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伟华: 教师工作压力问题
2012-05-15


日期: 2012-05-15
主题: 教师工作压力问题
主旗手: 冯伟华


近年,教师压力问题已引起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教育界更是怨声载道,十年教改,令教师的工作压力到达极限,缩班杀校政策,又为学校带来极不稳定的环境,为教师带来极大痛苦。过去几年,有关教师压力的调查报告至少有20份,结果不约而同指出,教师正承受巨大的压力,工作量超高,教师校长的情绪病、精神压力及身心耗竭情况,都在恶化,士气非常低落。多份报告都一致地指出,教育改革是最大的压力来源、其次是学校行政工作及额外进修要求。

工作有增无减 教师不务正业

   教师工作繁重,工作压力本已不轻。至教育改革起步,教师工作量明显上升, 2001年调查发现,3成教师没有休息日,逾6成每天工作逾11小时,7成表示压力很大,当中一成表示到达难以承受的地步。这种绷紧状态一直维持,在接下来的多次调查,无论教师工作时数、职务范围和压力方面仍是有增无减。2006年,逾9成半教师认为,过去6年每年的总工作量都有显著上升;至2010年,教师每周工作平均时数仍高于60小时,比统计处公布本港雇员工时的中位数要高出25%。

   工时长、工作量超高,尤其是与教学无关的工作大增,严重侵蚀教师的工作满足感和专业自主,是促使教师成为情绪病高危一族的重要源头。2010年,调查发现四分一教师在学年内要处理一百项或上的工作,但接近6成与教学无直接关系。这或可解释为何2000年教育改革前,较多教师在调查中表示压力来源与照顾学生相关,包括每班人数太多、难于个别照顾学生等,但教改开展后,教师压力来源之首,已主要被「朝令夕改的教育政策」、「繁重的非教学工作」或「排山倒海的教育任务」所占据。这不代表教师的教学困难减少了,或处理学生的问题容易了,而是不断膨胀的教改和非教学工作,已本末倒置地侵占教师教学及与学生相处的空间,「不务正业」成为教师的教学写照。

教师的情绪健康转差

   作为育人的事业,教师的情绪健康问题,的确令人忧虑。2004年调查发现,教师患经常焦虑症的比率为11.3%,较本港市民高出3倍,患抑郁症的比率更高达12.8%,而导致经常焦虑及抑郁的头两项原因,正是「工时长」和「与教学无关的行政工作」;至2008年,教师患上经常焦虑症的比率更推高至13%!另外在2005年的调查,有近3成教师出现5项或以上的职业耗竭(burnout)症状,包括沮丧或抑郁、睡眠症状和头痛等。可是,逾5成教师表示没有办法减少工作压力,有4成教师更没有申请医生给予的病假,主要是不想影响教学进度。

教育改革带来的问题

2000年推出的教育改革,未有重视为教师拆墙松绑,让教师集中精力照顾学生。相反,行政主导的改革方向,不分优次的教改任务,不足或不到位的资源配套,令教师工作量变本加厉,更关键的是,政府对教师不信任,推出极高风险的问责制度,自评外评便是一例,这些措施不但令非教学工作急速膨胀,更重要是令教师失去专业自主,教学的满足感和士气不断被蚕食,最终在教改面前迷失方向,身心耗竭情况严重。
2009年开展的新高中学制改革,与课程考评一篮子地大幅变革,各项新犹全面铺开,教师压力火上加油。在第一个三年的新高中学制快将完结之际,学校已得悉下学年为新高中而设的部分津贴将会被取消或收缩,意味着一些以津贴聘请的支援人手将会被削减,教师工作压力将不减反加,情况不堪设想。

如何解决
1.    必须全面检讨教改步伐,制订政策的优次,取消不必要的教改政策。
2.    重新检视每项政策项目,清除不必要的非教学工作。
3.    为各项工作提供充足和到位的资源配套。
4.    降低每班学生人数,让教师集中精力照顾学生。
5.    视教师为工作伙伴,不以行政压倒专业。
 

专题分类:五枝旗杆

最新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