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家书】香港大学社会工作及社会行政学系副教授 罗致光
2015-05-24

珊:

上次你参加71游行已是十多年前的事,离港多年,我相信你仍关心香港的未来发展。在过往两年,就未来香港的政制改革争论,特别是在2014年9月底开始持续了79天的雨伞运动,可说又是一个火红的年代。你或许留意到,daddy虽然参与政治多年,大部分的精神都是放在公共政策上,在纯政治问题的讨论,除了在民主党内,甚少公开发表意见。不过,由于香港近年政治的生态不断变坏,争论不休,政府认受性不断下降,立法会经常出现拉布,行政与立法的关系恶化,平均每天都有多个示威,虽然仍大体上还算是和平,间中亦出现街头冲突,政治的问题已经明显地影响了经济与民生。单是看香港上巿公司的巿盈率明显偏低,便可知到一般香港及国际的投资者,对香港未来的经济表现都看淡。若2017的香港政制还是停滞不前,香港的前景只会更令人担心。

2013年3月24日,人大法工委副主任乔晓阳在深圳,就香港未来政制发展,表达了看法。一般人的理解是就2017年的香港特首选举,中央要求零风险,不会出现一个「不爱国爱港」的候选人当选,危害国家安全。我当时便觉得如此开展政制讨论,必然胎死腹中,香港前景堪然,所以改变了我自入大学以来,都很少公开谈论纯政治议题的行为。近这两年,朋友在传媒中多见到我谈论的,已不再是扶贫与关爱基金,而是卷入了政改争论的漩涡中。我只是希望可以在政改中,找出一个中央可以管理的风险,香港人大部分都可以接受,部分香港民主派可以接受的方案,让政制可以向前走,香港可以继续向前走的机会。要有一个中央零风险,香港泛民主派都接受的方案,基本上今天不会有,若今天原地踏步,将来便更渺茫。当然,世界会变,中国会变,香港自然会变,但我们总不可以「守株待民主」,香港能否等到那一天,都是一个疑问。

 

人大常委2014年8月31日的决定,令人失望。由于我从不抱厚望,所以情绪上没受多大的影响。不过831决定,激发了雨伞运动,带动了香港新一代的政治醒觉。

今年4月22日,政府在立法会提交了政改方案,内容看来是在831决定的框架内甚为保守的方案。香港民意明显地分歧,不足半数的巿民支持,近4成反对。虽 然,我一直认为,香港民主发展得来不易,理应寸土必争,但眼见现时政治局势,不论政改是获通过还是被否决,结果都会令社会撕裂加剧,可算是进退两难。眼看 政改方案在立法会被否决在即,我再次在民主党内公开表达要在否决与赞成之间,找出第三条路,一个清楚大多数香港人都会接受的方案,让香港可以向前走。根据 多个民调,若加上白票守尾门(即在普选上给予选民None of the above)的选择及将现时的公司票改为个人票,便有超过七成的香港人会赞成政改方案,这是第三条路的其中一个考虑。当然,在这个水火不济,斗得「有你冇 我」的年代,我这个做法,只会自讨苦吃,两面不讨好。虽然,我不会介怀受到民主党内部分人的批评,有些更是恶意及人身攻撀,不过,我亦只知道政改讨论发展 至今,时不与我,我所谓抛砖引玉的提出意见,都只会是拿着砖头砍自己的脚。不过,还是要我这个活了一甲子的人,继续呆在树下,等待一世都袋不到的民主吗? 只有抚心自问,是否对得住自己,是否对得住香港。

这两天北京的代言人,香港各大商会都已对上述第三条路说不,看似他们都不太想解决香港所面对的矛盾,是否真是想香港政制向前行一步,都令人有所怀疑。

不过,后话还是有待未来一个月的发展,政治的一个月虽是转眼间,亦可以是一个很长的时间。第三条路是否已是此路不通,还是拭目以待。

Bye Bye

 

                                                                                                                                  Daddy

2015年5月23日

专题分类:专题文章
发表评论

最新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