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家书】前行政立法议员 王䓪鸣
2015-06-14

张教授:

最近您和我谈起有关您做的研究,提及香港的近况和政府管治问题。过去多年来,我有机会参与香港的公共服务,目睹香港近几年出现的变化,确实有不少感触。

这几年间,香港的社会环境和政治生态确实有很大变化。在一段相当长的时间里,议会内外都争抝不断;社会严重分化,各走极端、互相攻击、矛盾不安的情况一直持续。行政与立法关系恶化、政府施政受阻、管治效能也日益受到挑战。

现在很多时候,社会上讨论问题都是以立场先行,壁垒分明,从而作出各自的评论和判断。一些较中间、温和,有意采取较理性立场的声音,也不容易受到接纳,只能勉强在夹缝当中发声。

无可否认,政制改革是当前重要的议题;但很可惜,这个议题差不多也成了香港单一的议题;大家把大量心思气力,都消耗在政制争抝当中。许多与民生、经济相关,或关乎香港长远发展和利益的课题,例如贫穷、房屋、人口老化、医疗制度、人才培育,以至经济发展、社会竞争力等等,都被逼搁置深入讨论。其实这些议题,同样需要大家凝聚共识,一齐寻找解决的对策。

政改方案即将在立法会中表决。对香港而言,这是一个关键时刻。我作为一个生于斯、长于斯,当年有机会亲身见证顺利过渡与主权回归、一直以香港为家的市民,实在衷心希望各方面都能够从大局出发,拿出信心、勇气和智慧,突破现在的僵局。

首先,在「一国两制」下,其实我们必须承认国家的主权地位;而中央与特区关系、香港政制的发展,亦按照基本法有所规定。这是很重要的一个立足点。历史和世界各地的经验告诉我们:民主的路要一步到位,真是谈何容易?在「一国两制」下走我们香港的民主路,就更考验我们的能力。

其次,历史可以给我们借鉴。回顾过去,香港社会对政制发展一直存在不同意见,寻找共识往往是艰辛的过程。每个里程能够找到共识,一步一脚印地向前,背后都包含大家互谅互让、求同存异;在顾全大局的前提下,理性务实地解决分歧。归根结底,这并不是个人谁胜谁负的问题;而是怎样以广阔的胸襟和视野,作出有利社会整体的抉择。

通过政改方案,令香港向前发展,我相信是多数香港人的意愿和期盼。这也是我心底的愿望。如果2017年能够落实一人一票普选行政长官,选出一位更有认受性和公信力的特首,我认为将会有助提升特区政府的管治能力。能够向前行一步,总会比停滞不前好。

当然,通过了方案,不等于香港各种问题就可以迎刃而解;我们仍会面对很多挑战与困难。不少人亦会认为,如果方案以轻微票数之差得到通过或通过不了,「后政改」年代社会出现的裂痕,也需要很长时间去修补。不过,我最担心的是,如果方案未能通过,我们不单止会失去一次政制改革的机会,社会的互信和凝聚力亦会进一步走下坡,最终为香港带来更多不稳定因素,损害了社会长远的利益。

其实任何制度,我相信将来都有可以改进的空间。我希望我们不单止要对自己国家有多一些信心和信任,也要对我们能够在「一国两制」下继续推进民主的信念,有足够的自信。

在今日大家缺乏互信的处境中,我们尤其需要珍惜每一个可以重建彼此信任的机会,希望可以逐步化解大家的分歧。如果这个向前行一步的契机都失去了,日后建立互信就会更加困难。权衡利害,我们又是否值得因小失大呢?

过去许多艰难的境况,香港都经历过、克服过。凡事只要有一线生机,都不应该放弃。面对关键时刻,我仍然对国家与香港人的智慧,抱有希望和信心。而无论今次立法会表决的结果如何,我希望各方沟通的门,一定要继续打开。

教授,我知道您稍后会返香港,我一定会继续与您交流大家的看法。祝您和家人生活愉快。

                                                                                                                                             王䓪鸣

                                                                                                                                             2015年6月13日

 


【香港家书】

星期六早上九点至九点二十分
监制 : 陈燕萍

学者、议员、官员及社会人士透过书信形式,分析社会现象,细诉个人感受。

                                                                                                       

专题分类:专题文章
发表评论

最新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