街、公开鞭笞和以九尾鞭来施刑。然而,重典不但未能收阻吓作用,反而令监狱有人满之患,监仓不但非常拥挤,而且卫生环境极其恶劣,狱中更有不少人因被长期套上枷锁而导致终身残废。

      主持人移步到惩教博物馆,这里收藏的刑具让二人深深感受到当年华人所受的痛苦与屈辱。前惩教署署长单日坚亦加入讨论,道出惩教方针多年来不断改进,由惩罚演变成感化,可见香港社会更趋文明。

      法律制度随社会发展而改善,法庭判案不公的情况也逐渐减少。1877年上任的港督轩尼诗更在香港首名华人大律师伍廷芳的协助下,废除一些极不人道的法例和刑罚。

      步入二十世纪,香港的法治水平更进一步,后来当上越南国父的胡志明被捕一案,便反映出当时香港司法制度的先进。主持人更揭露当年律师罗士庇义助胡志明背后的来龙去脉。

      香港稳固的法治基石并非一蹴而就,完善的法治体系是经过百多年的千锤百炼、一步一步建成。在这个观点上,前大律师公会主席石永泰亦有他的见解。

      主持:
      刘智鹏教授(岭南大学历史系教授)
      曾卓然博士(岭南大学中文系哲学博士)

      受访嘉宾:
      丁新豹教授(历史学者)
      陈文敏教授(香港大学法律学院教授)
      单日坚(前惩教署署长)
      石永泰(前大律师公会主席)

      编导:叶剑峰

      播出日期:28/08/2017(星期一)
      晚上9时至10时-港台电视31

      28/08/2017
    • 路行车载

      路行车载

      城市的发展导致交通的革新,交通的改善又加速城市的扩展,城市和交通的关系密不可分。香港在百多年间从一条细小的渔村高速地发展成一个国际城市,交通工具也因应社会的改变而不停演进,在城市的发展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
      开埠早期,人口流动不多,大部分居民出入都是以步行为主,他们以木头车、马、马车、甚至牛车和独轮手推车作交通工具。轿和人力车引进香港后,很快便成为主流交通工具,更受到政府的监管。

      随着城市的急速发展,人口不断增长,非机动的交通工具已经不能满足社会的需求。1882年,政府颁布《有轨电车专业条例》,宣布筹建坚尼地城至筲箕湾的电车服务,并另设一条支线上山顶。1885年,前往山顶的缆车率先兴建,以满足半山和山项外国人的需求,工程于1888年完成。随后,填海计划完成,马路也得以扩阔,直至1904年,来往坚尼地城至筲箕湾的电车服务亦分阶段完成。

      电车通车后,由于方便快捷,很快又成为市民最受欢迎的交通工具,更方便了需要到第二区上班谋生的居民,也因此直接加速社会人口的流动、商品买卖的往来,也加快了城市拓展的步伐。

      电车开始在港岛区行驶之后,曾多次有计划扩展至九龙区,但计划未实践前,巴士亦已开始投入服务,由于九龙区连同新界区幅员较广,地区分布也较复杂,没有轨道的巴土显得更加灵活及实用,巴士服务便急速发展起来,不同的巴士公司也纷纷成立,提供不同的路线在港岛、九龙及新界区行走,让市民乘搭。后来,政府决定把巴士服务规范化,到了1933年,港岛区的巴士专营权由中华汽车有限公司夺得,而九龙区及新界区的专营权则为九龙汽车(1933)有限公司拥有。

      到了日治时期,大部分公共交通工具都被日军充公或改并为军事同途,香港的交通工具顿时流失,各种交通运输系统也陷于瘫痪,到了这一刻,轿和人力车又发挥了它们的功能,成为市民重要的交通工具。

      主持:
      刘智鹏教授(岭南大学历史系教授)
      曾卓然博士(岭南大学中文系哲学博士)

