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集:听不到的声音
2012-11-13

经过2003年,香港人知道自己有能力改变现实。

 公民社会可以怎样参与管治?政府通常会透过发表谘询文件,邀请市民给予意见,或成立谘询委员会。这些方法能否把公民社会的声音传到官员耳边?
 
香港大学公民社会与治理研究中心总监李咏怡说,现时谘询委员会的组成出现偏听的情况「我们的政府偏听。政府委任谘询委员会或地区组织时亲疏有别。政府倾向委任一些想法相近,支持政府的人。这样做只能吸纳某些府信任的社会精英。」
 
李咏怡表示,政府经常在政策制定至尾声时,才谘询市民。「传统谘询机制过分行政主导,由上而下,由政府决定整个议程,至政策执行阶段前,才做谘询工作,很多事情早已决定。这种做法不行。」
 
若果谘询机制无法疏导民意,会出现什么效果呢?
 
市民会以抗争手法表达不满,正如反对拆毁天星码头、反高铁、反国民教育等群众运动。
 
政府常说已就政策谘询市民,市民反问政府何时谘询过他们。市民在新界东北发展区的论坛中的讲话反映此矛盾。
 
「你搞坛『大龙凤』就叫谘询。」
「你们说谘询了十多年,今时今日,我没读过一份文件,没见过一个官员,这是什么谘询?」
 
近年, 不少市民就单一议题,表达出强烈的反对意见。李咏怡分析,吸纳民意机制无改善乃主要原因。「政府聆听民意的机制没有大改善,这才是近年公民社会如此有对抗性的原因。当意见或利益分歧在萌芽阶段时,你不处理,就会让冲突不断升温,大家失去对话,失去互信,变成对立阵营。失去商量和妥协的余地。」
 
究竟,政府要怎样才能吸纳公民社会的意见,达至政通人和呢?
 
「你要在政策制订过程多点由下而上,设立一些机制令不同群体,不同主张,不同持分者,有机会走在一起去讨论。这样能避免大家各走极端。」
 
2007年,当时的发展局局长林郑月娥出席民间保育皇后码头论坛时说:「由公众谘询进入去公众参与,其实是两码子事,我完全明白,不透过第三者,能够直接见,能够直接讲,我们直接讲。」
 
今天的林司长和特区政府还记得此话吗?

收听请按

专题分类:公民社会系列

最新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