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家书】香港大学法律学院教授陈文敏
2015-08-01

翠颐,

    收到你的来信时,实在有点意外和感动,意外是自你移民加拿大后已有近二十年失去联络,感动的是故人在字里行间所给予的支持和鼓励,虽然你早已移民远方,却一直非常留意和关心香港的事情。最近因你回来,一班老朋友才有机会聚首一堂,时光荏苒,在细数当年时,才惊觉大家己相识近四十载!

    记得当年你曾问我为何会放弃相当顺利的大律师执业生涯而毅然投身大学任教,一来我一直希望找一份以人为本的职业,教学不单是知识的传授,更是价值的启蒙,多年来看着同学的成长,不少在毕业后更成为好朋友。在教学的日子,总不时收到往昔学生的来函,有的问候,有的感谢,有的告诉我因当年我的一句我自己早已忘记的説话,改变了他人生中一些重要的抉择,就是这些点点滴滴,支持我多年来一直留在大学。二来我自己的兴趣在研究工作,大学那种自由活泼和容许不同思潮和观点互相冲击及辩论的环境,那种不受政治干预的学术自由,正正是大学的基石。作为研究宪法和公法的学者,香港提供大量的研究素材,而且这些研究不应只是闭门造车关在象牙塔内的学术工作,更重要是结合社会的情况和可直接影响香港在这方面发展的研究。

    那时候正值开展《基本法》的草拟工作,在面对未可知的将来,我觉一个中国人在法律教育可发挥独特的角色。当时法律学院只有陈弘毅一名全职华人讲师,我是第二名加入法律学院的全职华人讲师,透过普罗大众能明白的语言,我们尝试将艰深奥秘的法律概念向市民推广,并从法律专业的角度参与社会讨论和评论社会事务,以我们的法律知识为社会服务。我认为这是知识分子对社会应当肩负的责任,如果有人认为这便是参与政治和不务正业,恐怕只是不明白何谓知识分子。

    就这样便在大学渡过了三十年,港大有很多优秀和有理想的学者,加入大学均是为投身教学和研究,大部份学者对行政工作均不太感兴趣,出任行政工作往往是出于责任和热诚,如果一心只为高官厚禄的,根本就不会选择加入大学。

当初也是因为这份责任感而当上院长,不觉一做便是十二年,在2014年6月30日落任后我开始学术休假,在其后大半年我均不在香港,占中出现时我正在美国宾夕凡尼亚大学出任客席教授,今年上半年我则大部份时间在英国伦敦和剑桥大学任访问教授,故有些指责说我让戴耀廷长期放假进行占中实在莫名奇妙,那时候我早已不是院长亦身在海外!

    自己原来的打算是落任后便返回教学的岗位,但多年的行政经验令人游説我申请副校长一职,有人以为这是钦点或内定,这只是不熟悉招聘高职的程序。从来机构高职都不是等候申请,而是主动物色和游说适合的人士作出申请,而作出申请后仍要通过正常的招聘程序。事实上,副校长一职是透过猎头公司在长达八个月在全球主动物色人选和通过连串面试后才作聘用的。

    你问我这段日子的心情如何?面对不断的攻击,心情总难免受到影响,如果这只是个人的发展问题,自己早就退出了。自己从来不热衷于这职位,只是希望能将自己的经验为大学作一点贡献,但只要有心的话,其实在甚麽岗位都可以有所发挥。可是,在当前的环境,这次风波是对大学坚持学术自由与院校自主的挑战,退出只会产生寒蝉效应,亦是等如放弃对学术自由和院校自主的坚持。我一直深信,这不是我个人任命的问题,而是制度与价值的问题。我尊重这个制度,所以一直以来我都采取较低调的处理,但是校委会的表现却令我愈来愈失望。在捐款事宜上,寻寻觅觅后,最终也只能提出一些莫须有的指责,说我没通知我的秘书捐款者的资料和只是透过秘书而没有亲自向校方交代我所知的资料,因而未达一些未知来自何处的所谓「期望标准」,继而以「等埋首席」这荒诞的理由拖延处理任命,这不但已严重影响大学的运作,亦严重伤害大学的声誉。最近在路上总有不少人走来给我打气,就连前几天往扫墓时一位坟场的职员也主动问我,怎会有「等埋首席」这种沦为社会笑柄的理由!大学的最高决策机构,在任命一个校委会自己决定成立的高层职位时要等一位尚未任命的首席副校的意见,却不用理会校长的意见,这是路人皆见的荒谬,亦令人难以置信当中没有政治考虑。最近,有校内教员请辞校委,已经就这个问题敲响警钟,如果学术自由不能坚持的时候,更会影响大学吸引和挽留教研人才。

    同学的愤怒和无力感我是绝对理解的,这也是时下不少年轻人对政局的愤怒和无奈。我不认同以冲击制度的手法来突显另一方破坏制度的不公平,这样只会进一步破坏制度,不但不能达到预期的效果,反而会被利用作转移视线,从而忽略问题的焦点。前两天接受「学苑」访问时,我寄语同学,退一步可能更海阔天空,和平理性的争取更能赢取支持。他们问我这样做有希望吗?在黑暗中我们更需要有坚持信念与价值的勇气,在面对逆境时才更能考验风骨与气节。五十年后,当今天涉事的人物已不在时,香港大学会依然存在,在校友同学和关心大学的人士的执着和坚持下,我相信港大仍然会是一所有风骨气节坚持学术自由的国际学府。

    谢谢你的支持,在这段日子收到很多朋友和昔日学生的支持和慰问,也感谢家人和所有关心和支持港大的校友,同学和朋友!祝
生活愉快

                                                                                                                                       文敏

                                                                                                                                  2015年8月1日

 


【香港家书】

香港电台第一台FM92.6 - 94.4

星期六早上九点至九点二十分
监制 : 陈燕萍

学者、议员、官员及社会人士透过书信形式,分析社会现象,细诉个人感受。

专题分类:专题文章
发表评论

最新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