      受访嘉宾:
      丁新豹教授(历史学者)
      马冠尧(工程历史研究者)
      郑宝鸿(康乐及文化事务署博物馆专家顾问)
      张顺光(香港收藏家协会副会长)
      高添强(香港历史研究者)
      洪超平(最后一代人力车夫)
      郑毓敏(前总车务督察)
      陈德安(前九巴车长)
      吴楚彬(前电车高级车长)

      编导:伍自祯

      播出日期:21/08/2017(星期一)
      晚上9时至10时-港台电视31

      21/08/2017
    • 航运连城

      航运连城

      香港航运业在上世纪发展得极为蓬勃,更曾是本地经济的重要支柱。香港由小渔村发展成举世知名的海港,仰赖的除了天然地理优势,还有不少后天因素。

      香港位于珠江口以西,拥有维多利亚港这个天然良港,以及九龙湾、香港仔、屯门等弧形海湾,更有高山作屏障,自古便是商船的粮水补给站和避风港。及至明、清时期,因香港与周边省分盛产香树、盐和珍珠等土产,香港更成为各类商品的集散地和出口港。

      香港航运业的早期发展实有赖外资大企业东来经商。英国统治香港后,实施自由港政策,成功吸引洋行、商人前来,加速贸易航运。1841年,渣甸洋行买下东角(今铜锣湾)的地皮,次年更将总部由广州迁到香港,并易名为怡和洋行。怡和洋行于1882年成立怡和轮船公司,在香港、上海等地设置码头、仓库,并以东角为总部,设有船队、码头、货仓、工厂、办公大楼、员工宿舍以及大班府邸等。此外,苏格兰人德忌利士‧拉伯亦于1843年来港,创立了德忌利士洋行,并买下香港仔海滨地皮,兴建船坞。

      因应市场对新船只和船只维修的需求,怡和、德忌利士联同铁行轮船公司等洋行,于1863年在广州成立香港黄埔船坞公司(黄埔船坞),三年后在港登记成为有限公司。后来,经过一系列的收购和合并,黄埔船坞放弃广州业务,并在红磡兴建大型船坞,带动了地区发展。黄埔船坞在19世纪后期成为本地船坞业霸主,其造船技术和造船数量更在亚洲名列前茅。

      当香港发展成国际航运中心,码头和沿岸仓库亦相应增加。分别于19世纪末及20世纪初在尖沙咀兴建的九龙仓码头和太古仓码头(蓝烟囱货仓码头),就令尖沙咀得以发展成九龙区的商贸中心和交通枢纽。

      1920年代,海员大罢工和省港大罢工曾令本地航运业一度低沉,但过后则迅速回复兴盛。日军占港期间,航运业更陷入停顿。二战之后,航运业再次复苏。直至1950年代,韩战引发联合国对中国实施禁运,则大大打击香港作为转口港的业务。同时,由于国内形势动荡,不少企业家、商人纷纷来港发展,令香港经济开始转型,经济重心逐步转移至轻工业和金融地产业。于是,海上航运、修船和造船行业,亦不再是本地的经济支柱。

      主持:
      刘智鹏教授(岭南大学历史系教授)
      曾卓然博士(岭南大学中文系哲学博士)

      受访嘉宾:
      丁新豹教授(历史学者)
      潘新华博士(香港大学房地产及建筑系兼任教授)
      马冠尧(工程历史研究者)
      郭锦华(退休远航船长)
      梁盛康(太古船坞前员工)

      编导:伍自桢

      播出日期:14/08/2017(星期一)
      晚上9时至10时–港台电视31、31A

      14/08/2017
    • 香港保卫战

      大日本帝国在1941年12月8日强攻香港,可是这个兵力薄弱的小地方却让势如破竹的日军苦战了十八日,才能令当年的港总督杨慕琦爵士签字投降。千帆过尽,这场香港保卫战又出了多少英雄?

