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热门

    剧情

    STORY

    监制:李贤哲 编导∶郑思思

    07/01/2019

    港珠澳大桥留下九死五百几伤的工业意外。《铿锵集》一年多前报导过,有工人死了几年但未能领取死亡证,一年多后的今天,有何进展?死因清楚了吗?真相大白了吗?《铿锵集》之前提出质疑,为何劳工处不公布被定罪的公司黑名单,劳工处至今有回应吗?工伤雇主黑名单、意外调查报告能够见到阳光了吗?


    联络: hkcc@rthk.hk


    集数

    EPISODES
    • 消失的116

      消失的116

      近千亿的港铁沙中线爆出连串工程丑闻,铿锵集再发现地盘的工伤数字出了问题,近三成工伤个案无被呈报,被消失的是什么个案?有无人隐暪工伤真相?港铁如何监管地盘安全?

      18/03/2019
    • 何志平的名单

      何志平的名单

      由眼科医生走入政坛,离任特区政府问责局长后投身于民间外交的何志平,被控贿赂非洲官员同洗黑钱入狱。由他被逮捕到定罪,无论内地政府或香港官场,都鲜有回应事件。

      《铿锵集》翻查同跟进审讯中曾经披露嘅人证、物证,重组何志平同中华能源基金会,如何透过一个联合国大会前主席的关系,建立一个横跨非洲、中美洲、中东同东欧的网络。佢的行为背后,又同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有何关系?

      11/03/2019
    • 陪你走最后一哩路

      陪你走最后一哩路

      在香港,若死前被注册医生诊断为末期病患者,在家离世就不用报警,取得医生的「死因医学证明书」后,就可以直接办手续,把遗体运往殡仪馆,完全不用报警或去公共殓房,因此市民其实可选择在家离世。
      老人家想在家离世,家人做尽各样事情为圆他们的心愿,然而无论是要符合法例、改变屋居环境,让他们可以安舒地渡过最后一程,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生命何时终结无人能预计,如何才算好走?
      本集从两个家庭照顾临终亲人的经历,探讨于香港「在家离世」的可行性。

      04/03/2019
    • 客囚异乡

      客囚异乡

      重门深锁,守卫森严,菲律宾最大的监狱( New Bilibid Prison ),专门囚禁终身监禁的犯人,当中包括十八年前被指藏毒嘅港人邓龙威,案件上诉至今仍未有结果;另外,在监狱的分流中心,还有四名上年十二月被判藏毒的香港人,为争取他们能获释,多年来其亲人和家属不停两地奔走,没有放弃从法律程序寻求公义,过程就好比前行着一条无尽的苦路,当中又可有一线曙光? 卢荣辉是四名被捕渔民之一,他的姐姐卢树好在过去两年半,一共前往菲律宾二十二次,为弟弟找律师和证人证据,心力交瘁,最近又再去菲律宾探监和找律师覆检个案,弟弟最近的情况怎样呢?过程中又遇到什么困难,她的心情又如何? 二千年时,香港人邓龙威到菲律宾旅游散心,怎料亦被控贩毒罪成,重判终身监禁,期间更在狱中写下自己怨狱的经历,引起社会关注,邓龙威哥哥邓龙彪百感交集,没想到事件害了一个家庭,自己当年不相信弟弟,爸爸亦自杀,现在的终极上诉又会否有新希望?

      25/02/2019
    • 天上人间

      天上人间

      去年施政报告提出,改装整幢工厦成为过渡性房屋,一方面解决基层住屋困难,另一方面亦可以缓解长时间轮候公屋的问题。房委会去年公布,公屋一般申请者平均轮候时间,已经飙升到五年半,有二十七万人正轮候公屋,不少轮候册的市民,都在唐楼或工厦劏房容身,但过去七年,政府以消防风险为由,扫荡工厦劏房,令他们无处容身。政府施政报告提出,为工厦改为过渡性房屋开绿灯,是否能为基层巿民带来新出路?

      有工厦住户认为政策带来新希望,然而改建工厦并非新构思。早在2012年,政府曾经研究修改《城规条例》及《建筑物条例》容许部分工业大厦,改装成过渡性房屋。不过方案在一年后,被发展局否决,原因是《建筑物条例》对住宅采光和通风有要求,要确保住客健康和安全,所以大部分要改装的工厦,需大幅改动或拆卸楼宇楼面,费用相当昂贵,而放宽或修改条例可能会有损住户健康,认为方案不可行。事隔四年,政府重提研究工厦变过渡性房屋的方案,究竟是否可行?

