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本法25周年系列】第二集:45条
2015-04-03

1989年,《基本法》仍未颁布,当时香港社会正在讨论回归后特首产生办法。

《基本法》起草阶段中,社会各界提出不同政改方案,可以说是百家争鸣。例如有工商专业界提出的89人方案、民主派提出的190人方案、查良镛协调方案等。最后,边个方案跑出呢?

 

《基本法》45条指,行政长官在当地通过选举或协商产生。即是协商还是选举?

「如果协商,香港无人会接受。据我了解,英国政府与中方商谈时候,英方最后仍坚持要『选举』,中方就坚持『协商』,所以『选举』和『协商』产生都写了。为何《基本法》都这样写呢?其实《基本法》起草时都不提协商了。」李柱铭说。

谭惠珠说:「起草《基本法》时候,在不同方案中选用选举办法,而不是协商办法。」

谭惠珠和李柱铭都是基本法起草委员,同样属于政治专题小组,有份草拟第45条。



为何条文内行政长官产生办法会以普选为目标?

谭惠珠:「在讨论普选过程中,觉得香港特别行政区最终应该达致普选行政长官,所以就写进《基本法》。」

李柱铭:「资本主义国家或地区,都没有地方不是一人一票普选。」


为何又要「按实际情况」呢?

谭惠珠说,实际情况是指「我们(香港)是地方政府,直辖于中央,而不是有很多人坐在街上反对」。又指「希望政制每一任都有点向前行,因此设计五步曲,将很多不同意见吸收。」

李柱铭说:「实际情况即不可以脱离现实,社会未去到这步,就不要要求高级选举制度,意思可能是这样解释。但香港一向合哂格啦!」


「循序渐进原则」又是什么意思呢?

谭惠珠:「即一步一步来,行穏了一步再看下一步怎做。」
李柱铭:「循序渐进其实有时间表,首10年就循序渐进,但第三任开始以后就有普选。」


「有广泛代表性的提名委员会」,会否是普选的绊脚石呢?

李柱铭坦言「当时觉得唔系好大件事」。他说,如果提名委员会所有成员由普选产生,就没有问题。

谭惠珠说:「提名委员会是几个人的构思,当时香港成功因素在于政治体制内,各行各业各阶层的精英或者代表人物都参加行政、立法或谘询机构,不用西方政党轮替而是行政主导。」


1987年4月16日,邓小平会见香港基本法起草委员讲话。

「对香港来说,搞普选就一定有利?我不相信。
  将来香港当然是香港人来管理事务,这些人应是爱祖国,爱香港的香港人,普选就能选出这样的人来吗?
 即使要搞普选,也要有一个逐步的过渡,要一步一步来。

 

这篇讲话,是否意味着多年来,中央和香港人各自所理解的普选,根本不尽相同?

「他(邓小平)说香港有普选未必有利,但如要实行应循序渐进,都已循序渐进好一阵子了。《基本法》都用「普选」,中央是不可以退的,承诺了、写了出来的。」李柱铭说。

谭惠珠说:《基本法》特色的普选是经提名委员会提名,而不是经其他方法提名。」


陈弘毅,港大法律学院教授,亦是基本法委员会委员。
「当时邓小平已提出爱国者治港原则,对于当时民主派要求的普选,中央最初不完全接受。最后45条是妥协的产物,中央都同意普选为最终目标。」

 

戴耀廷,香港大学法律学院副教授。
「起草时,很大可能是北京根本无预过真正普选予港人,而是一种中国特色普选,不过用上『普选』两字让人觉得似乎都有个几民主的未来。我都觉得在起草《基本法》时候用上了含糊字眼表述,以永远保留空间控制最后发展。」

 

25年过去,特首选举有无按45条循序渐进呢?
2014年,政制发展走到十字路口;2015年,香港社会仍然讨论特首选举办法。

 


【千禧年代】星期一至五 08:00-10:00

监制:林嘉瑜
编导:袁梓佩
环节:刘善茗、张璟莹、郭芷珊、司徒博文

【千禧年代】叶冠霖主持,鼓励听众作有观点、有理据的意见交流,藉此带出更多新观点、新意见、新态度。
透过时事速递,每日早晨为广大听众提供最新资讯以迎接新的一天。

专题分类:基本法25周年
发表评论

最新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