      主持刘智鹏教授和曾卓然博士到访香港海防博物馆,在馆内重温香港人在日治时期那三年零八个月的苦难岁月,更随历史研究者高添强一起向那些国籍与背景迥异,却义无反顾血战日军的义勇军致敬。

      话匣子打开后,三人便滔滔不绝地讨论当时的战况。

      守军之中有不少来自加拿大的年轻士兵,他们在保卫战中捐躯。从历史角度,他们为国捐躯是因为军人气概,还是因为上级错误地把他们从千里之外抽调过来呢?

      香港沦陷前后,出现了不同势力的抗日游击队,包括国民党及共产党。这些人虽然没有名留青史,但是又有否留下英雄事迹呢?

      1945年8月10日,日本无条件投降,其后中、英双方马上争夺香港主权。可是,当蒋介石的军队准备出发之际,英国海军少将夏慤却已捷足先登,率先抵港。香港的管治权重新落入英国手中,到底这全是夏慤的功劳,还是功臣另有其人呢?

      尽管论英雄从来只看成败,但是战前那些目中无人的英国人因为在二战期间已面目无光,而国民政府曾高调要求接管香港,更让港英政府不得不改变管治方针来增加港人的归属感,以巩固其管治地位。

      主持:
      刘智鹏教授(岭南大学历史系教授)
      曾卓然博士(岭南大学中文系哲学博士)

      受访嘉宾:
      丁新豹博士(历史学者)
      邝志文博士(香港浸会大学历史系副教授)
      陈瑞璋(前西贡政务专员)
      高添强(香港历史研究者)
      潘汉唐(潘华国将军后人)

      编导:叶剑峰

      播出日期:7/8/2017(星期一)
      晚上9时至10时–港台电视31、31A

      07/08/2017
    • 医疗与管治

      医疗与管治

      香港成为英国殖民地后,不少外国人及华人受这里的商机和工作吸引前来,令人口增加,却因而引发公共卫生问题。当时,还未有专为华人服务的医院,加上华人抗拒西医,又误以为西医只服务洋人,所以重症病患多被送往安放死者和灵位的义祠栖身。

      直至1869年,政府官员巡视广福义祠,因当时的恶劣环境而大受震惊,才令政府决意整顿。因此,首家专为华人提供中医服务的东华医院,以及首家为普罗大众提供低廉甚至免费西医服务的雅丽氏纪念医院便相继成立。华人领袖何启更联同英国医生康德黎等人,合办了第一家训练华人西医的学校-香港西医书院,而孙中山先生更是该校首届毕业生。

      1894年5月,香港爆发鼠疫,做成二千多人死亡,令港府不得不正视对华人的医疗和卫生政策。港府推出一系列强硬措施,华人因此十分抗拒。后来,经东华医院的总理出面和政府交涉,才令政府让步并放寛政策。鼠疫在香港肆虐了近30年才消失,反映出政府与华人的医疗观念截然不同,而当中的差异更足以危及管治,故政府决心推动西式医疗,一方面着手培训本地医生和护士,同时在各区开设药房,把西医融入华人社区。

      此外,本地产科的出现,更有助大众接受西医。1902年来港的首位香港女西医西比,除了主理专门提供产科服务的雅丽氏纪念产科医院以外,更训练了第一批华人妇女助产士。西医分娩方式使婴儿的存活率由不足三份一跃升至近九成,因而令华人信心大增,对西式医疗大为改观,有助日后西医在本港医疗制度中成为主流。

      主持:
      刘智鹏教授(岭南大学历史系教授)
      曾卓然博士(岭南大学中文系哲学博士)

      受访嘉宾:
      何屈志淑教授(香港医学博物馆学会董事)
      何佩然教授(香港中文大学历史系教授)
      罗婉娴博士(香港浸会大学历史系讲师)
      黄世贤医生(香港医学博物馆教学及研究委员会成员)
      李三元博士(前任东华三院档案及历史文化委员会顾问)
      黎镇英(东华三院文物修复主任)
      姚燕琼(广华医院退休助产士)

      编导:伍自桢

      播出日期:31/07/2017(星期一)
      晚上9时至10时–港台电视31、31A

      31/0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