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腿走路
2015-08-14

香港,常以国际大都会自居,医疗制度亦在世界上首屈一指;但港府现时的残疾人士政策,却沿用70年代的产物。

2013年,特首梁振英在施政报告中重提他于竞选政纲中,容许单肢伤残人士申领伤残津的承诺,并委托香港大学进行研究。但经过多年的讨论,至今单肢伤残人士仍分毫未能受惠。

制作:梁仲礼



受委托研究的香港大学社会工作及社会行政学系副教授林一星博士指,政府沿用70年代的伤残津贴政策,为现时社会上需要帮助的群体安排服务和津贴,是一件「不幸的事」。

 

「我估计当时政府想有所行动,但又缺乏资源,借用了该评估方式于工伤条例。我想这有点矛盾,他不要求丧失100%的工作能力,以英文「equivalent」即相等,存在了空间让医生去评审如何等同100%丧失工作能力。我相信这是一个『unfortunate』即很可惜的误解」

 

但这个「不幸」的误解,竟然由上世纪70年代沿用至今40年。不幸中仍有万幸,24岁的黎芷愉,三年前交通意外右脚膝盖以下要进行截肢手术,属于轻度伤残。但凭着积极和乐观的态度,在2013年渣打马拉松,穿戴着赞助的刀片脚上阵,成为跑道上的焦点。

 

「当对方视你为坚强的女孩,你又无理由「拨佢冷水」。另外,当他看得起你,我心理都会好一点。但同时我亦有自己的需要,他又不会注意到。惟有自己调节自己吧,自己balance吧!」

 

芷愉的独白,道出了轻度残疾者在健全人士的世界中,尴尬的定位。

事实上,现时要领取政府公共福利金计划下的伤残津贴,必须要经公立医院医生证明为严重残疾,所谓严重残疾,即申请人必须符合评估表格上以下其中一项

(A)   肢体残障或双目失明 ,残疾程度大致上相等于失去百分之一百谋生能力

(B)   心智机能上严重缺陷

(C)   听觉极度受损

 

香港的伤残津贴的门槛以申请者的伤残程度,或者工作能力挂勾。但残疾人仕希望从事的工种、志向和残障部分对生活的影响等等,并没有在评估过程中反映。属于单肢伤残的芷愉,由于并非同时失去四肢或双脚,所以不合符伤残津贴中丧失100%谋生能力的要求。

 

之后有工作是当Trainer,要看顾小朋友。其实大致上文书工作没有问题,但当要看顾小朋友时,一站就要站一、两个小时。不是说做不到,但会疲倦和辛苦。」

 

芷愉一直都希望能从事非牟利机构活动带领的工作,奈何没有社工资格,若想成为活动干事就要体力劳动。林一星指,现时对残疾人士的评估不应停留于医疗性的评估,而是功能性的评估。而将伤残津贴视为对残疾人士的一种补偿的看法是「过时」,支援的目标应放于帮助残障人士发挥潜能,实践有尊严的人生。
 

一直从事相关研究的林一星认为,梁振英承诺的容许单肢伤残人士申领伤残津贴实际上并不难行,政府应将重点放于如何将伤津同康复服务结合,令伤残朋友在社会上活得更有意义和高质素生活。现行的政策要残疾人士自己将每月小额的伤残津贴储起,再去购买康复服务,他批评这个做法并不理想。

以装置义肢为例,功能较多的电子义肢价格昂贵,加上每三年需要定期更换,每次约十万元,据估计残障者一生的装置费用高达数百万。

 

二○一五至一六年度,政府投放在社会福利的经常开支达597亿元,占整体政府经常开支18.4%,林一星直言:「在残疾和老人家上,我们很多时候没有将政府的资源发挥到最大的影响力」。资源运用失当原因,他认为源自现时香港管治架构下仍然遗留殖民地时代的精英思维,亦是香港政府管治的局限。

 


【自由风自由 Phone】

香港电台第一台FM92.6 - 94.4

星期一至五 17:00-20:00

主持:陈燕萍、区家麟
评论员∶叶健民、黄任匡、戴希立、关焯照

监制:陈燕萍

制作团队:唐伟杰、梁仲礼、黄晓玲

专题分类:新闻热话
发表评论

最新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