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美娟 - 立法订定标准工时
2012-11-21

 

播出日期:2012年11月20日
五枝旗杆题目:立法订定标准工时
主旗手:麦美娟

提案背景及原因:

早在一百二十多年前,欧美等资本主义工业国家的工人每天工作12小时以上,而且工资很低。于1886年5月1日,芝加哥有近22万工人为争取实行8小时工作制,发动全国性示威和罢工。为纪念这次大型工人运动,1889年7月在巴黎举行的第二国际第一次代表大会决定把5月1日定为「国际示威游行日」亦称「国际劳动节」。

而国际劳工组织(International Labour Organization)早于1930年已制订规管最高工作时数的国际公约,工时规范是每星期48小时及每日8小时;若超时工作,每日工作时数不应超过10小时。欧盟亦已立法规定成员国最高工时定于48小时,而不少国家更下调制定更低的标准工时,如法国的35小时及西班牙的40小时。

然而由百多年前的芝加哥大罢工到千禧后的香港,8小时工作制仍然是遥不可及的梦想。按政府统计处2012年第二季《综合住户统计调查》的数据显示,300几万的劳动人口之中,每周工作55小时以上的雇员人数达50万人。每周工作60小时以上的有41万多人。由此可见香港人工时之长。

工时长固然影响到工作的质素,更会对雇员构成不良影响,不但令他们缺乏照顾子女、孝敬父母和交朋结友的时间,长远来说还会影响雇员的健康。工联会建议政府立法订定标准工时,以广大雇员的福祉为依归,令他们的工作时数变得合理,平衡工作与家庭生活,并且得到应有的加班补偿。

 

建议:

(一) 尽快立法订定每周标准工时不超逾44小时,超时工作工资必须按平时工资至少1.5倍予以补偿。建议应由劳顾会就有关事宜推动社会各界讨论,订出标准工时的具体时间表。同时,雇主亦必须维持雇员现有薪酬福利,不能因制定标准工时而有所下降。而青年及残疾雇员应同样受标准工时保障。

(二) 就标准工时的立法调研等筹备,成立由政府、劳资双方及学者均有代表参与的专责委员会;

(三) 必须在每次立法会人力事务委员会会议作专题报告以作讨论,以及向劳工顾问委员会作出进展汇报;以一方面加强立法会监察政府的作用,另一方面增加有关工作的透明度,令公众及劳工界知悉研究的进度;

(四) 主动向各行业工会及相关持份者了解其对标准工时的意见;

(五) 透过各种宣传和教育,增加市民对标准工时的认识和了解;及

(六) 政府在本立法年度内提交标准工时的条例草案。

(七) 持续完善标准工时制度

a.随着社会形态转变,不少人对工作生活平衡诉求更大,政府应及时检讨每周基本工时,透过不断完善工时制度,才能促进互利共赢的劳资关系。正如最低工资的扶颁效应已被通胀蚕食,工联会建议政府应一年一检最低工资水平以减少滞后。

b.现阶段制定标准工时的建议只是一个基本原则定位,预留供劳资双方共同讨论空间,但长远而言,建议负责工时立法的单位,必须详细调查研究及小心处理各细项,避免工时规管过于宽松。

c.一些国家在实施标准工时上更为进取,会将休息时间列入劳工保障中,例如南韩连续工作4小时后,须有30分钟以上的小休时间;连续工作8小时则享有1小时以上的小休时间,雇主根本不会剥削员工中段休息权利。因此,在日后完善制定标准工时制度时,可考虑研究订出适合行业实况的合理用膳/休息时间。

d.由劳顾会牵头,设立个别行业委员会,让劳资双方共同商讨,根据行业内实际情况,制定出合理的每天最高工时限制。就以南韩为例,虽有设置划一每月工时上限,但就须同时容许多个豁免行业,只会令标准工时形同虚设,既然标准工时是必须在保障雇员现有薪酬福利的大前提下推行,基于公众权益的考虑,建议只对影响公众生命及安全的工种设定最高工时限制。

e.加强定期/突击巡查来监察工时、加班补偿及其他假期安排情况;并建议设立专门申诉机制,凡未能依法者,可参照目前《雇佣条例》欠薪内容。


节目重温网页:
http://programme.rthk.hk/channel/radio/programme.php?name=radio1/openline_openview&d=2012-11-20&p=1069&e=198229&m=episode

专题分类:五枝旗杆

最新专题