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热门

    剧情

    STORY

    监制:方晓山

    27/01/2017
    相片集
    相片集

    粤语,是香港的本土语言,用来传递讯息,格外传神。

    近年,当粤语的地位受到动摇,一对洋人却走出来著书立书,捍卫我们的本土语言。

    今年七十岁的退休教授包睿舜,天生对语言非常敏感,二十多岁学习中文,后来在三藩市唐人街听到粤语,发现粤语和普通话差别甚大,深感兴趣,开展了他研究粤语之路。先是博士论文研究粤语的懒音;再花十四年光阴,编撰了具一万五千多条字词的粤英词典,为粤语研究领域,填补空白的一角。

    同是外籍语言学教授马诗帆,来港定居二十七年,当年因为追求太太而学习粤语。他发现学习粤语的资源匮乏,于是把心一横,与太太一起撰写「广东话语法」,为粤语留下珍贵的纪录。

    粤语令两位外籍教授毫无阻隔地接触香港最地道的一面。行鸭寮街、逛夜冷铺、食鸡蛋仔、品尝蛇羹、去花墟买年花……,两位教授还相约去茶餐厅叹奶茶、食西多士,一齐口噏噏,研究粤语秘笈!

    编导:易咏欣


    联络: fonghs@rthk.hk


    集数

    EPISODES
    • 撑花牌  喜迎春

      撑花牌 喜迎春

      香港的时代转变,与都市化发展息息相关。香港都市面貎演变成一栋栋石屎大厦、大型商场,再难找到灿烂花牌的踪迹。但每逢农历新年,一个个楼高三层的花牌,挂满新界旧区。多条古旧围村仍然保留传统,搭起具香港本土特色的花牌助庆,构成都市另一面风景。每个花牌背后,融合扎作、书法、绘画、竹棚工艺,是花牌制作人一手一脚完成的艺术品。
      位于元朗的李炎记花牌店,已经有60多年历史,一直是家庭式经营。但花牌店第二代负责人李翠兰及哥哥都年过六十、身体渐衰,两年前打算结束半世纪的父业,为花牌店画上句号。后来,在搭棚师傅的穿针引线下,80后年轻人ANDY和拍档接手店铺,希望承传本土工艺,延续花牌店璀璨岁月。

      04/02/2017
    • 口噏噏  粤语有秘笈

      口噏噏 粤语有秘笈

      粤语,是香港的本土语言,用来传递讯息,格外传神。

      近年,当粤语的地位受到动摇,一对洋人却走出来著书立书,捍卫我们的本土语言。

      今年七十岁的退休教授包睿舜,天生对语言非常敏感,二十多岁学习中文,后来在三藩市唐人街听到粤语,发现粤语和普通话差别甚大,深感兴趣,开展了他研究粤语之路。先是博士论文研究粤语的懒音;再花十四年光阴,编撰了具一万五千多条字词的粤英词典,为粤语研究领域,填补空白的一角。

      同是外籍语言学教授马诗帆,来港定居二十七年,当年因为追求太太而学习粤语。他发现学习粤语的资源匮乏,于是把心一横,与太太一起撰写「广东话语法」,为粤语留下珍贵的纪录。

      粤语令两位外籍教授毫无阻隔地接触香港最地道的一面。行鸭寮街、逛夜冷铺、食鸡蛋仔、品尝蛇羹、去花墟买年花……,两位教授还相约去茶餐厅叹奶茶、食西多士,一齐口噏噏,研究粤语秘笈!

      编导:易咏欣

      27/01/2017
    • 都市音符

      都市音符

      本地乐队「新青年理发厅」的3位成员,眼见香港这个家慢慢变得面目全非,遂以不同类型的创作和演出,跟观众怀旧一番;早前3人趁首张专辑刚刚推出,回到他们的「起点」──红磡,尝试在这个仍是「发展中」的社区,寻回这几年香港失去的风景和人情味。发仔来自基层家庭,父母做清道夫,社工系毕业后顺理成章成为社工,常常鼓励年青人去追梦,最终自己也身体力行,放弃稳定工作,用歌曲去影响更多的人;Showroom 自认是「废青」一名,读不成书,找不到工作,又不想帮母亲在街市劏鱼,终日在facebook「呃like」;读工程的欧阳自细学结他,负责写歌,反映对城市生活细节的想法,歌词中表达好多关于守护家庭的讯息,也是他个人家庭的写照......

      21/01/2017
    • 忘却.放下

      忘却.放下

      苏守忠在1966年走上街头抗议天星小轮加价,被视为香港史上抗争第一人,他的反加价运动以及六七暴动被视为香港最早期本土意识的醒觉,本土政治亦开始萌芽。石中英1967年在官校受英式教育,并非传统左派背景;因同情罢工工人,与同学印制传单「爱国无罪,抗暴有理」,成为少年犯,坐牢一年半。出狱后转成为商人,促成欧美大型企业与国企的合作,由抗争者转变为建设者。他现正筹备拍电影,亦资助出版书籍,举办讲座,希望尽自己能力,以不同媒介将六七真相告知世人。而过去半个世纪,经历了六十年代的两次暴动,七十年代「火红年代」的洗礼,到八十年代中英谈判,六四事件,九七回归,乃至2006年反天星皇后码头迁拆的保育事件,香港人的身份认同,在香港人与中国人之间不停游走。

      14/01/2017
    • 我爱蛋挞头

      我爱蛋挞头

      六七十年代,香港还有不少巷仔理发店,街坊可以坐在巷口,花五毫子就可以边看公仔书边剪个清爽短发,那是许多人的童年回忆。半个世纪过去,香港大约只剩十多间巷仔理发店,理发师傅最少也有六七十岁。但在湾仔一条老旧巷仔,竟有一位九十后年青人,守着父亲的小小理发店,揉合新旧的理发和剃须手艺,吸引外国以至本地年轻人光顾。原来这位年青人不忍心父亲打拼半生的小店和手艺无以为继,所以决心入行。而父亲遽然离世,也让这位曾经是废青的九十后,重新认识自己,在传统和时代的夹缝中,找到接轨处。

      07/01/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