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家书】岭南大学文化研究副教授 陈允中
2015-07-05

卢少兰婆婆:

雨伞运动期间,见到你坐在轮椅上到金钟占领区分享领汇私有化的各种问题,我好感动。想起十年前,你推着比自己还要老的婆婆上街,反对领汇上市,你跟我们这群年青人说,你是「老人权益中心」最年轻的,你们老友记走出来是为年轻人争取公义。十年后,你从推轮椅到坐轮椅,身体可能变差了,但坚持尽公民责任,争取公义之心,仍然勇猛,仍然非常感动到遇见你的市民。

我想和您分享我有份发起的新社区运动,叫「社区公民约章」运动。七一游行当日,社区公民约章的街站收到一千名市民的签署,承诺做香港的社区公民。社区公民约章不是一般的联署,是市民对自己的一种公开承诺,承诺自己社区自己救,社区公民不需要议员代表我,亦不依赖议员为我争取什么。社区公民见到社区问题或者潜力,会自发的聚合发声,用自己的力量改善社区环境,监察区议会,以参与民主精神,给合民主民生,相信民主可以当饭吃。譬如,倡议人之一的戴耀庭教授在71街站建议,同一区有一百位社区公民签署,就可以召开社区公民大会,一起商讨社区问题和发展前景,包括如何改善公共空间避免被私有化,如何支持小铺及社区企业,如何推动厨余回收,如何把旧物回收再分给有需要的街坊等等。当然,社区公民一定会密切监察区议会及区议员的表现,要求重大社区建设一定要召开「公民商讨大会」,以参与民主方式,一起商讨决定。「公民商讨大会」亦是学习民主实践的地方,居民学习开会,学习聆听,学习为他人着想,学习妥协和建立共识。

如果有社区公民积极监察区议会,我相信现在耗费一亿元兴建音乐喷泉,避不到雨的避雨亭等白象工程就不会出现。十年前,如果有更多社区公民陪你一起阻止领汇私有化,现在就不会因租金不断上升赶绝小店,居民什么都买不起。

社区公民不是新的概念,六十年代已经在西方国家兴起。那时都是居民保卫社区运动,居民阻止各种不民主的逼迁重建及发展计划,以推土机方式消灭城市社区和农村。近二十年,在我长大的马来西亚,和我念大学的台湾,早有社区公民的运动,在台湾的名称是「社区营造」,透过社区公民汇聚的力量,建立互相信任的社区认同感,一起做社区计划,改善社区生活环境,重建社区文化历史,提高社区就业机会。台湾从社区抗争地产霸权,到社区营造优良的生活环境,已有廿年历史,培养了无数的社区公民。自已社区自己救之余,一些社区公民会积极投票和参选,承诺做进步的里长或市议员,支持社区公民的各种社区营造计划。         我有一社区计划很想邀请您参与,计划名称叫「老少跨代学习中心」。近年社区养老和托儿的设施严重不足,与其分开两个中心,不如老少都聚在同一中心。老人家可以照顾小朋友,跟他们讲故事;小朋友亦可以了解关心老人家,同时学习老化属自然过程。其实,香港的社区公民,可以一起向政府申请空置校舍,成立老少中心,那时就可以邀请你和老友记一起开展工作。

我们社区需要好像你一般的社区公民,鼓励更多街坊关心公共事务,不但会自己社区自己救,亦不会轻易被蛇斋饼糭收买。最好是自己参选,推动区议会民主化。

少兰婆婆,您和同老友记追求公义之心,是鼓励我本土化,学好广东话,及参加社区运动的动力。后政改和区选期间,祝福您及老友记,身体健康,龙马精神,我们街头见!

 

                                                                                                                        陈允中

                                                                                                                       2015年7月4日

 

图片:《社区公民约章》运动facebook群组

 


【香港家书】

星期六早上九点至九点二十分
监制 : 陈燕萍

学者、议员、官员及社会人士透过书信形式,分析社会现象,细诉个人感受。

专题分类:专题文章
发表评论

最新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