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有所养?老有所虐?
2015-07-23

立法会福利事务委员会近期两次讨论私营安老院舍的质素规管,《安老院条例》20年来无修订过,议员一致要求政府重新检讨条例,以及相关的实务守则。有议员批评政府非无钱无权,不明白私营安老院舍的质素问题未能改善的原因,形容情况令人心痛。

讨论是由大埔剑桥护老院被传媒揭发安排长者在露天地方、脱光衣服轮候洗澡而引发。其实,港府早于1977年已写好一份《老人服务绿皮书》;96年起又有《安老院条例》,也有负责巡查及执法的监管机构;回归后更成立安老事务委员会研究长者政策。

为什么表面一切看似完备,内里却是问题处处,连长者的基本尊严也置诸不顾?我们的社会过去有正视过情况吗?

制作:梁仲礼、高福慧、黄雯娟



梁太:「我阿妈住咗五、六年老人院,见到有啲老人家冲完凉无人同佢着衫。」

欧生:「我太太做护理员,佢见啲同事换纸尿片用完就咁扔就咁包返,冇抹过㗎!」

岑太:「老人家当然濑屎尿啦,可以朝早六点钟赖咗系我呀妈房门,十点钟都未拎走,就咁搵啲报纸盖住,好似入咗屎坑咁!」

打上来【自由风自由Phone】的众多听众都说,香港私营安老院舍数目虽多,但质素参差,长者及其家属根本别无选择。

问题萦绕多年,不少人归究于院舍工作人手不足。一位曾于院舍工作的林女士指,欠缺前线人员,照料长者的工作惟有加快进度弥补。

「佢个口都未食完,就用不锈钢匙羹猛咁喂,整到个阿婆牙肉流血,真系好残忍,点解要咁急?」

 

而另一位曾分别在津贴和私立安老院工作多年的Ken指出,私院因为资源不足,员工无论薪酬和工作时数都较津院差,不少私院员工视工作为跳板,导致私院人手流失问题严重。

另外,私院投放于长者的资源远比津院少。虽然私院对长者所需的日用品逐项收费,但由于监管较津院少,所收的费用能否完全用在长者身上,惹人生疑。

「津助院舍监管较严,所以开销如尿片费会按实际需要,有人手作记录,所以清楚记录该长者一天用多少尿片。但私院人手所限,所以往往都只能是约数,若果政府批准每一日用8条,我们会收取家人每人8条的尿片钱,然后就向社署申请津助,往往是否真的可用8条,我们都有疑问。」

 

纵然有巡查制度,惟不少私院为赚取更多利润,只求满足法例的最低要求。但单凭完善法例来回应各界对提高安老服务质素的要求,是谈何容易。阿 Ken 强调,营运者固然有营商的考虑,然而作为安老服务的提供者,在关注利润以外,能让长者安享晚年,更应为安老服务提供者的最终目标。

「我地都有机会老,如果我地都把持着佢地系麻烦、系无本事。而我地只做份内事就算,无从心出发,长者照顾服务永远都唔能够进步。」

 


【自由风自由 Phone】

香港电台第一台FM92.6 - 94.4

星期一至五 17:00-20:00

主持:陈燕萍、区家麟
评论员∶叶健民、黄任匡、戴希立、关焯照

监制:陈燕萍
制作团队:唐伟杰、黄雯娟、梁仲礼、黄晓玲

专题分类:新闻热话
发表评论

最新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