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家书】支联会教育及青年部副召集人 黄克廉
2015-06-07

彦仔:

前晚参加完了维园的六四烛光晚会就立即回家写信给你。你未回港,没有和我一起参加。晚会已是第26年了,和以前一样我都是带着哀思和沉重的心情去参与,但今年香港社会发生了很多事,塑造成了不一样的晚会,触发了我有很多的思绪,很想和你分享。

同样是民运歌曲、致词,同样是民运人士及家属的状况报导。这部份总会将我从日常投入工作的情绪带到思考中国的前途及自己的角色定位。

同样是参加者众,年青人及内地市民占了一定的份量,晚会主持向参加者询问谁是学生、谁是国内市民时,令我诧异 是不少人举起烛光才回应。可见晚会确发挥了一定的功用,将平反六四,建设民主中国的讯息,带到当时仍未出世的年青人的认知中,也令到仍然处身新闻封闭的国 内人民有机会知道当年发生在自己国度内,一件政府镇压民众的惨事。

烛光如海,表达民众对平反六四的执着及对死难者的哀伤,来维园的原因不尽相同,这晚一起来参加这被称为行礼如仪晚会的执着,相信是对当年为争取国家自由民主而牺牲者表达敬意,也是对当权者妄顾人民,为一己政权安稳而展开屠杀发出怒吼。

彦仔,不知你有没有留意到,你不在香港的这几个月,香港发生了雨伞运动和政改争议。除了爱字头组织及建制团体 配合港府和中央活动频仍,要制衡香港的民主力量和社运团体外,另一翼的本土力量也在发展中。两种立场截然相反的力量都不约而同,对支联会的主张展开攻击。 而学联在雨伞运动后也受到攻撃而要重新整合,这个支联会的创会成员首次缺席今年的六四晚会,四间大学学生会以本身名义自行参加,而另一些学生组织以遍地开 花的形式,各自在不同地点举办集会和活动。

 在这样的背景下,晚会比往常又多了一些不同之处。除了爱字派及本土派场内外的零星的叫駡及骚扰晚会的举行,和多了不同地点的集会活动之外,相信不少人也会和你和我一样,会思索两个由此带来的议题。就是香港是否应该、是否可以和中国割裂?是否这样香港就可以更自由,更繁荣?

 

彦仔,相信你和我都会一样觉得这个问题的答案分明,从主张的可行性、港人身份血缘以至目标的成效来看,答案都 是否定,我和你都在香港出生,难度就应该否定你爷爷在港的居留吗?香港人除了少数原住民外,大部份都是国内来客,再生下我们现在的第二、三、四代。但若然 本土派的主张从香港的承受力、市民基本生活质素着眼,要推动本地建设及改革,这点应无异议,大可理性探讨。

 另一个横亘心中的问题,记念六四是否不应只有六四晚会,遍地开花才令每个人有合适的选择?彦仔,你会怎看呢?我就会尊重年青人对存在的事物应有的怀疑和探索精神,这也是人类进步的一个动力。

 所以若你明年选择到其他地方参加维园以外的晚会,我会欣赏,而且相信你一样会思考、沉淀而有更深入的得着。而你老爸我当然仍会年年到维园去参加晚会,因为那里是全球唯一的地方,可以26年,每年出现十数万人的集会,展示出一种集体凝聚力,每个人微弱的声音,汇聚成惊人的力量,让举世各地都看到,香港仍是一个可以自由声讨不公义的地方。你一定会问我,不怕维园晚会的参加人数会减少吗。我感情上是不想见到这情况,但我的阿Q精神会安慰我,只要有人坚持悼念死难者,坚持追究暴力镇压民主运动,不管人数多少,掌权者就会不断被提醒,他犯了大错!他心知肚明当时的政权是错了。

 彦仔,你下月就要回家了,我期待着见你和你详谈。

 

                    爸爸

2015年6月4日凌晨

 


【香港家书】

星期六早上九点至九点二十分
监制 : 陈燕萍

学者、议员、官员及社会人士透过书信形式,分析社会现象,细诉个人感受。

专题分类:专题文章
发表评论

最新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