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电视模式本地化:谈《百万富翁》对本港电视台的冲击

2001-08-15

  香港的总体电视收视率过去十多年持续下滑,以往每家每户下班后、瞬即赶回家观看电视连续剧的光景已不再。虽然电视收视率下降是高度发展城市的普遍现象,当受现代人生活模式和生活习俗改变所影响,但这并不排除市民对电视剧热情的冷却,跟本地电视节目制作意念匮乏、欠缺新意有关。

  近日,《百万富翁》在本地的空前成功把这个电视行业的问题和盘托出,为什么一个从西方空降的电视节目反胜本地根深蒂固的电视连续剧、改变一直以来的惯性收视,且成为城中的热门话题。这不是值得电视台高层和制作人反思吗?电视台或许应藉此《百万富翁》或《一笔Out消》的热潮重新引起香港人——尤其是教育程度高的观众——收看电视之兴趣。制作人可抽丝剥茧,深思这些外来节目的流行元素,以提升本地的节目可观性。

  问题是输入外地节目模式、引入的西方电视文化的意识型态,究竟会否对本地社会有利,长远会否令本地制作式微,还是可藉此加速本地电视节目改革的步伐?

《百万富翁》的启示

  亚视从芸芸外国电视制作中独挪用《百万富翁》以战无线,必然有其原因。首先,对一个收视率处于下风的电视台来说,由于强势电视台财力雄厚,要突围,必须避开制作同类型的节目让观众作比较,改而代之可用非主流或另类节目争取特定阶层的观众(或平日不经常收看电视的观众),一个适宜在黄金时段巨奖问答游戏《百万富翁》便是一个选择。

  该节目在各地均是收视保证,在全球五十多个国家都创出骄人收视佳绩。在英国,《百万富翁》自九八年九月播出后,热潮至今仍未减退;在美国,根据AC Nelson七月的统计,全国电视ABC播出的《百万富翁》是现时电视最当红节目,观看人次维持在一千三百万左右;在第三世界,如印度播放时,更突破全国所有电视收视纪录。

  《百万富翁》全球化绝非偶然,《百万富翁》不纯粹是一个电视节目,而是一种所谓的电视模式(TV format),它是一套制作电视的方法、概念、技巧、内容和表达方式等。近年尤在欧洲出现了有规模的电视模式制作公司,比较有名的集团包括Pearson、BBC、GMG Endemol、Distraction Formats和Action Time等,他们凭当年电视制作经验,构思出新电视制作方式,再加上深入观众研究,调节每一环制作细节,最后总结出无数新颖的电视模式,其中包括游戏节目、纪录剧集(Docudrama)、真人Show (Reality Show)等。《百万富翁》、《一笔Out消》、《生还者》和《诱惑岛》只是几套香港人比较熟悉的模式,它们的收入来源主要来自转移和售卖整套的电视模式。

反思节目发展模式

  电视模式的转移特别适合弱势的电视台,它们可以比较少的资源迎战比较财力雄厚的敌台。虽然节目转移时需要支付甚高的版权费,但相比由零设计和发展一个保证受欢迎的节目,却更符合成本效益。以亚视为例,采用已有保证的《百万富翁》可减低风险承担,毋需投入昂贵的研究经费估量观众的口味和接受程度,对于一个廿四小时不停播放的电视台,经常需制作充足电视节目以填满播放时段,购入电视模式,再把它本地化,算是一个较实际的策略。

  问题在于本地电视台会否盲目采纳这些电视模式,而忽略反思那些节目受欢迎的每个要素,以自行开辟本地节目路向。硬搬整套西方的价值观和表达方式,强行加诸本地观众,最后,只会压抑本地电视创作、降低电视节目的多元性。

  事实上,香港发展新电视节目模式的步伐比国内和台湾还要慢,不少国内和台湾电视台早已肯定欧美的电视制作模式,并加以学习。例如台湾和大陆在过往十年纷纷引进电视媒人节目(dating show),且大受地方欢迎,至今香港电视台还未「有胆」效法。然而,全盘引入西方文化并非最有效提高中国节目素质和收视的方案,西方电视模式的入侵极有可能抹杀本地创作、抢走本地电视制作人饭碗,最后还打跨自己的电视工业。

  国内电视台于是多选择跟外国制作公司合作共同制作节目,最明显就是上海电视台与美国联合制作的儿童电视《芝麻街》,上海电视台非走捷径单购入一套外国儿童电视模式,反之,他们把节目本土化,且派自己的制作人员到纽约学习,长远有望提高本地节目制作质素;再者,在购买版权之余,电视台还从中吸收了美国心理学家和教育家多年发展《芝麻街》累积的心得,回馈社会。

舍短取长改善不足

  输入外来电视模式的好与坏只是一线之差,只为求催谷收视率、以最省钱、最省时间的方法,直接引入各种的电视模式,这岂不是无形中成为西方文化侵略的工具?虽然甚难界定香港电视台播放《百万富翁》或《一笔Out消》会否对社会造成负面影响,但是两台采用全球化的电视模式之时,也应考虑本地价值观,以香港的社会利益为大前提。政府把有限的大气频度交予免费的电视台,他们也应履行服务市民的义务。

  如果本地电视台能舍短取长,通过挪用西方电视模式,吸收制作的精萃,反过来改善本地电视制作的质素,这可能挽救每年下降的电视收视率。

  最后,值得一提是本港的电视政策与西方电视模式流行的关系。全球化的电视模式之所以在本地站稳脚,主要是本港电视政策间接造就一个封闭的免费无线电视市场,让两间电视台毋需更新和改善电视制作,也坐拥庞大收益,这才给予外来电视制作公司以全球化之名改变本土文化的机会。

相关文章 / Relat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