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家书】Hands for Nepal 义工 王惠芬
2015-05-10

Nauraj:

从昨日的面书知道你和几位朋友自发组织居民协助救灾,连日来奔波劳碌,各人都没有足够休息而一一病倒了,很是挂心,祝愿你们各人早日康复!

你的故乡博克拉和邻近的廓尔喀(Gorkha),都是今次受灾地区,(Gorkha)更是位处震央, 造成超过八成的建筑物倒塌,电力及通讯中断,道路被山泥阻塞,救援物资不能送到。我们的朋友Kisan 的七名家人的生命,就是在这个地方被这无情的灾难夺去了。

其实廓尔喀(Gorkha)与香港甚有渊源,也是香港历史的一部份, 是输出最多踞喀兵的地方, 他们在上世纪来到香港,为香港驻守边境,堵截非法入境者,又为少年警讯搭建房舍,为新界稔湾筑桥,为残障儿童之家装设水箱;当然还有现在十分著名的「毅行者」,其实本来就是踞喀兵的日常训练活动,现在于香港生活的一万六千多名尼泊尔人,不少都如你一样,是踞喀兵的后裔,落地生根,成为香港人口的一部分。

 

今次的大地震,不但震崩了无数的房屋及建筑物,死伤惨重,还令到超过二十万人无家可归,数百万人受影响,亦震碎了千万人的心。不少地方仍然由于道路毁坏, 救援人员未能到达,活在水深火热,惶恐和绝望之中,所以你组织居民,到不同村落进行自救行动,背着重甸甸的救援物资,包括帐篷、衣服、食物及食水,行走多 个小时才能深入受灾的村落。你们这种无私的义举,一方面我十分欣赏,另一方面亦深深感受到在这种多山丘,多山谷的地理环境救灾实在非常艰钜。你们的工作十 分重要,请你们好好保重自己,并且保持希望!

有一些香港人不明白,为什么尼泊尔政府已宣布成立一个永久性的「总理灾难援助基金」(Prime Minister Disaster Relief Fund),由总理担任主席,负责指挥和统筹运用赈灾专款,为何不少尼泊尔灾民仍然怨声载道,控诉政府救灾不力及无能?你和不少泥泊尔朋友都告诉我,原因 是尼泊尔官员贪污严重,政府部门运作没有透明度,亦欠缺有效的监察,所以国内外的尼泊尔同胞都不太信任政府,令人很气馁。但请你记住, 有很多人都是相当关注尼泊尔的灾情的,例如我们上星期便举办了一个烛光晚会,为尼泊尔祝福,有不少人参加,并且踊跃捐献,事实上,香港的不少国际非政府机 构,这时亦正在积极进行不同的筹款活动,期望出一分力帮助尼泊尔救灾及重建。

中国人有句说话:「四海之内皆兄弟」,我相信「四海」的现代意义不限于国家民族,而是指整个地球;更何况尼泊尔人与香港关系密切,更应尽一分棉力。当然, 捐助也应该先要认识当前情况,现时尼泊尔只有加德满都机场可以让外国航班升降,处理能力有限, 与其个别人士收集物资寄去尼泊尔,倒不如用捐款支持国际非政府机构或当地民间团体更实际和有效,因为前线救援人员才知道灾民最需要的是什么,亦最能够统筹 物资选购及分发,相信这点你亦会同意的,对吗?

Nauraj,你十三岁时移居香港,在香港成长和受教育,直至两年前才因不习惯香港急速的生活节奏,以及中文教育缺陷处处令你找工作处处碰壁,所以才回去 尼泊尔生活。我常常记得你跟我描述你的家乡博克拉的自然风光有多美, 因此我早早就订了六月中的机票,预备去探望你,和探访当地一些非政府机构。盼望救灾工作能够顺利进行,情况早日稳定,让我6月能够成行,到时我可以亲身了 解灾情,并与你促膝详谈。

祝好及常存盼望!

                                                                                                                                         Fermi
                                                                                                                                   2015年5月9日

 


【香港家书】

星期六早上九点至九点二十分
监制 : 陈燕萍

学者、议员、官员及社会人士透过书信形式,分析社会现象,细诉个人感受。

专题分类:专题文章
发表评论

最新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