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集: 香港公民社会发展史
2012-11-07

殖民地时代的香港,发生过不少社会运动,这些社会运动来自公民社会,表达对殖民地政府政策的不满,香港大学社会学系教授吕大乐说,回顾过去历史便发现香港早就有公民社会的足迹。
吕大乐:
「自一八四多年、有人来香港工作,已经有公民社会。」

殖民政府初期,因为政府没有积极管理华人社会,所以蕴酿出民间自发的社团组织。
吕大乐:
「殖民政府不会动用资源去管理华人社会,可以不理会便理会,但好处就是有一定的自由度。看看香港历史,最早提供服务的人是孤儿院的修女,还有同乡会、贸易商会、街坊会也是公民社会一部分。」

到了四、五十年代,公民社会百花齐放,但依然维持在互相救济的层次。
吕大乐:
「冷战时期的香港,国民党和共产党亦需要在香港争取群众,所以各有自己的工会,由民教团体、报刊等,也有亲台湾或北京。 」

直到1967年,受到内地文化大革命的影响,香港左派发起「反英抗暴」的斗争。
吕大乐:
「67暴动也是政府以外的一种行动,所以也可当作公民社会;当然也有意见认为它受到文革影响,已经意图用暴力推翻政权,所以是否公民社会呢?那就要视乎观点与角度。」

六七十年代一班战后土生土长的香港人,跟他们移民到香港的父母不同,他们视香港为家,亦开始关注自身权益。
吕大乐:
「街坊会、同乡会间中会请殖民地官员出席庆典,他们也有请愿,但只会于欢迎词加几句:『我们正在水深火热中,希望大老爷多多帮忙』。到了70年代初便大可同,开始主动争取权益,应该得到补偿,如油麻地「艇户事件」。

到了七十年代,出现的社会运动更多元化,火红的学生运动更加成为时代标志。
吕大乐:
「部分背景是1966的天星加价、六七暴动、 学生运动,开始有角度思考,既然我也是香港市民,为什么我没有保障?陆续便见到有上街集会、开记者招待会,其实已是很政治的转变。」

八十年代,中英进行前途谈判,令公民意识更高涨,争取利益已经成为民间抗争的主要目的。然而这个时期,亦是公民社会的转捩点。
吕大乐:
「中英谈判出现后,开始准备有代议政制,有团体代表人物走入建制,想将民间讯息带议会。再发展下去,政党便要盘算拿取更多议席,公民社会便要面对新挑战,街坊团体还未开会讨论是否拆除马路,已经有议员代表反对,慢慢便少了从前由下以上的酝酿。」

由公民社会走进建制体系,政党于议会的工作就代替了民间动员与街头抗争。
吕大乐:
「当政党不是站到最前,它能否做到压力或界别代言人呢?现在的社会议题比较倾向表达情感,但政党于这方面一定很弱,因为政党的特色一定是妥协和讨价还价。」

公民社会和政党离离合合,一班人变成政党,新一代的公民社会又再出现。

收听请按

专题分类:公民社会系列

最新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