      本集透过两个工厦天台家庭被逼迁的故事,探讨部分港人逼在眉睫的住屋问题。他们住在靠近天空的天台屋,却说着最贴地的无处容身的香港故事。

      编导:陈颖忻

      18/02/2019
    • 逼爆医院

      逼爆医院

      年复年,流感季节,公立医院逼爆情况,见怪不怪。今年冬季流感来得特别早,高峰期逼爆医院,情况严重,医护疲于奔命。多年来,人手不足、资源错配、人才流失等未解决。医疗制度千疮百孔,加上人口老化及与日倶增的人口,流感高峰期成为触发点,医护齐齐呐喊,上街抗议,开申诉大会。
      二十多年来,医护界重重复复向政府反映相同问题,政府提出的短、中、长期解决方案做了什么?
      医护为何心灰意冷仍锲而不舍提出意见?
      究竟政府的短、中、长期解决和业界的理解有何分别?
      前缐医护承受什么压力?
      退休医生,或离开医管局医生又何睇法?
      基层医疗是否长远解决方向?

      11/02/2019
    • 法律面前

      法律面前

      律政司公布不会就收取澳洲公司UGL400万英镑一案向前特首梁振英提出检控,认为没有足够证据提出检控而达致合理机会定罪;而过程中没有就案件寻求外间独立法律意见,有别于过往处理涉及公职人员的个案,如曾荫权、许仕仁、梁锦松、林奋强等前政府高官的做法,引起极大争议。

      郑若骅强调寻求外间独立法律意见并非一贯做法,即或有六种情况下,会寻求外间独立法律意见,其中一项避免可能予人有偏袒的观感或出现利益冲突的问题。而她也以担心会造成公审,拒绝透露不检控的理据。

      律政司司长的决定,被批评违反过往一贯处理涉及敏感政治人物的做法,程序失当。

      编导:杨月芬

      04/02/2019
    • 中梵协议二: 合一的希望?

      中梵协议二: 合一的希望?

      中梵关系纠缠了近七十年,两国去年九月达成历史性的主教任命临时协议,中方更首次承认教宗为天主教最高领导人。

      但这个历史上的突破,双方并没有公布协议的细节内容,不少教友及神父担心,圣座跟中国签下的,将会是一条不平等「协议」。

      教宗多次强调,协议使地上及地下教会团结合一,但为何中国地下教会教友,觉得被教廷出卖?梵蒂冈的神父,又有几了解中国地下教会情况?

      28/01/2019
    • 中梵协议一: 背十字架的信徒

      中梵协议一: 背十字架的信徒

      中梵断交近七十年之际,两国去年达成历史性主教任命临时协议,中方更首次承认教宗为天主教最高领导人。

      但这个历史上的突破,双方并无公布主教任命内容,不少教友及神父担心,圣座跟中国签下的,将会是一条不平等协议。

      现时,中国天主教徒总人数估计超过一千万,忠于梵蒂冈的地下教会教友人数,比受官方控制的地上教会人数多。地下教会视梵蒂冈为权力中央,拒绝听从中共控制的中共天主教爱国会,这班地下教会的教徒,面对什么打压?

      教宗强调,希望协议能使中国地上及地下教会团结合一。那么,协议签订后,对中国的天主教教会,是福是祸?

      铿锵集,一连两集,带大家去中国同梵帝岗,看看中国天主教教会如何走过这七十年的苦难之路。

      21/01/2019
    • 选村长

      选村长

      2019年新开始,有两个重要选举,今年底有区议会选举,而打头阵是1月的乡郊代表选举。

      2000年12月,终审法院裁定石湖塘、布袋澳村长选举制度有违《香港人权法案条例》和《性别歧视条例》,确立女性和非原居民均可参与村代表选举,自此2003年开始,村代表选举正式实行双村长制。但非原居民是否能顺利参与村务?

      立法会议员朱凯廸以非原居民身份,有意参选元岗新村村代表选举,但被DQ。曾跟他一同宣布参选的何洁仪,以非原居身分参选,发现困难重重。由争取提名到在村内宣传,都遇到不少阻力。

      原本朱凯廸欲挑战的元岗新村村长杨金粦,顺利再次自动当选。杨金粦认为,即使朱凯廸参选,也未必有原居民的人脉去处理村务。

      改写双村长制历史的布袋澳村,成功争取到非原居民参选。不过,非原居民布水每届也面对原居民挑战这个村长之位。今届有年青的原居民又挑战佢,选举结果如何?

      四年一度的村代表选举,由逾700条村,选出1400多个议席,原居民及非原居民大约各占一半。别小觑村长的影响力,当中27人透过乡事委员会主席,晋身区议会当然议员,更有机会成为选特首的1200个选委会成员。不过,很多村民也不知道要另外向民政事务处登记做选民,追查下发现,有些村有逾30幢村屋,但登记选民竟不足10人。

      14/01/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