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国两制变了样?
2015-07-03

政改最终被否决,在过去20个月的讨论过程中,政改方案获通过与否被提升至「一国两制」在香港成功实践的层面,坊间亦有不少声音重提修改《基本法》。香港踏入回归中国的第18个年头,《基本法》和「一国两制」在香港的实践,与当年构思时相比,是变了样吗?

浸大政治及国际关系学系教授丁伟指,自习近平上台后,中国的外交政策由「和平发展、和谐社会」,随中共领导层的更替转至强势。国力的上升亦关乎香港近年与中央的关系,例如《一国两制白皮书》和人大8‧31决定的出台。

正当外界一直期望,中国经济的高速发展,会伴随着逐步的政治开放,可惜期望落空。教院亚洲及政策研究学系助理教授方志恒说,「过去10年,所谓的中国模式,就是一手经济开放,另一手政治收紧,如此的党国机器现时相当强势」。他续指,纵使期望开放中国的想像被压碎,港人仍要思考该如何面对如此的「天朝中国」。

基本法委员会委员、港大法律学院教授陈弘毅认为,中央并无恶意要意图削弱香港原有的自由、人权甚或自治空间。「第23条立法自2003年至今从未再被提起,其实如果政府在立法会有足够票数,从2003年到现在任何一个时间,第23条立法都能被通过。」

年青学生于六四晚会上焚烧《基本法》,要求修改条文;民阵又以此诉求作为七一游行的众多口号之一。在修法的呼声又再冒起,修改《基本法》真的能解决现时香港的政治困局?

对于学生的行动,方志恒理解他们这种理想主义的心态。「但现实政治环境下,香港的民主派又何力量和筹码,能修改基本法?就算北京允许,又如何能确保修改基本法的方向是符合我们所想?而非进一步让香港的自治空间再被侵蚀」。

但修法在现实政治环境下,并非易事。基本法委员会委员、港大法律学院教授陈弘毅指,除非香港社会有高度共识,以至三分二的立法会议员和人大代表都支持修法建议,否则都是不可行。「提出修改《基本法》已很难,至于中央是否同意又是另一个问题」。

丁伟说,「文字是死,人是活」,《基本法》非神圣不可侵犯,但修改《基本法》并非能解决香港现时政治问题,还要视乎中央领导层的想法,「修改基本法不只是法律问题,还是政治问题」。他说「如果中国领导人要以强势手法统治香港,他仍能在《基本法》中找到条文引证其做法合理、合法。」

那么,香港在洪流之中,又如何能贯彻落实一国两制?

方志恒认为公民社会是最强大的力量能撑大自治空间,抵抗「天朝中国」。他说各个行业和界别都出现赤化现象,北京的影响是无孔不入。在20个月的政改争议中,有专业人士成立关注组织,表达对政的关注,又设街站向途人解说政改方案的争议点。方志恒形容这是「值得期待」的趋势,「香港人在地抗争,在地抵抗赤化,卫护核心价值,是香港未来民主运动的方向」。

对于香港近年的公民社会发展,丁伟有以下观察,「近年不少学生、妇女、街坊等新组织成立,表面上非政治性,但事实上却配合北京治港政策」,此外还有不少激进的组织冒起,「不仅是香港社会撕裂,连公民社会亦都撕裂」,担心「中共正进行他们强调的『群众斗群众』」。

对于丁伟的忧虑,陈弘毅则认为看不到中央对香港有恶意企图,要控制香港各方面,或侵害港人自由。中央的政策只想确保香港繁荣安定,不要出现颠覆中央政权的力量。

港人与中央关系嫌隙愈见明显,本土意识日渐增长亦不容轻视,坊间再度响起修改《基本法》的呼声。香港步入后政改的年代,「一国两制」这个国策应如何走下去呢?

 


【自由风自由 Phone】

星期一至五黄昏五至八  1872 311 始终如一

主持:陈燕萍、区家麟
评论员∶叶健民、黄均瑜、李律仁、关焯照

监制:陈燕萍
制作团队:唐伟杰、黄雯娟、梁仲礼

专题分类:新闻热话
发表评论

最新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