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家书】香港浸会大学政治及国际关系学系教授丁伟
2015-05-17

尊敬的何老师:

你说虽然在大学教书,但身处内地掌握资讯毕竟有限,不明白港人究竟在埋怨什么、争取什么?

雨伞运动之后,最近几个月,我经常思考一个问题:内地与香港关系,是否只是中央赋予香港民主的问题?泛民要求真正普选,政府则批评泛民刻意阻挠香港迈进民主化最重要一步。

综观过去几十年,无论是回归前后,热衷于争取民主的港人毕竟是小数。香港人异常务实,若果经济繁荣、政治稳定、政府廉洁奉公兼具效率、制度也保证了公平正义,有没有民主都不是问题。回归之后,中央政府履行承诺,对本地事务甚少干预。尽管经过1997年金融风暴、禽流感及之后SARS的冲击,社会依然井然有序。回归十年之际即2007年,香港的制度、文化、核心价值仍然保持完整,当时中央政府在香港市民心目中的威望比特区政府还要高。泛民政党一直争取民主,但过去难以凝聚广大群众及青年学生,从而形成波澜壮阔的民主运动。

然则何以近年先有反对国民教育运动,到2014年更有争取真普选的占领运动,许多青少年学生都参与其中,最近几年,所谓「激进民主派」更乘势而起?

 

问题根源来自一国两制。本来邓小平设计「一国两制」,不单是要维护香港的制度优越性;两制之间的屏障,把来自大陆方面的影响降低,不至于危害香港的制度与核心价值。但随着中国经济持续增长,2008年金融海啸席卷西方各国,2010年中国GDP超越日本成为世界第二大,中国人那种「吐气扬眉」的情绪,一下子燃点起来,形成一种虚骄跋扈之气。许多国人认为中国已经崛起,而非正在崛起,人家自然有求于我,也就自然不会把人家(包括欧美各国以至香港)放在眼内,体现出来的自是财大气粗的气焰。

另一方面,多年来中共管治只偏重GDP增长,漠视社会政治文化教育各方面的相应发展,导致「法制不彰、道德沦丧」的恶劣局面。这时候,北京与特区政府又在社会经济各方面倡导中港融合,两制之间的屏障逐渐消失,结果中国社会各种光怪陆离现象波及香港,为香港社会带来负面影响,并且渐次侵蚀香港的制度、文化、核心价值。终于引起香港社会各个阶层的反弹。

大陆社会对香港社会的冲击,奶粉及双非子女最能说明一切。内地无良商人制造劣质奶粉固然反映「道德沦丧」,政府官员因贪污而监管不力自然导致「法制不彰」,结果大量内地人涌入香港买奶粉,或光顾由水货客供货的内地「港货市场」。他们扰乱了香港经济秩序。两制之间的屏障不起作用,本来是中国的问题因此演化成香港问题。至于双非孕妇占用大量医院牀位,以致本港孕妇上街示威,已是数年前的往事。今天她们的子女成长了,要进入香港幼稚园或小学,北区学位供求失衡。为子女将来着想,双非家长送礼予幼稚园校长老师已不是新闻,这又是中国社会劣质风气开始侵蚀香港核心价值的另一个例子。

九七前港人最忧虑的是,党国机制会否干预甚至控制香港的公民社会,今天恐怕已成事实。亲中商人买下传媒,是政权「曲綫」控制新闻言论的手法,香港新闻自由每况愈下自然是不言而喻。泛民政党要发展壮大举步维艰,他们「被边缘化」似乎成为趋势,在党国体制「君临天下」的态势下,要扩大影响并不容易。而本来多姿多采、刚健活泼的公民社会,也因大批建制派社团组织的渗入而逐渐黯然失色。表面上这些社团不带政治色彩,但其实却有一个十分明确的政治目的──拥护中央。至于经济领域,财雄势大的国有企业不只希望分得一杯羹,进军香港的资本主义市场,背后更有政治考虑──控制了下层建筑即经济,上层建筑即文化、政治、制度也会归顺。回归前后北京竭力讨好本地华人资本家,因为当时北京实力不足,稳定香港经济要靠他们。但今天处于垄断地位的国企实力非凡,本地华人的家族企业,怎能与之相比?

在中国国家与社会的大举进逼下,香港的核心价值、制度与文化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香港人最后只有诉诸全民普选特首,希望他多少能够维护香港的制度优势,包括法治人权,而不只是代表中央统治香港的「代理人」(agent)。可是,香港的「民主」是在一党专政的框架下运作,究竟怎么运作才妥当,其实是对中共领导人识见与智慧的考验。我想,最简单的方案才是最好的方案,就是「河水不犯井水」,如果河水泛滥淹没大地,井就失去存在意义。

希望这封信能帮助你了解当前的中港矛盾。

顺祝

教安

丁伟 敬上

2015年5月16日

 


【香港家书】

星期六早上九点至九点二十分
监制 : 陈燕萍

学者、议员、官员及社会人士透过书信形式,分析社会现象,细诉个人感受。

专题分类:专题文章
发表评论

最新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